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哭着闹着求我
    蓝傲琛被她一口咬住脖子,痛得皱紧了眉。

    想要强迫她松口,却又舍不得。

    “叶西见!”他咬牙切齿地低声威胁她。

    叶西见像没听见似的,咬住他脖子,含含糊糊道,“饿死了,可是这个鸭脖子怎么这么硬?”

    吃不动。

    她舔的地方,正是蓝傲琛的喉结。

    一边咬着,一边伸手拽住蓝傲琛的肩膀,将蓝傲琛硬是拖进了浴缸里。

    然后,顺势坐在了他身上。

    蓝傲琛原本身上就已经湿透了。

    他深吸了口气,按住她小脑袋的右手,正要下移,伸手扣住她脖子,叶西见忽然又自己松开了。

    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小声嘀咕道,“我这里也有个骨头哎……啊!”

    她是真的醉得不轻。

    蓝傲琛皱着眉头,望着她。

    叶西见忽然之间,又探手往下摸了一把,摸到了蓝傲琛的,又惊叫了一声,“雾草!我真的是个男人啊!!!”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

    叶西见小脸酡红,撑着一边的扶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表情看起来十分惊愕。

    怀疑狗生!

    蓝瘦!香菇!

    “他们会不会说我是变态?会不说我是异装癖?骂我男扮女装不要脸?”她一边继续崩溃地自言自语道,光溜溜地就从浴池里爬

    了出去。

    然后走到马桶边上,打算上厕所。

    刚才啤酒喝多了。

    然而站着,怎么都尿不出来。

    蓝傲琛坐在浴缸里,斜睨着叶西见,脸色黑到了极点。

    以后,他绝不会让叶西见碰酒!

    “为什么尿不出!”叶西见快要抓狂了,她要被尿给憋死了!

    蓝傲琛又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呼吸,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走到叶西见身后,将她抱了起来。

    用抱小孩上厕所的姿势。

    叶西见这才松了口气,一边尿尿,一边轻声嘀咕道,“吓死了,差点儿尿在身上……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尿裤子呢……”

    蓝傲琛咬了咬牙,在她耳边低声问她,“男子汉,你现在摸一下,你是男的女的?”

    叶西见又是一声惊叫,“妈呀!他们把我阉了!”

    “我以后泡不了妹子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

    ……

    叶西见早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子疼得都快要炸了。

    捂着头,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她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她努力回想了下,隐约记得,好像是有人,把她从酒吧里接回家了。

    但是想不起是谁接的她。

    她嗓子干得快要裂开了,打算爬下床,去倒杯水喝。

    刚穿上鞋,忽然看到有两团东西,朝她脚边这儿扑了过来。

    叶西见吓得天灵盖一抖,抬起脚往回缩。

    躲开了,再仔细一瞧,竟然是小拖把和小毛巾!

    只不过它们被洗得很干净了,看起来比之前漂亮了许多。

    “怎么是你们?”她惊喜地尖叫了声,随即跳下去,抱住了它们,“谁送你们来的?”

    两只小东西伸着舌头,直往叶西见身上舔。

    叶西见被它们弄得有点儿痒,笑呵呵地问,“是不是渴了?妈妈带你们去喝水好不好?”

    说完,便抱着洗白白的小毛巾往外走。

    一边低头训斥小拖把,“你!别总是想着争宠!你弟弟这么小,我为什么不能抱它?你这么胖,自己走就行了啊!”

    小拖把激动地在叶西见脚边上蹿下跳。

    叶西见走几步便被它绊住了。

    她想让佣人找两只合适的塑料盆来,装水给两个小东西喝。

    她有些无奈,一下子又抱不来两只。

    正在苦恼间,忽然意识到,自己房门口,有人站在那儿看着自己。

    叶西见抬头看了眼,发现是蓝傲琛。

    蓝傲琛和她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比拖把胖这么多,不也总是要我抱么?”

    虽然这两个名字听起来很奇怪,但是跟这两只小狗的形象,还是挺贴切的。

    小的是白色的,像毛巾,大的是灰色的,像拖把布。

    叶西见脸微微红了下,因为还在生蓝傲琛的气,所以没搭理他。

    只是轻轻“哼”了声,一边咯吱窝夹了一只狗,就往门外走。

    那么看来,昨晚去接她回家的人又是蓝傲琛。

    她昨晚好像做了些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本着蓝傲琛不因为之前给她解释道歉之前的事,她就不搭理他的原则,一个字也不想

    和他说。

    刚要越过他,出门找佣人,蓝傲琛伸手,从她咯吱窝里抱走了小毛巾,轻轻丢到了地上。

    “你干什么?!”叶西见一秒破功,愤怒地回头问他。

    “你这么丢它它不会痛吗?”

    “那也是我带它们回来的。”蓝傲琛面无表情回道。

    “你既然选择把它们带回来,你就……”

    叶西见刚说一句话,蓝傲琛便又抱走了她怀里的小拖把,丢到了地上,淡然道,“不是我。”

    “是昨天晚上,有人哭着闹着和我打架,在卫生间床上地上沙发上撒泼打滚,要我去把它们带回来。”

    “……”

    叶西见已经不记得,自己有这么闹过。

    但是回想了下,确实好像,有哭了好久,有人一直在边上安慰她。

    这个人,很显然是蓝傲琛。

    可要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去喝酒了。

    她一点儿也不记得自己都说过些什么,应该没有说什么不适当的话吧?

    “真的吗?”她有些狐疑地,皱着眉头反问他道。

    “自己不记得了?”蓝傲琛淡然地反问道。

    说话间,反手关上了门,伸手撑在了叶西见身边的墙上,将她堵在了一角,低头,凑近了她。

    叶西见昨天脑子真的很乱,就是有点儿生气有点儿愤怒,再加上想明白了之前的一些事情,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喝醉了之后

    都说了一些什么胡话。

    她尽量让自己的后背贴着墙,防备地瞪着蓝傲琛,没吭声。

    “还有,昨晚,不知道是谁,一直抱着我,不肯松开,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说什么,之前是误会了,现在追悔莫及……”

    她叶西见怎么可能说这么丧权辱国的话!

    不可能!

    叶西见脸色一瞬间涨得通红,猛地捂住了蓝傲琛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