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十三万呢?钱呢?
    叶醒其实是舍不得让金伊人干活的,什么都不让她干,哪怕他当天在警队累得要死要活,回来还是不让她干活,里里外外,都

    是他一个人在操持。

    连煮个饭,也不让金伊人动手,只让她站在一旁,把调料递给他。

    他怕锅里的热油,会溅到金伊人白嫩的手上。

    在叶西见的记忆里,一直都是如此。

    开这个小卖部,也是叶醒担心金伊人一个人闷在家里,会不开心,所以才给她盘了这样一个小店,供她消磨时间用的。

    而金伊人,现在却要用这间店,来维持生计。

    在叶醒离开后,终于也学会了自己一个人煮饭。

    叶西见坐在一旁的小椅子上,看着金伊人给她盛汤,眼睛涩涩的,却又不忍心在金伊人面前哭。

    金伊人有自己的尊严。

    在蓝家管家把她接走那一天,蓝家给了她两百万,金伊人没有收下。

    因为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单独抚养叶西见长大了,所以放手让叶西见去京都。

    金伊人不会说话,可是她心里所想,叶西见看她眼睛一眼,就都知道。

    她是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女人,她做任何事情,都是单纯的。

    “嗯!”金伊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碗递到了叶西见手里,让她先吃早饭。

    叶西见接过之后,她噙着眼泪,朝叶西见笑了下,伸手将一缕刘海,顺到了脑后。

    转身从零钱柜里拿了两枚硬币。

    然后出去,在对面街角,给叶西见买了一块咸烧饼,叶西见从小就爱吃那家的烧饼。

    汤很淡,大约是外婆不能吃咸的。

    比叶西见悄悄往下落的眼泪的味道都淡。

    金伊人和烧饼店老板笑着比划了几下,回头指着自家的小卖部,示意说是,叶西见回来了。

    旁人看过来的时候,叶西见伸手,悄悄抹掉了眼泪。

    隔着一条马路,朝金伊人笑。

    她过几天还是要回京都的,她在这儿只会给金伊人和外婆添麻烦,等她独立了,等她可以用自己的手赚钱的时候,就回来,继

    续陪在金伊人和外婆身边。

    因为叶醒说过,哪一天他不在了,就让叶西见照顾她们。

    虽然她是蓝烟生的,可是蓝烟不在了,一个妈妈不在了,另一个妈妈还需要她。

    金伊人买了烧饼回来,便和叶西见隔着小桌子坐着,一起吃早饭。

    叶西见吃早饭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金伊人比四年前老了些,四年前的她,看着还如同一个少女一般,现在一下子便觉得,她果然是四十岁了,不再年轻了。

    可是依旧还是好看。

    叶西见好像,一下子,便长大了。

    看到这样的金伊人。

    她们全都明白,叶醒不会回来了。

    可她却幼稚叛逆了四年,自甘堕落,以为那样,叶醒就会回来。

    以后不会了,以后她会好好做人,努力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和叶醒当年一样优秀的人。

    金伊人察觉到叶西见盯着她看,抬头笑了。

    叶西见伸手,帮她擦了下嘴角的烧饼渣,也笑,“妈,最近你辛苦了。”

    “待会儿,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外婆,我会想办法,再给你们筹些钱,把外婆的病给治好。”

    金伊人的眼中,带了些许困惑。

    随即放下碗筷,朝叶西见比了个手势,“什么钱?”

    叶西见愣住了,和金伊人对视了几眼,立刻反问道,“你没有收到我给你的十三万吗?外婆的手术费还没交吗?”

    金伊人的眼神,更加困惑。

    显然是没有,显然是不知道叶西见打给她的十三万。

    打着手势回道:“我把家里的一些东西卖掉,凑了十万左右,把手术费交了。”

    叶西见丢了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震惊地问,“颜颜没有把钱给你吗?”

    因为金伊人不太会用银行卡这类的东西,她出去跟人交流很困难,没有银行卡,所以叶西见才问颜颜要了卡号,让她把钱交给

    金伊人。

    颜颜是他们邻居家的一个小女孩,比她小一岁,特别温柔可爱,应该不会骗她的吧?

    她见金伊人摇头,随即冲到了隔壁颜颜家门口,敲他们家大门。

    开门的,是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就是颜颜没错!

    “颜真,你把钱给我妈了吗?”叶西见认出她的同时,立刻皱着眉头问道。

    “小米儿?”颜真刚睡醒起来,愣了下,才认出叶西见,脸上满是诧异。

    “十三万,钱呢?”叶西见暂时顾不上其它,压低了声音问她。

    “给了你伯伯了啊。”颜真懵懵懂懂地回道。

    “我伯伯?”叶西见更加不明白。

    她什么时候多了个伯伯?

    “就是你爸爸的哥哥啊!”颜真回道,“我好像和你提过一次的,在你走了之后,你爸爸的亲戚来过,偶尔会来帮帮你妈妈和外婆

    。”

    “那天你妈妈在医院,正好你伯伯过来,帮你妈妈收拾店铺关门,然后我就把钱给了他了。”

    按照颜真的说法,就是叶醒的哥哥,拿走了那十三万。

    “颜颜,你发誓,你没骗我。”叶西见皱着眉头,朝颜真认真严肃道。

    颜真迷茫了下,走出门,指着巷子口停车场的地方,道,“你看,那就是你伯伯他们的车,他们最近把车都停在这儿了,有时候

    会过来。”

    “小米儿,我们从小玩到大的,阿姨对我又好,是关乎你外婆的性命啊,我怎么可能拿你的钱!你连我都不信吗?”颜真拉着叶

    西见的手,认真道。

    颜真确实不是那样的人,小时候她们捡了个熟透落在地上的柿子,颜真都红着脸去敲别人家的门,把柿子还给人家。

    颜真的品行,叶西见是信得过的,不然,也不会放心把这么大一笔钱交给颜真。

    这件事,她会搞清楚的。

    金伊人的小卖部就在路口,正好有个监控摄像头,是对着那边的。

    颜真有没有说谎,监控一调,就能查出来。

    叶西见想了想,松开了颜真的手,朝她轻声道,“你忙你的去吧,我和我妈去趟医院,晚上有空就来找你。”

    斟酌了下,转身又走向了金伊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