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送他玫瑰花
    “夏晴天同学,你能不能把外语卷子,借我一下下。”叶西见托着下巴腮,笑眯眯地又问了夏晴天一句。

    夏晴天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将卷子递给了她。

    “我还是要说一句,那天谢谢你提醒我咖啡的事情。”叶西见接过卷子的同时,小声朝她道。

    因为那天晚上就出事儿了,她还没来得及跟夏晴天好好道谢。

    “是你自己发现的,和我没关系。”夏晴天冷淡地回道。

    说完这句话,便没再搭理叶西见了。

    叶西见就喜欢这种,外冷内热的性格,又酷又可爱。

    而且夏晴天的脸长得有点儿婴儿肥,白白嫩嫩的,性格和她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萌。

    真是招人喜欢。

    叶西见恨不得伸手去捏捏她的小脸。

    但想到可能会被对方用眼神给杀死,只能作罢。

    “喜欢一个人,何必占有……”她轻声哼起了歌。

    夏晴天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叶西见就喜欢撩这种酷酷的小姐姐,一边心情大好地,开始研究夏晴天的卷子。

    这么一看,简直惊呆了,一百五十分的卷子,夏晴天竟然考了一百四十五,这得有多强的语言天赋啊!

    她沉默了半分钟,回头望向夏晴天。

    “晴天,你教教我外语呗?”

    “你需要人教吗?外语零分也考了全班十几名。”夏晴天的语气,听起来对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需要的。”叶西见厚颜无耻地回道,“你还挺关心我的。”

    她的外语实在是太烂了,即便其它考得再好,这个东西也会拖她后腿的。

    蓝傲琛说了,明年三月第一次模拟考试,要她考全年级前一百名。

    而且她喜欢夏晴天,她就是想找借口和她成为朋友。

    “再说吧,等我有空。”夏晴天轻声回了句。

    叶西见于是很自觉地,自己研究了会儿卷子。

    看完了卷子还给夏晴天,忽然又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

    刚才明明还在生蓝傲琛的气,那为什么要听他的话?为什么要好好学习?

    她跟蓝傲琛昨天那事还没过去呢,哪怕砸了他车窗玻璃,也没法过去。

    除非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晚上放了学,夏晴天收拾好了书包出门。

    叶西见像个尾巴似的,黏住了她,也跟着她往校门口走。

    夏晴天去自行车车棚,叶西见也跟到了车棚。

    “叶西见同学,你是住校的吧?”夏晴天实在忍不住了,回头问她。

    “是啊,可我正好要出去喂小狗,边上公园里有两只小流浪狗,我好几天没去喂了。”叶西见指了下自己手上的一只饭盒。

    里面有几块牛肉。

    “那你去喂小狗就行了,我家和公园的方向不顺路。”夏晴天简直是要被叶西见这个小丫头给磨死了。

    从未见过这么磨人的女生。

    “可是,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啊。”叶西见理直气壮地回道。

    夏晴天咬了咬牙,没吭声。

    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就骑了上去。

    叶西见便跟在后面,小跑着追了一路。

    蓝亦城正好在学校门口等着叶西见。

    虽然他给叶西见发了短信打了电话,说今晚来接她放学回家,叶西见根本没搭理他。

    但是大哥交待的事情,他肯定得帮忙。

    一眼就看到,叶西见追在一个骑自行车的女生身后,出来了。

    他有些诧异。

    因为叶西见的朋友,大多数都是二流子,要么头发染得乱七八糟,要么衣服穿得乱七八糟,从没有过这么规规矩矩的女生。

    他下意识,就朝女生骑自行车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眼。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叶西见人已经不见了影子。

    “糟了!”蓝亦城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懊恼道。

    ……

    叶西见喂完了小毛巾和小拖把,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正好,她今天也是没事儿干。

    于是跑到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两大篮子水果,打的去顾恒言所在的医院。

    之前顾恒言的妈妈那么生气,她也不好立刻去医院看顾恒言。

    心想着,等顾恒言身上的伤好了点儿,顾妈妈的脾气消了点儿去看他,应该会比较合适吧。

    她也不知道要买什么东西才好,下了车,又在医院对面的花店,挑了好一会儿。

    店员问她,“姑娘,是看病人啊?”

    “是啊。”叶西见点了点头回道。

    店员上下打量了眼叶西见的装扮,心里嘀咕了句,“社会盲流子也是有情有义的,看上去凶,还知道来看病人呢。”

    又笑着问她,“对方是你的什么人呢?是男是女?”

    “我同学,男的。”叶西见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康乃馨上,不经意地回道。

    店员琢磨了下,热情地回道,“那我建议你送玫瑰花,白色的。”

    “嗯?”叶西见诧异地抬头,望向对方。

    玫瑰花???

    叶西见从来就没去医院,给人送过花,所以确实不知道里面的讲究。

    有些苦恼地抓了抓脑袋。

    但无论怎么说,玫瑰花是应该送给喜欢的人的吧,再不然,也得是亲戚吧?

    和店员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会儿,尴尬地问,“康乃馨会不会更适合一点?”

    “那都是送老师送妈妈的,哪有给男同学探病送康乃馨的?”店员忍不住笑了,“小姑娘你还是年轻!”

    叶西见是真的不懂。

    斟酌了下,回道,“那你看着办吧。”

    只要不是红色粉色蓝色那种玫瑰花,不是百合花,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买完了花,叶西见便去医院骨科前台问了下,顾恒言在哪个病房。

    她只是试一下,假如不在骨科,那肯定是在脑科,没想到一问,对方就指了间病房,道,“在2001病房呢,头一间就是!”

    “他脑子伤得不重吧?”叶西见顺口问了句。

    “轻微脑震荡,吐了两天,现在已经好多了。”护士温柔地回道,“骨折也不是很严重,过几天拆掉石膏就能出院了。”

    叶西见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只要不严重就好,不然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弥补。

    她抱着东西,找了一下,发现2001就在走廊尽头的那一间。

    刚走到门口,要敲门,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和那天顾恒言妈妈和她打电话的声音有点儿像。

    叶西见有些迟疑了,要不要现在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