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让我,再想想
    叶西见怔怔地看着他深沉的墨色的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她知道,她心里的声音在说,她不想拒绝。

    她嗫喏了半天,才小声反问道,“刚才的池医生,不会吃醋吗?”

    蓝傲琛想都不想,回道,“她只是我一个比较信任的朋友,她有喜欢的人。”

    “倘若我和她有什么,早在几年前就在一起了。”蓝傲琛难得耐心地,将自己和池音的关系,告诉了她。

    他对除了叶西见以外的任何女人,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对池音,甚至连对妹妹的那种感觉都没有,纯粹的,只觉得她是一个可以深交的朋友。

    而且池音救过他的命,所以他信任她。

    “至于叶晚容,我上次便解释过了。”他继续道。

    原来真的只是朋友。

    叶西见因为觉得这个池医生,特别温柔友善,看起来人很真诚的样子,所以池医生刚才在这的时候,说是朋友,她也没多想什

    么。

    虽然心里有点儿计较,但也没有觉得生气。

    但是蓝傲琛又解释了一遍,她这心里,舒服多了。

    可是叶西见不知道,自己要是答应了蓝傲琛,后果会是怎样的。

    理智告诉她,绝对不可以,大概除了蓝亦城,没有人会赞同她和蓝傲琛的事。

    而且,她是真的,还没搞清楚,自己对蓝傲琛的感情,是不是超出了兄妹之外。

    还是说,因为他对她的关心,让她想起了养父以前对她的关爱。

    她必须要分清楚。

    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好半天,弱弱地回道,“你让我,再想想吧……”

    “但是在我想清楚之前,你不允许再撕我衣服了。”叶西见想了下,又红着脸加了一句。

    蓝傲琛没说什么,低头,又吻住了她。

    不管她考虑之后的结果是什么,她一定是他的。

    他可以等她再长大一些。

    但是他会慢慢教会她,让她深刻地明白,除了他,她这辈子不会再有别的男人。

    ……

    餐厅,叶晚容看着餐桌对面的池音,笑了笑,道,“几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是吗?”池音也客气地笑了起来,“我觉得其实你也没什么变化,就是看起来更有女人味了。”

    “你这几年过得好吗?”叶晚容顿了下,继续轻声问池音。

    “还是老样子吧,毕业之后,去国外进修两年,然后回国继续给自己国家效力,医生,不都是这样吗,能有什么变化?”

    “讲得像是咱们有多老了一样。”叶晚容看着池音,轻声笑了起来。

    “可我觉得,人这辈子也不过就是这样。”池音没有笑,只是淡淡地回道。

    说完,喝了口咖啡,又继续道,“我呢,这辈子,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可谓是一眼看到了头,但是你就不一样了。”

    “我不也是,一眼就能看到头吗?”叶晚容轻轻摇了下头,回道。

    “我是家里的长女,走完了家里给我铺完的路,出来便是帮着公司,帮着我爸妈谈生意,不过两年,这样大的咖啡杯,我一顿能

    喝五六杯白的。”

    她指向了池音手里的杯子。

    池音没有说话,静静地和叶晚容对视了几眼。

    “我觉得我人生的意义,也就是枚棋子了。”叶晚容轻声叹了口气。

    “你可以与众不同,你可以反抗你妈,做一些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看到叶晚容这样,池音心里,其实是有些动容的。

    怎么说,以前也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不行啊,也不可能了。”叶晚容笑得有点儿惨。

    “以前我觉得,家里给我安排的任何东西,任何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喜欢的,也从来都没有在意的。”

    “只有他们刻意给我安排的一个人,只要我见着他,心里就会特别开心。”

    池音知道,叶晚容说的是蓝傲琛。

    叶家就是希望,叶晚容可以高攀得上蓝傲琛。

    而叶晚容也对这个优秀的男人,动了真情,喜欢上了他。

    “可是,自从阿琛开始对我不理不睬之后,我就觉得,我以后的人生,都没有意义了,无所谓了。”

    “晚容,你知道的,是你自己一开始就错了。”池音忍不住皱眉。低声回道。

    其实以前,蓝傲琛也许也没对叶晚容这么反感。

    几年前,蓝傲琛受过一次伤,在床上躺了两三个月,就那两三个月,蓝傲琛将人心都看得透彻了,痊愈之后,性格更加冷僻,

    对任何人也都更加冷漠了。

    池音不知道,蓝傲琛以前是否有喜欢过叶晚容。

    但是她明白,那次受伤痊愈了之后,蓝傲琛就开始厌恶叶晚容了。

    “他受伤那三个月,你有去看过他一次,有关心过他一句吗?”池音问她。

    “我那时在他养伤的医院实习,你对他怎样,我不是没有看见。”

    叶晚容盯着池音手上的咖啡杯,眼睛没抬起来过。

    忽然之间,笑了下,眼泪就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池音,所以为什么我说,我只是我父母的一枚棋子。”

    “因为他们当时觉得阿琛没用了,所以,便不允许我去找他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现在后悔了。”池音叹了口气。

    叶晚容轻轻擦了下自己脸颊上的眼泪,望向池音,“是。”

    “因为你回来了,所以,你是不是还能再帮我一次?”

    “不可能的。”池音随即回绝道,“而且我只是他的朋友,我能怎么帮你?”

    说完,池音有点儿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起身道,“我去上个厕所,你先吃。”

    说完,拎着包就转身朝厕所走了过去。

    叶晚容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所以,池音也不肯帮她,那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现在蓝傲琛和叶家之间,闹到这种局面,她必须,要自己想办法了。

    她朝角落里的两个男人,使了个眼色。

    两个男人,随即跟着池音去了卫生间的方向。

    池音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在桌子上看了一圈,问叶晚容,“你有看到我手机吗?”

    “不知道啊,没看见。”叶晚容茫然地摇了摇头。

    想了下,指着前台的方向道,“要么你去看一下监控,是不是掉在洗手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