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我对她蓄谋已久
    “外公的小宝贝啊,醒了就好!外公一听闻你进了医院,就赶紧过来了!”蓝无极摸了下叶西见的脑袋,柔声道。

    “家主。”蓝傲琛唤了他一声,松开了叶西见,随即望向门口的乔许。

    眼神中,带了丝凌厉。

    乔许也不知道蓝无极是怎么知道的,蓝无极上来了他才发现,底下的人也没有通知。

    他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外公,我没事了。”叶西见朝蓝无极眯着眼睛笑。

    “还说没事!你看你小脸白的!说话声音都是哑的!”蓝无极低声嗔怪道。

    说话间,扫了眼床对面的蓝傲琛。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通知一声?”

    “不需要手术,我便想着,不用惊扰家主了,等蜜儿出院回去,再告诉家主不迟。”蓝傲琛不动声色地回道。

    假如不是家里人通知了蓝无极,那么,就是叶家人。

    “那也是住院了,西见不仅是你妹妹,也是我的外孙女!”蓝无极皱紧了眉头回道。

    “是。”蓝傲琛点头,轻声回道。

    蓝无极看着他,又沉声道,“更何况,昨晚闹了那么大的动静。”

    说完,沉默了几秒,松开了叶西见,朝她柔声道,“外公和老六有几句话要说,你自己乖乖躺一会儿。”

    叶西见知道,肯定是昨晚钱思玉绑架她的事情,蓝无极也知道了。

    她想了下,抿着唇点头回道,“好。”

    然后看着两人走出了病房。

    蓝傲琛顺手关上房门时,回头又淡淡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有安抚的意思。

    但是昨晚的事情,是因她而起的,叶西见实在想知道,蓝无极会跟蓝傲琛说些什么。

    假如蓝无极会怪罪蓝傲琛,她可以替蓝傲琛解释的。

    她拔掉了手上的点滴针管,扶着墙,吃力地走到了门口,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

    “……阿琛,做人做事,讲究一个适可而止,懂么?我以往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你做事我放心,包括对你父亲,也从不像对你这

    般放心。”

    “可是你呢?”

    “是我让家主失望了。”蓝傲琛低声回道。

    蓝无极叹了口气,“你以前做事,从不会这样冲动。”

    “我并没有冲动。”蓝傲琛几乎是没有任何停顿地,低声回道。

    “是么?”

    “那么,今早钱思玉是怎么回事?”

    “你将一个正常的,身体没有出任何毛病的人,推到手术室里,不打麻药截断她的盲肠!你觉得这是一个理智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吗?!”

    叶西见愣住了。

    “没有盲肠,不会死。”蓝傲琛语气冷漠地回道。

    “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怎么拿出一个对钱家和叶家解释的理由!”

    蓝傲琛轻轻笑了声,“没有理由。”

    “旁人胆敢骑到我们蓝家头上来,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理由。”

    “阿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叶西见听到蓝无极的声音低了下去。

    隔着一道门,她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了。

    门外,蓝傲琛看着蓝无极,听着他压低了的那几句话,目光丝毫没有波动。

    好半晌,低声回道,“是,我喜欢她。”

    蓝无极气得手都抖了起来,指着蓝傲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并非是一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蓝傲琛又补充道。

    “好……好!”蓝无极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但你觉得,她还是个孩子,她能接受你这种畸形的喜欢吗?你若是动她,那就叫诱奸!你若是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强迫她去

    做什么,你更是畜生不如!”

    “那你和叶修律有什么区别?!”

    蓝无极心里,一直有一道跨不过去的坎。

    那便是蓝烟。

    蓝烟怀孕的时候,十八岁。

    他甚至不知道,蓝烟是在什么时候和叶修律发生了关系,蓝烟便怀孕了。

    他宠她,她死活不愿打掉孩子,他没法强迫她。

    可这个疙瘩,他这辈子都无法过去了。

    他也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蓝烟怀孕的时候,根本不懂事,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只是为了和他对着干。

    她知道,无论她做了让人多么无法原谅的事情,他都不会计较,都会顺着她。

    可就和叶修律那一晚,就毁了她一辈子!

    在蓝烟去世之前,他们犹如度过了十四年的噩梦。

    他不会让叶西见,再重蹈蓝烟的覆辙,不会再让叶西见毁了她自己!

    “阿琛,她只不过是个孩子!”蓝无极指着叶西见病房的方向,又压低声音重复了一遍。

    蓝傲琛知道,蓝无极是想起了蓝烟。

    他深吸了一口气,许久,朝叶修律轻声回道,“那我,继续等她长大,等她明白。”

    蓝无极离开了之后,蓝傲琛还是站在通风窗户边上,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看着窗外的初雪。

    京都今年很暖和,十二月中旬了,才下了第一场雪。

    叶西见来的那年,却很冷,十一月就下了漫天大雪,蓝烟的送葬队伍,堵到了五环外。

    冷风吹着他额前一点散乱的发,扎向他的眼。

    “爷,会着凉的。”乔许在病房门口,看着只穿着一件衬衫的蓝傲琛,在那儿吹着冷风,忍不住上前,轻声提醒他。

    蓝傲琛冷冷瞥了他一眼。

    许久,转身朝叶西见的病房走去。

    “把钱思玉的盲肠,用福尔马林液泡在玻璃瓶里,用绳子拴在钱思玉床头,让她天天看着。”

    他残酷的声音,丝毫不带温度,正如窗外灌进来的狂风。

    “是。”乔许打了个哆嗦,低头回道。

    论狠,论阴毒,没人比得过蓝傲琛。

    蓝傲琛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叶西见不在病床上。

    人呢?

    他看着空荡荡的床,愣了下,随即大步走到卫生间门前,推开门往里看了眼。

    “哎呀!”叶西见和他对视了眼,立刻捂住自己的身体。

    随即红着脸,慌慌张张朝他叫,“出去!”

    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重口味!

    她在拉肚子哎!

    蓝傲琛勾了下嘴角,没说什么,替她关上了门。

    叶西见身体不舒服,而且她确实还小,没有开窍,所以他现在暂且,不和她提那些事情。

    不开心的,他一个人受着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