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吃醋到要发狂
    蓝傲琛丝毫不在意别人是什么看法,找到了叶西见的手机,一手继续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解锁了她的手机,打开,看她昨

    天的短信息。

    很快,就找到了池音的号码,发给叶西见的短信和照片。

    他看了两眼,随即抬眸,望向叶西见。

    叶西见显然还是在生闷气,沉着脸没看他。

    “就因为这个照片?”他将手机反过去,对着叶西见,问她。

    “什么叫就?她衣服都快脱没了!”叶西见再一次看到那张照片,心里的火又蹿了上来,相当不爽地回道。

    “你可以去问问别的任何女人,谁看到这种照片能不怀疑的?”

    “而且你是和她在酒店!而且那天你确实是为了她放了我鸽子!你和她在酒店衣衫不整地搂搂抱抱,你说这种程度叫做就?你觉

    得我不应该生气是吧?”

    蓝傲琛静静听着她一顿发火,没有打断她的话。

    叶西见这样,显然是吃醋到要发狂,而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吃醋。

    叶西见的话还没说完,越说越生气。

    看着沉默不语地蓝傲琛,继续冷笑道,“你和她是圣诞节认识的,你们想去过纪念日,你去好了!”

    “但是,以后请你不要在你们的纪念日再来……”

    叶西见这话还没说完,蓝傲琛忽然低头,猛地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叶西见不想让他亲。

    每次都是这样,他总是在她很生气的时候亲她,让她的脑子不能思考问题。

    虽然他的忽然出现,他追过来,让她感到很惊喜不错,可他这次就是做错了!

    他脚踏两条船!

    他这做的是人做的事情吗?

    同时在姐妹两人中间周旋,很好玩很刺激吗?

    蓝傲琛却执意不肯松开她,在她唇齿间辗转,呼吸滚烫,噙着她的唇瓣,舌尖在上面流连忘返。

    虽然他有点儿洁癖,叶西见现在满脸血污。

    可因为是她,所以再脏他也下得了口。

    叶西见脑子本来就晕,被他吻了一会儿,身体很不争气地就软了。

    虽然还在生气,但是身体不听话。

    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蓝傲琛的安抚方式,单薄的身体,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蓝傲琛怕太激烈会伤着她,半晌,终究是松开了她。

    轻轻抵着她的额头,问她,“冷静了吗?”

    “能不能给我两分钟的时间,进行申辩?”

    叶西见呼吸都是乱的,脑子也是一团浆糊,只能恨自己不争气,咬着自己发烫的唇,没吭声。

    蓝傲琛见她不说话,便低声向她解释,“我去酒店,是因为池音发短信给我,说我的仇家给她下了药,要伤害她,她在酒店很害

    怕,于是我就过去了。”

    “去了才发现,房间里的人不是池音,是叶晚容。”

    “你自己用脑子算一下,我从告诉乔许我去不了,再到忽然出现在你面前,是多长时间。”

    叶西见想了下,大概是两个多小时。

    “我从公司到w酒店,再从w酒店,赶到军区医院,路上花费的时间,靠近两个小时,我有时间跟叶晚容做什么吗?”

    “那也说不定啊!”叶西见还是有点儿不服气。

    蓝傲琛忍不住轻笑,低声问她,“假如是真的,除去脱衣服洗澡的时间,你觉得我的持久力,连半个小时都没有?”

    叶西见脸一下子有点儿发烫,但是还是忍不住嘴硬,底气不足地继续回道,“那也不一定啊!”

    蓝傲琛惩罚性地咬了下她的唇,朝她轻声道,“那下次让你试试。”

    “到底是多久。”

    一旁的医护人员,此刻特别恨自己为什么不是聋子!

    为什么要听他们在救护车上,讲这种小黄文啊!

    明明不想脑补,可是画面感简直太强!

    叶西见的脸,烧得更加厉害,只觉得自己的视线都不知道往哪儿安放。

    蓝傲琛继续道,“还有,什么纪念日?我甚至都不记得,第一次和叶晚容见面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觉得我能记得住,是圣诞

    节?”

    “只有你们女人,才会记得这么清楚。”

    叶西见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是啊。

    男人似乎从来都不记得纪念日的日期,哪怕是叶醒那么爱金伊人,那么贴心的男人,一年也就过两个节日,一个是金伊人的生

    日,一个是他们结婚纪念日。

    她脑子晕晕地想了会儿,又问,“那你昨天是和她在一起吗?”

    “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笨?”蓝傲琛有些无奈。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叶西见竟然还怀疑他,昨天是跟叶晚容在一起?

    “那你昨天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叶西见想了下,小心翼翼地问他。

    “开董事会。”蓝傲琛黑着脸,甩了几个字出来。

    “什么董事会?”叶西见追根问底。

    “你们学校的,校董会,开除聚众斗殴的那些人。”蓝傲琛实在是被叶西见逼得没法了,不告诉她到底是去做什么了,她大概还

    会继续怀疑。

    斗殴,说的是她打架那件事吗?

    叶西见愣住了。

    这时,救护车正好到了医院急诊楼下。

    叶西见被推下车,进了急诊手术室的一瞬间,忽然脑子就通了下。

    不对啊!校董事会,只有董事会成员才能参加吧?

    蓝傲琛是他们学校的校董?她怎么不知道啊!

    怪不得了,怪不得她在学校发生的事情,蓝傲琛都能知道得清清楚楚,巨细无遗!

    打麻醉缝合伤口之前,她迷迷糊糊地这么想着。

    ……

    等她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快亮了。

    叶西见记得昨天麻醉之后,她醒了一下,看到金伊人过来看她,然后她吐了一回,吃了几口东西,又睡着了,脑子实在晕得厉

    害。

    她吃力地翻了个身,没有开灯,自己摸索着下床,洗漱了下。

    外面朝阳的一点儿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浑身上下,都已经清理干净了。

    可能是她昏迷的时候,金伊人或者蓝傲琛,帮她洗过了。

    左边脑袋的头发,薄了一点儿。

    她拨开看了眼,发现是被剃了一片。

    “下手这么狠……”她忍不住嘀咕了句,贴着纱布以外的地方,也被剃掉了好多。

    不过还好,不是脸被打破了,不然要毁容的。

    她自我安慰了两句。

    她上了厕所,转身回到病床上里,这才发现,蓝傲琛也在,他靠着沙发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