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没别的事,就滚远一点
    蓝傲琛看着叶西见逃得像只兔子似的,忍不住微微撇了下嘴角。

    随后,掀开被子,看了眼。

    他是有些等不及了,他等她,等了太久了。

    刚才梦中,嗅着她身上的体香,梦见自己狠狠占有了她。

    他想要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越长越大,她所有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只是以往的二十九年,他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

    这小丫头在他心上的分量,竟然比他原本自己以为的,还要重。

    叶西见在卫生间磨蹭了许久,等到出来的时候,蓝傲琛已经不在她房里,走了。

    乔许敲了敲门,问她,“小姐,我方便进来吗?”

    叶西见硬着头皮回道,“进来吧。”

    乔许明显是在憋着笑,表情有点儿扭曲,径直走到叶西见卧室里,连着底下的床单和被子一起打包起来。

    叶西见都没脸看乔许了,捂着自己的眼睛背对着床的方向,一声不吭。

    “待会儿就送床干净的进来,小姐不用担心,爷吩咐了,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的!”乔许出去之前,信誓旦旦地开口道。

    叶西见恨不得立刻把乔许给毒哑!

    少说一句他会少块肉吗!

    叶西见也不管自己高烧刚退的情况,收拾好了就立刻偷偷溜去学校,自己打的车。

    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宿管老师在检查宿舍卫生。

    见上课的点,叶西见回了宿舍,见怪不怪地没多言语,在叶西见宿舍里转了一圈,打分:十分。

    满分是一百分。

    “……”

    叶西见眼见着,老师当着她的面给了十分,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践踏。

    “老师,我宿舍真有这么脏吗?每次都女生寝室最低?”

    “你也不看看这到处的灰有多厚,别的女生都是规规矩矩地,把衣服行李箱塞衣柜里,你看看你!”

    叶西见不说还好,一说这宿管老师就生了气,指着叶西见的宿舍到处数落。

    “可我对面床铺又不住人,床上有灰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叶西见有些不服气地嘀咕。

    老师便亲自动手,“啪”地把她行李箱给打开了,“这些衣服能不能好好放衣橱里?”

    “还有你这学期,一个礼拜有几天是住在宿舍里的?从来不跟我们请假!给你十分都嫌多!”

    叶西见自己好像都没注意过衣柜前那个行李箱,可能是蓝傲琛安排了叫人给她送来的衣服。

    皱着眉头,心里有点儿不爽。

    老师骂了两句,忽然就不说话了,低头看着她的行李箱。

    随后,回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叶西见有点儿不太明白,老师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走上前,也扫了眼那只让她不爽的行李箱。

    一眼,就看到了衣服上摆着的厚厚两沓百元钞票。

    “我家人给我零花钱爱给现金。”叶西见愣了下,立刻拦在老师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笑嘻嘻地道。

    “老师我知道了,你说的我下次一定注意!”

    “自己知道了就好……”

    等到宿管老师走了出去,叶西见立刻飞快地关上门,反锁上了。

    随后,走到了那只黑色行李箱跟前,深吸了口气,猛地掀开了面上一层衣服。露出了底下更多的钱。

    假如她没有弄错的话,是十万块!

    她不是在做梦吧?!

    叶西见狠狠拧了下自己的大腿,痛得很!不是在做梦!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没搞错,这十万块确实是她那晚在酒吧赢到手的!

    至于为什么出现在这只行李箱里,很有可能,是蓝傲琛叫佣人替她收拾起来的!

    简直是天降横财。

    她此刻的心情,激动到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正要把钱收拾起来,丢到她的小背包里,她忽然间又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这十万块,不会是用来买了蓝傲琛的吻吧?

    所以,一开始就错了?

    救她的人吻她的人,从一开始就是蓝傲琛吗?

    叶西见脑子又有点儿混乱了。

    想了半天,好像确实也只有这一种可能。

    她捂着自己的脸,此刻恨不得扒条地缝钻到地底下去!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初吻是蓝傲琛强行要过去的,现在才知道是反了,是她醉酒之后,自己主动给他的!

    而更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蓝傲琛当时怎么就能接受了呢?!

    她跑出去,立刻把现金存入了蓝家给她的银行卡里,看着里面的余额,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下去。

    连上之前她省下的生活费,十几万,应当是够解决养母那儿的燃眉之急了。

    要是不够,她再努力想想办法。

    随后,立刻便将十几万,打到了她朋友给她的银行卡号上。

    她还留了一点儿现金在身上,打算等顾恒言身体好些了,找机会去医院探望他。

    钱的事情解决了,但是和蓝傲琛的事儿,恐怕这才起了个头。

    叶西见想着这些天蓝傲琛的异常表现,浑浑噩噩地,回了学校。

    回到班级里坐下,放下书包,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班里的同学,几乎全都神色各异地盯着她看。

    叶西见回视过去的时候,大家又都惧怕瘟神似的,一个个都飞快地收回了目光。

    “莫名其妙……”叶西见撇了下嘴角,低声嘀咕道。

    又发了会儿呆,从书包里随意掏了本习题册出来。

    还没打开,眼角余光,便瞥见一道人影,走到了她面前。

    她抬头看了一眼,是叶若寒。

    “姐姐,恭喜你,这次考得不错,理综、外语和数学成绩已经下来了,你三门总分班里第十名。”叶若寒一张小脸丝毫没有血色

    ,朝她虚弱地笑了笑。

    外语零分,都能第十名?

    在叶西见意料之中,也有点儿出乎她的意料,还剩下个语文,应该不会拖她后腿。

    “你的恭喜就不必了。”叶西见想了下,朝叶若寒露出一个假笑,冷冰冰回道。

    “还有什么事儿吗?没别的事儿的话,滚远一点,别来惹我。”

    叶若寒被她两句话骂得,目光闪烁了下,有些委屈的样子。

    随后小心翼翼,将手里的咖啡,放到了叶西见的桌角上,轻声回道,“今天我请全班喝咖啡,这是你的……”

    这不像平常的叶若寒呀。

    她后来考试都没考,还能有心情请全班喝咖啡?

    怕不是这次受打击太大,脑子坏掉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