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我是谁?
    “一群小废物,都被小爷给喝趴下了吧!”她有些得意。

    “不是我吹!我能喝到明天早上!!!”

    随后,笑呵呵地爬到了沙发上,又抓起了一瓶酒,站了起来,对着旁边一顿吹,“来啊!你们谁都喝不过我!!!”

    然而叶西见起身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了。

    没说完话,就一个重心不稳,呈倒栽葱的形式,往沙发底下栽去。

    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差点儿摔倒,倒进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

    她被抱住了的同时,小手一边摸着对方,一边自言自语,好奇地嘀咕道,“奇怪了,旁边也一个人都没有……”

    “那我就自己喝吧,为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自己跟自己干杯!”

    说完,又咬住了玻璃瓶口。

    刚抬起头张开嘴,手上的酒又被拿走了。

    “干什么!”叶西见实在憋不住了,大声吼了起来,“我就喝点儿酒都要管我!还想要我怎样!”

    蓝傲琛扣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的目光对向自己的眼睛。

    “叶西见。”他低声叫她的全名。

    叶西见皱着眉头,迷迷瞪瞪地,盯着跟前的蓝傲琛看了两眼。

    忽然之间笑了起来,“是你呀,你的车子被我砸了,你怎么过来的?”

    假如她是清醒的,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蓝傲琛的面,承认那扇车窗就是她砸的。

    蓝傲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问她,“喝了多少?”

    “没……没多少。”叶西见摆了摆手,结结巴巴回道,“小爷还能继续喝!”

    在蓝傲琛怀里,东倒西歪。

    说完,又伸出自己的双手,用力拍向蓝傲琛的脸,用双手捧住了他的脸,似乎是想,努力看清楚他的脸。

    蓝傲琛的脸色,已是黑得化不开。

    叶西见凑到他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看了会儿,放弃了。

    “哎……”她长叹了口气,“我给你说,其实我没钱,可是我没钱,还敢砸他的车,就是我想不开呀!我想不通呀!”

    “那我连车窗玻璃都赔不起了,我还得,跑到医院去看……看顾恒言,给他收拾烂摊子!”

    蓝傲琛知道,叶西见去医院看了顾恒言。

    然后,她就来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

    他以为,叶西见是因为听顾恒言说了些什么,所以难过伤心到,需要买醉来掩饰。

    顾家的人,是什么狼子野心,他早就看透了。

    不跟叶西见说破,是因为,关心她的人委实少。

    他不希望在伤害她的前提下,逼迫她心里放下顾恒言。

    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忍朝她发火。

    “你醉了。”他朝她低声道,“跟我回家。”

    叶西见忽然笑了起来,指着自己,“醉了?我没醉,我脑子清楚着呢!”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我都已经这么可怜了,他们还往我心上,一刀刀地,插刀子!”

    “可是我又觉得,他说得很对,他让我离顾恒言远点儿,难道不是对的吗?今天我全听见了!”

    “你说,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蓝傲琛听她一句句说着,原本想将她直接扛走,动作却顿住了。

    “我是谁?”他低声问她。

    “你?我也不认识。”叶西见憨笑着摇了摇头。

    “你刚说的他,是谁?”蓝傲琛继续问。

    “他?”叶西见眯着眼睛,上下左右,朝蓝傲琛看了好几眼。

    又摆了下手,回道,“你动来动去的,我怎么看得清你是谁?我是不是喝醉了?嗯?不然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他?”

    蓝傲琛轻声叹了口气,将沙发上的她,抱了下来,抱在了怀里,往外走。

    “我还要喝!你别拦我!你们都别拦着我!”叶西见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的不老实。

    蓝傲琛努力压住自己的脾气,低头看向怀里的她,沉声警告道,“叶西见,你再乱动,我就让蓝傲琛过来亲你!”

    叶西见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老老实实不吭声了。

    门口的乔许听到了两人刚才那两句对话,扬着眉毛,惊讶地看着两人:“……”

    这是他头一回,听到蓝傲琛用这种方式自黑。

    叶西见直到回到了蓝家老宅,还是活蹦乱跳的,一点儿也不见有累的样子。

    路上还吐了一回。

    蓝傲琛把她带到浴室,亲自给她洗澡。

    光是给叶西见脱衣服,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一刻都不得闲,叶西见又是唱歌,又是到处蹦跶。

    蓝傲琛怕太用力,会伤着她,最后也是累得不轻,才勉强把她压住,脱光了衣服,把她丢进了浴缸里。

    叶西见进了水里,才勉强老实了点。

    洗到一半,忽然特别伤感地,趴在浴缸边缘,呆呆地看着什么地方。

    蓝傲琛摸了下她的脑袋,低声问,“累了?”

    叶西见摇了摇头,只是叹着气回道,“我们家以前,也有条小京巴,毛长得长长的,像小拖把和小毛巾一样。”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它们吗?”

    “因为和之前那条京巴很像么?”蓝傲琛随口猜了句。

    叶西见摇了摇头,“也不是吧……可能是因为,我感觉,我和它们好像啊……也没人管。”

    “管我的人,都想利用我。”

    原本好好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眼泪忽然,“簌簌”地往下掉。

    叶西见哭得毫无预兆。

    蓝傲琛愣了下,伸手,将她搂入了怀里。

    叶西见没有说话了。

    即便有再大的怒气,在叶西见这两句话面前,蓝傲琛的气,也全消了。

    蓝傲琛一边继续轻轻往她身上撩着水,一边朝她低声道,“我没有。”

    叶西见的脸,窝在他怀里,哭得全身都颤抖起来。

    所以,叶西见注定是他的。

    有顾恒言这样的人存在,他又怎么能,忍心把她让给旁人。

    也不知,叶西见现在醉了,是否听懂了他的话。

    他听她撕心裂肺地哭着,心也跟着,揪着,隐隐地痛。

    给她洗完了身上,又给她洗脸,洗完了脸,她还是哭。

    蓝傲琛实在不知,要怎么哄一个醉了的叶西见,亲是肯定没用。

    “要怎么,才能不哭?”他捧着她的小脸,心疼地问。

    叶西见撇着嘴角,一双眼睛迷迷瞪瞪地盯着他,忽然,张口就朝他咬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