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癞皮狗
    叶西见拉住了金伊人,回了小卖部,把门窗都关上了。

    随后轻声,一字一句地问她,“妈,叶家的人,有没有欺负你?我爸的大哥?”

    她感觉刚才她回来,悄悄抱住金伊人,想给她惊喜的时候,金伊人的反应,有些奇怪。

    她不得不往坏的方面想。

    金伊人的眼神,随即闪烁了下。

    随后望向了别处,似乎不太敢跟叶西见直视的样子。

    叶西见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畜生!!!”她咬着牙站了起来。

    金伊人一把拽住了她,眼睛瞬间就急红了,咿咿呀呀地,似乎是想劝她。

    叶西见甚至不敢想。

    金伊人长得这么漂亮,个子小小的,又不会讲话,又听不到声音,被人欺负的时候是个怎样的情形!

    “妈,你今天就算拦住了我,我也有办法找到他们!”

    “你告诉我,除了我爸的大哥,其他人有没有欺负你?我走了之后,他们是不是就找来了?”

    叶西见只觉得自己,愤怒到快要发狂了!

    金伊人哭了起来,眼泪一下子爬满了整张脸,却还是固执地拉着叶西见,不让她走。

    “妈!我可以保护你的!”叶西见朝她低声吼道。

    金伊人只是朝她摇头。

    叶西见心痛得揪做了一团,痛得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她一把抱住了金伊人,用力抱住了她。

    她当初就不该走!就不该同意去京都!

    至少这样,还有个人能够保护金伊人!

    怎么办呢?

    要怎么办呢?

    金伊人哭了许久,终究是平静了下来。

    随后拿了本子和笔出来,写给叶西见看。

    原来,蓝家来接叶西见的时候,叶醒的家人就都知道了。

    过来的时候就逼问金伊人和外婆,蓝家有没有给她们什么好处,外婆就是从那以后,气得落下了病根。

    金伊人确实一分钱都没拿蓝家的,当然不可能承认。

    但是他们还是总是过来。

    在外婆第一次手术之后,他们来得更勤了,因为觉得外婆生病手术这么大的事情,就算蓝家不管,叶西见也不可能不管,肯定

    会给她们一大笔钱。

    金伊人是用了叶醒的存款,把手术住院钱结清的。

    他们看金伊人把叶醒存款用掉了,更加不可能罢休,便时常堵在这儿,堵在医院,不让金伊人好过。

    才把外婆气得第二次病发,再次抢救住院。

    叶西见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回道,“颜颜不知道他们是来问你要钱的,所以把我给你的十三万,给了他们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要回来的。”

    她要报警!警察会管这件事的,毕竟十三万数额不小。

    而且,还有很多以前和叶醒关系好的同事,他们会帮助金伊人的。

    “别要了,他们会变本加厉的。”金伊人有点儿害怕地回道。

    叶西见皱着眉头,想了下,问,“要不然,咱们去告他们强奸!”

    “你爸的大哥,平常就是毛手毛脚,没有真的对我做那个事情,而且又没有证据,怎么告啊?”金伊人继续在纸上写道。

    那就棘手了。

    可能还是因为惧怕蓝家,怕真的对金伊人下手之后,蓝家不会放过他们吧?

    但是叶西见这口气,实在堵在心里堵得难受。

    她考虑再三,也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因为金伊人还要在这里生活的,他们要是报仇,金伊人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想了会儿,金伊人朝她比着手势道:“我们先去医院吧,外婆离不开人的。”

    叶西见叹了口气,只能先作罢,问她,“那晚上怎么办呢?”

    “晚上,花钱请护工,六十一个晚上。”金伊人打手势回道。

    金伊人开店赚的钱,恐怕只够请护工。

    叶西见是真的心疼她,奈何自己还小,还不够强大,不能给金伊人她们财力上的支持。

    她帮金伊人拎着保温桶,帮她收拾了下店里,然后锁门,打算去医院。

    刚锁好店铺门,眼角余光,便看到有个男人朝她们这儿走了过来。

    叶西见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男人,就是叶醒的大哥。

    她一下子伸手,将金伊人护在了自己身后,望向那个男人。

    “是西见吧?”男人果然一过来,便笑着和叶西见打招呼,“怎么有空回来的?我是你大伯叶全!”

    叶西见不等他说完,便冷笑了起来,“我怎么不知道,我爸不是个孤儿么?”

    “看你这话说的!你爸要是孤儿,谁把他生下来的?又是谁给了他钱,买了那个小房子?”

    叶西见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兴趣知道。

    对方一张嘴,话里就是摆明着,连他们家那个房子,都想得到手。

    她想了下,随即冷漠地回道,“这位叶先生,你搞清楚了,我家的房子是我爸当初贷款买下来的,贷款还了十年,跟你们谁都没

    关系,一分钱你们都别想得到。”

    “还有,那十三万,你们最好尽快还给我!”

    “什么十三万?听不懂。”叶全装傻。

    “倒是你这个孩子啊,是真不孝顺,你外婆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两个月,你一分钱都不给,也不回来看看她老人家。”

    “好歹,她们也养了你十四年,是吧?”叶全一边说着,一边笑。

    虽说叶全跟叶醒长得有几分神似,可叶全当真是形容猥琐,和叶醒完全没得比。

    相由心生。

    说得便是这样的人了。

    他见叶西见不说话,又继续道,“是你当初离开她们,让你外婆思念成疾,想你想得病了,你说你这个孩子,是不是不懂事?是

    不是应该拿出点儿钱来?”

    “而且,我们叶家为了她住院,可是贴了不少钱在里头呢!”

    “是吗?”叶西见听着这癞皮狗颠三倒四的话,不怒反笑,轻声反问道。

    “是啊。”叶全理直气壮地回。

    “你贴了多少钱?”叶西见继续问他。

    “少说,有这个数吧。”叶全朝她伸了五个指头。

    叶西见猜,他想说的是五十万。

    于是又笑了,回道,“贴了五千块啊?那倒是不多的。”

    “不过呢,我给你五千块,你就把十三万还给我。”

    “叶西见!你打发叫花子呢?!”叶全恼羞成怒。

    “我可没说你是叫花子,是你自己说的。”叶西见朝他无辜地瞪圆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