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你失恋了?
    “……原本我们是想着,叶西见虽然是个野丫头,没人管,可蓝无极和蓝傲琛宠她,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叶西见听到,顾恒言的妈妈在里面道。

    “你和她订婚,咱们顾家肯定吃不了亏,蓝家一定给她的嫁妆很丰厚!”

    “妈,你这些天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再说了。”顾恒言的声音,如此冷冷回道。

    “为什么不能说?”顾母的声音随即拔高了几度。

    “我让你想办法,跟叶西见的关系再亲近一点,可你呢?现在被打得这么惨躺在医院里!”

    叶西见听着里面的谈话声,彻底,愣在了门前。

    她知道,自己一无是处,顾恒言亲近她,不可能是因为喜欢她,或许是和她有婚约,所以有了责任感。

    可是她以前倒是没想这么多,今天听到了,才明白,顾家心里,竟然还惦记了蓝家的家产!是看在了蓝家的面子上!

    还是她太天真了。

    没想过,人心竟然能坏到这种地步。

    “你以为我没有努力过吗?”顾恒言忍无可忍,朝顾母沉声回道。

    “那你告诉我,你的努力,换来了什么?”顾母的声音里带着嘲讽,还有愤怒。

    “顾恒言啊顾恒言,你总是有这么多的说辞,违抗家里的命令,辜负家里家长的期许!”

    叶西见不想再听下去了。

    诚然,顾恒言有他的苦衷,是被家里逼的。

    然而,听到这样的理由,确实是让她对顾恒言改观了。

    蓝傲琛打他的时候,她当真心里十分愧疚,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怕得要死,怕他被蓝傲琛打死。

    一直到刚才,走到这扇房门之前,她还是有点儿不知所措。

    “我一直都在关心她!我两个月前也给她写了情书,可她就是不喜欢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不喜欢我,哪怕是我再喜欢她又有什么用?”

    情书?她从没收到过顾恒言写给她的情书。

    叶西见愣了下。

    脑子里回忆了一圈,忽然,就想到了那封被蓝傲琛收走的,她压根都没打开看过的信。

    就是那一次,蓝傲琛雷霆大怒,开始对她严加管教。

    原来,是因为,那是顾恒言写给她的吗?!

    “废物!光是关心和写情书有什么用?”

    “你自己想一下,凭蓝无极对她的宠爱,将来她会继承多大一笔财产!和那些东西比起来,你花在她身上的这点儿心思算什么?

    ”

    叶西见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自己的脾气。

    实际上,她从未想过,要继承蓝家的财产,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外人。

    她忍不住,无声地冷笑了声,往后退了两步。

    正好撞上了背后的一个人。

    是顾家的管家,下去给顾恒言和顾母买晚餐回来了。

    看到叶西见的同时,惊讶地叫了她一声,“叶小姐?”

    叶西见现在不想看见顾家的人,她怕自己会吐出来。

    她随即丢下了手里的东西,把花砸在了地上,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快步冲向了电梯的方向。

    病房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外面管家的那声叶小姐。

    顾恒言愣了下,随即下床,飞快地冲了出来。

    然而已经晚了,叶西见已经进了电梯,下去了。

    顾母晚了一步出来,问门口不明缘由的管家道,“是叶西见吗?”

    “是。”管家茫然地点了点头,拾起了地上的水果篮子和玫瑰花,“这是叶小姐带来的。”

    顾母低头看了眼,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白玫瑰?

    九朵白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长久的爱。

    这是求爱用的花!

    她立刻拉住了想要追下去的顾恒言。

    顾恒言回头,便是狠狠甩开了顾母的手,吼道,“你不要碰我!”

    “儿子!不要担心!”顾母拦住了他,“叶西见给你送了白玫瑰花!她也喜欢你!”

    顾恒言迟疑了下,低头,望向顾母怀里捧着的花。

    ……

    晚上八点,k酒吧。

    叶西见坐在小包厢里,扯着自己的一个朋友,一边喝着酒,一边皱着眉头问,“你说,男人是不是真的,全都谎话连篇?”

    “为什么,他们总是一会儿一个主意?”

    “你说,男人在说喜欢你的时候,踏马的,心里为什么还能装得下其他人?为什么还能理直气壮地出去寻花问柳?嗯???”

    “……”

    叶西见这是醉得都分不清楚男女了。

    “老大啊,你这是喜欢上谁了啊?”被她扯着的哥儿们,有些好奇地问。

    叶西见这状态显然是喜欢上了谁,而不自知啊!

    “你喝多了,你都喝了十几瓶啤酒了!”

    “什么叫上?调皮!”叶西见瞪了对方一眼。

    说完,叶西见又抓起了一瓶,豪迈道,“啤的算什么!不吹牛!小爷还能再喝十瓶!”

    “失恋了?”朋友继续小心翼翼地问她。

    “恋个屁!小爷我都没答应他在一起,失恋什么?你放屁!”叶西见瞪着一双眼睛,假装自己没有醉,大声回道。

    她傍晚跑去看顾恒言,听到那些话,其实也没多难过。

    反倒是喝了酒之后,脑子里忽然有一根线就十分清楚了。

    蓝傲琛是真的,早就对她图谋不轨了,还拦截了顾恒言给她写的情书,什么都没说。

    可他昨天晚上身上的香水味,也是真真切切的。

    她就搞不懂了。

    完全想不明白。

    说完,便把酒瓶递到嘴边,打算继续一口闷。

    刚喝了一口,酒瓶就被人不由分说夺走了。

    “干什么!干嘛抢我的酒!自己不会买啊!”叶西见稀里糊涂就冲对方吼了起来。

    被叶西见扯着的那个小男生,此刻已经是瑟瑟发抖了,看清楚了夺走叶西见酒瓶的男人。

    他们都认得这个男人,他是叶西见的大哥,蓝傲琛。

    蓝傲琛阴沉着脸,望着隔着一张桌子,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叶西见。

    “滚。”他朝她看了会儿,从唇畔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只是轻声说了一个字,周围的人,全都立刻麻溜地收拾东西滚蛋了。

    也顾不上什么兄弟姐妹情谊了,蓝傲琛抓了小飞和其他两个朋友进少管所的事情,实在是让他们怕了。

    叶西见忽然感觉到,自己身边都空了。

    “嗯?”她有些不解,朝身边看了一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