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你这个贱种!
    “西见!”叶修律见钱思玉被这一棒砸得痛到说不出话来了都,随即惊慌地求情,“是爸爸的错!不要再打了!”

    “我有承认,叶先生是我的爸爸吗?”叶西见咬着牙,回头望向叶修律,轻声问他。

    “叶先生越是替她求情,我便越不会手软。”

    看到叶修律这着急的样子,她都要吐了!

    倘若刚才她没有找准时机保护自己,现在倒在地上的人,就是她。

    还不知会怎么被钱思玉折磨!

    叶修律会像这么着急地,关心她吗?

    大概是不会的。

    叶修律对她,根本就没有感情,他这几年来表现出来的,对她的后悔自责和怜爱,不过是表现给蓝家人看的!

    “你以为,你表面装得假惺惺的,装得很对不起我和我妈的样子,表演给别人和自己看,我就一定要原谅吗?”

    “叶修律,你太虚伪了,虚伪到让我想吐。”

    “不是的西见!不是这样!”叶修律立刻向她大声解释。

    叶西见忍不住又是冷笑,“不是的吗?”

    “那我问你,为什么,在蓝家没有找到我之前,你从来没有去找过我?不要告诉我,你找不到!”

    叶修律重重叹了口气,“因为你妈妈不允许我去找你,因为她恨我啊!所以我才不敢在她活着的时候去找你!”

    真是可笑。

    只是简单的,把责任全都推到蓝烟身上,他便以为,她会原谅他吗?

    这个男人,每一句话,都是在推卸责任,往自己脸上贴金,标榜自己有多么伟大。

    伟大到,连抛妻弃子,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她微微眯着双眸,朝叶修律轻声道,“你还敢提我妈?”

    “你们去死吧。”

    之前钱思玉没对她动手,她自然不会主动挑事。

    而今天晚上,钱思玉显然是做了将她往死里折磨的打算。

    “西见!千万不要!爸爸向你保证,用命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叶修律见叶西见整张脸上,满是戾气,

    彻底慌了。

    叶西见一把扯住了钱思玉的头发,硬生生地,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钱思玉又是痛得尖叫。

    “你绑架我,对我的老师使用麻醉枪,给我灌泻药,指使人猥亵我,撕我的衣服,钱思玉,你当法律是你家定的啊?”

    “你自作自受!”钱思玉见没有办法了,索性朝叶西见尖叫道,“你这个贱种,是你先伤害若寒!我不过是教训你一下罢了!”

    “听见了吗?”叶西见忍不住笑了,问叶修律。

    蓝傲琛听着钱思玉的污言秽语,忍不住皱眉。

    随即朝乔许低声吩咐,“把她带出去。”

    “玉儿!你还不赶紧向西见他们道歉!”叶修律听蓝傲琛发话了,急忙冲钱思玉吼道。

    “我凭什么向她道歉?你看看你的小女儿吧叶修律!你怎么能逼我向她低头!”钱思玉指着一旁吓到腿软的叶若寒。

    “妈!我不要紧了!”叶若寒哭着回道。

    “妈,你向他们道歉吧!我真的不要紧了!”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天生的贱骨头!”钱思玉一巴掌就朝叶若寒扇了过去。

    她没有输给蓝烟过,又怎么能输给蓝烟的女儿?

    绝不可能!除非她死!

    “阿姨您真是有骨气呢。”叶西见又是笑,松开了钱思玉的头发,“可我今天,就是想要您给我道歉,怎么办呢?”

    “你妄想!”钱思玉恶狠狠回道。

    叶西见面不改色地回道,“我刚才说了,你对我做了那么多下三滥的事情,光是持枪伤害,就够你们全家人受的了,我有人证的

    。”

    “要不然,你们一起进了监狱再说?”

    “玉儿!”没等钱思玉说话,一旁的叶修律立刻坐不住了,脸色蜡黄。

    随即朝钱思玉冲了过来,将她从地上拖了起立,“你给西见道歉,现在!立刻!”

    “坐了牢,就全都完了!!!”

    叶西见低头看着两人,轻声道,“我给阿姨一分钟时间,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待会儿你和叶先生,一起去我妈墓前给她磕头道歉,不用多久,磕头到明天早上天亮就行。”

    “要么,我去告你们持枪绑架,猥亵少女,杀人未遂!”

    “可以!”叶修律立刻满口答应下来,“别说一晚,一天一夜都可以!”

    叶西见看着叶修律这恶心的样子,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叶先生就这么没骨气没尊严吗?”

    想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男人,生下来的,简直是可悲到了极点。

    叶修律伸手来拽叶西见的手,一边道,“西见,是阿姨做错了的事情,爸爸自然要认的!”

    “叶修律!”钱思玉满眼的不可置信。

    她死都不可能去蓝烟坟前给她磕头道歉!

    叶西见一下子躲开了叶修律,往后退了一步,望向钱思玉,轻声冷笑道,“那你们倒是去啊。”

    “玉儿!”叶修律又朝钱思玉吼了一声,“你要闹得我们家破人亡才肯罢休吗?”

    “妈!”叶若寒吓得一抖,赶紧也拉住了钱思玉,低声求她。

    叶家家破人亡,才好呢。

    叶西见满脸的冷漠,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一家情深。

    心里只觉得,恶心无比。

    钱思玉心里清清楚楚的,她可以权衡出事情的轻重。

    然而让她对叶西见低头,简直比要她死还难受!

    叶修律见软的不行,直接便将钱思玉从地上拉了起来,沉声朝她道,“等你清醒了,我相信你可以明白,我要你去道歉是对的!

    ”

    说完,又朝叶家的佣人道,“扶夫人上车,立刻去公墓!”

    钱思玉哭叫了起来,“我不去!叶修律你太自私了!你还是人吗!你凭什么为了自己的利益便让我和你一起去下跪!”

    话音刚落下,叶修律回头,正反两巴掌,狠狠抽向钱思玉的脸!

    隔了几秒,怒视着钱思玉问她,“醒了吗?脑子清楚了吗!”

    钱思玉捂着自己的脸,错愕地看着叶修律。

    随即尖叫了起来,“啊!!!”

    “爸你怎么可以打我妈!”叶若寒一把抱住了钱思玉,惊愕地质问叶修律。

    叶修律从没打过钱思玉!

    “要连你一起打吗?你做错了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是吗?!”叶修律指着叶若寒,高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