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别欺人太甚
    蓝傲琛不可能对叶西见提起云落北,所以故意轻飘飘带过去了。

    “那你有急事,你不能打个电话给我吗?”叶西见继续愤愤地问。

    蓝傲琛忍不住笑了声,问她,“为什么,你心里不明白?”

    叶西见脑子努力转了下,这才明白过来。

    要是蓝傲琛当时就找她和解,她可能会闹得更凶,谁让她脾气天生这么爆?

    现在车也砸了,酒也喝了,他把拖把和毛巾也接到了家里。

    摆明着是让她先撒了气,然后再讨好她。

    叶西见撅着嘴,一双大眼睛乌溜乌溜地,瞅着他,没了声响。

    其实,心里的气确实也发泄得差不多了。

    尤其是,误打误撞,听到了顾恒言和顾母的对话,明白了,为什么蓝傲琛两个月前,情绪那么异常。

    蓝傲琛肯定多少有些明白,顾恒言对她另有所图。

    他对她这样好,她要是还不领情,就是白眼狼了。

    蓝傲琛又默不作声地和她对视了会儿,低头,轻轻含住了她的嘴角,舌头卷走了她唇边一点儿零星的酥皮,是她方才吃奶黄酥

    留下的。

    一只手,捧住了她的脸。

    吻了几下,朝她轻声道,“蜜宝,你心里要清楚一件事,除了我,没有人会这样对你。”

    哪怕是用伤害自己的方式,也绝不会让叶西见受到任何伤害。

    “你可以生我的气,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陪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

    她的养父离开了,没事。

    没有人在乎叶西见,只有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接近她,也没事。

    他会一直都对她好,一直都站在她身后。

    无论她对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也全然不在乎,只要她喜欢她开心,便好了。

    叶西见没有推开他,只是安静地靠在他怀里,任凭他的吻,细密地落在她脸上,唇上。

    算了。

    反正她早就习惯了他用美色勾引她。

    反正最后他总有办法,会让她消气。

    她慢慢回应他的吻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立刻推开了他,问他,“那你上上个礼拜过生日时,到底是要计划带我去哪儿?”

    “你说呢?”蓝傲琛不答反问。

    叶西见想了想。

    当时蓝傲琛说的是,他会带她,去她心里最想去的地方。

    犹豫了下,不确定地反问道,“你要带我去安城?”

    安城,是叶西见出生被送走之后,生活了十四年的小城。

    蓝傲琛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眼底带着一丝笑意。

    所以,其实他都明白,只是很多事情都没有说破而已。

    他知道她心心念念,想要回去一趟。

    可是蓝无极从来都不让她回去,所以她不敢和任何人说,只是偷偷想着,哪天她能回去一趟,看看养母和外婆,就好了。

    她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愧疚,一下子抱住了蓝傲琛,将脸埋进了蓝傲琛怀里。

    蓝傲琛察觉到他胸口濡湿了一块,这傻丫头竟然哭了。

    也好,这样,她就能慢慢明白他。

    等她彻底明白的那天,便好了。

    ……

    “喂,是不是你,那天告诉了叶西见,咖啡里面有问题?”赵佳佳将夏晴天堵在了一条巷子的墙根处。

    身后好几个拿着棒球棍的女生,凶神恶煞地,围成了一圈,将夏晴天堵在里头。

    夏晴天紧紧捏着自行车车把手。

    朝几人看了圈,冷静地回道,“她自己发现的。”

    “是吗?”赵佳佳用力推搡了夏晴天一把,“这几天叶西见跟你走得很近啊!你当我们眼睛都是瞎的?!”

    “还有,我们往咖啡杯里加料那天,只有你看见了,不是你是谁?!”

    “我说了,不是我。”夏晴天继续平静地回道。

    “还嘴硬!不承认就有用了吗?”

    赵佳佳接过一根棒球棍,狠狠砸向夏晴天的车头。

    又上下打量了下夏晴天的穿着,“夏晴天,你看看你穿的什么东西?你是下决心,要和叶西见那种有娘养没娘教的货色,做朋友

    了是吗?”

    夏晴天看了眼自己变了形的自行车车头,深吸了一口气,没说话。

    赵佳佳凑近了她,朝她轻声道,“平时看你老老实实的,放了学,倒是穿成这样,你不会真的和传言的一样,去,做,鸡,了,

    吧?”

    最后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清楚。

    夏晴天一把丢开了自行车,揪住了赵佳佳的衣领。

    “哟,恼羞成怒了啊?”赵佳佳怪笑了起来。

    “你敢揪我衣领,你确定你惹得起我吗?”

    “我告诉你,假如你识相点儿,老老实实,听我们的话,或许你还有条生路!”

    夏晴天抓着赵佳佳衣领的手,几乎痉挛,“赵佳佳,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欺负你怎么了?”赵佳佳继续笑。

    “假如你不按照我们说的那样去做,我就去告诉叶西见,你,是我们的帮凶,那杯咖啡的事情,你也有参与。”

    夏晴天一拳就照着赵佳佳的太阳穴砸了下去。

    “你敢打我!!!”赵佳佳尖叫了起来。

    “我今天不好好修理你一顿我就不姓赵!”

    夏晴天被几根棒球棍,砸得往后退了几步,抵住了墙,拼命想保护自己。

    然而她刚抓住了一只球棍夺过来,就被打得倒在了地上。

    赵佳佳一脚就踩上了她的脸,冷笑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

    赵佳佳脑袋蒙了下,鼻血从鼻子里一下涌了出来,涌进了气管里。

    “喂!”就在这时,巷子口处,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赵佳佳回头看了眼,忽然脸色稍微变了下,朝身后几个人道,“走!赶紧走!”

    蓝亦城是到了一家会所门口时,发现有个眼熟的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

    想了半天,忽然记起来,这是叶西见前天放学时,黏着的那个女生。

    因为打扮得风格迥异,所以他一时没回想起来。

    他看到赵佳佳那几个人,匆忙从另外一边出去了,这才,缓缓走到了夏晴天跟前。

    他看到她脸上,沾满了泥污,还有个鞋印,鼻子里的血,都流到了雪地里,红白交织在一起,异常刺眼。

    她穿的衣服有些暴露,方才扭打的时候,被赵佳佳她们撕破了衣领,一片雪白露了出来。

    简直,和前两天那个清纯的学生妹,有着天壤之别。

    他蹲了下去,将臂弯里的羊毛西装外套,丢到了她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