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好烦好霸道
    沙发和床中间隔着一道帘子,靠在一起。

    所以叶西见才发觉,蓝傲琛就睡在边上。

    她轻轻把帘子拉开了,侧身卧在床上,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他说他前天找了她一整夜,昨晚肯定也是很晚才睡。

    此刻睡得有些沉,呼吸均匀,叶西见没忍心吵醒他。

    盯着他精致的侧脸,看了一会儿,伸手,轻轻抹向他的眉心中间,有一种把他眉心的皱褶抹平的冲动。

    他梦里估计都在给她收拾烂摊子吧。

    轻轻碰了下,蓝傲琛眉头微动,便醒了过来。

    叶西见没想到他的醒动这么好,方才还睡得那么沉,一下子就醒了。

    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他便睁开了眼睛。

    第一反应,是拉住了她的手,随后朝她这里看了过来。

    叶西见看着他眼里的血丝,没说话。

    昏暗之中,两人对视了许久,蓝傲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轻声问她,“醒了?头还痛么?”

    叶西见认认真真地想了下,摇头回道,“不是很痛了,但还是晕。”

    “医生说,要卧床休息两天。”蓝傲琛点头回道。

    叶西见又斟酌了下,小声朝他道,“嗯,你再睡会儿吧,还早呢。”

    说完,又硬着头皮,朝他补充了句,“到床上来睡,沙发上睡不舒服。”

    “不怕我吃了你?”蓝傲琛墨色的眸,带了几分笑意,反问她。

    叶西见其实不怕了。

    但是不怕这句话,她自然不可能用嘴说出来。

    她抿着唇,没吭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拉蓝傲琛上床。

    蓝傲琛低头,吻了下她的手背,上了病床。

    躺下的同时,将叶西见轻轻扯入了怀里。

    病床很小,即便是单人病房,病床也就那么大而已,蓝傲琛身材高大,他躺下了,病床就显得异常拥挤。

    叶西见顺着他,将没受伤的半边脑袋,枕在了他的胳膊上,伸手抱住了他。

    小手隔着一层衬衫,轻轻摸着他后背上的肌肉纹理。

    蓝傲琛方才说的,自然也是玩笑话,叶西见现在这样,背上都是大片青紫的,他怎么能忍心动她?

    他闭着眼睛,右手食指拇指,轻轻摩挲着她一只小小的耳垂。

    “我帮你请了几天假,正好元旦快到了,你安心在这住几天,也可以多陪陪你养母和外婆。”他朝她轻声道。

    “好。”叶西见异常乖巧。

    蓝傲琛心头微动,低头看她。

    叶西见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沾了雾气,也在看着他。

    “怎么了?”他吻了下她的额头,问她。

    “你怎么罚他们的?”她想了想,问他,“和我打架的那些人。”

    “自然是开除。”蓝傲琛淡淡回道,眼底波澜不惊。

    叶西见想问,他到底开除了多少人,夏晴天她们,他会不会也开了,更想问,景予盛他开除了没有。

    按照蓝傲琛这性格,很有可能会公报私仇,顺便把景予盛也给踢走。

    她斟酌了下,继续朝他小声道,“但是那天的事情,其实是……”

    蓝傲琛已经预感到了,叶西见会给景予盛求情。

    而正是因为景家人,他才会耽搁了那么久,导致叶西见偷偷溜走,导致她现在伤得这么重,躺在他怀里。

    他有了些许不耐,直接打断了叶西见的话,沉声回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不用你告诉我,要怎么处置,我心中有数。”

    叶西见偷偷翻了个白眼,没有往下说了。

    不然她又得废好大心思哄他。

    既然他说他心中有数,那她就不插嘴了。

    然而叶西见提到这件事,蓝傲琛不免,又想到了云落北。

    其实他昨天相当不爽,心里。

    但看她小可怜的样子,没有立刻追究。

    “为什么给云落北打电话,而不是我?”他沉默良久,又望向叶西见的眸,忽然低声问她道。

    “啊?”叶西见一时没理解他的话。

    蓝傲琛的脸色,比方才冷了些。

    她和他对视了眼,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抱紧了他,用撒娇的语气回道,“我没有给他打电话啊,我的手机都换了,怎么可能有他

    的号码?”

    “我没有打给你,是因为当时还在生你的气啊,怎么可能打给你。”

    “而且落北哥哥是本地人,他在这边的局里是排老二的,当时情况那么紧急……”

    “不许再有下次!”蓝傲琛不等她解释完,又冷冷打断了她的话。

    说完,咬了下她小巧的鼻尖,又补充了句,“不许叫他落北哥哥!”

    这个男人真的好烦好霸道啊。

    要她解释的是他,解释到一半,他又不耐烦,又要朝她发火。

    真是个难伺候的祖宗!

    叶西见有些无奈,被他咬得有点儿痛了,忍不住怼了回去,“那你说我怎么称呼他?他确实是我养父的亲外甥啊!”

    提到叶醒的亲戚,蓝傲琛便是一头的火。

    他想也不想地回道,“叫他云落北!再者,往后不许和他再单独见面!”

    “……”

    昨天那算是单独见面吗?应该不是吧。

    而且,叶西见没有想到,云落北会恰好亲自过来,毕竟安城那么多个分局,谁知道颜真就真的把云落北叫了过来?

    也是碰巧了。

    她瞪着蓝傲琛看了一会儿,才小小声回道,“知道了。”

    虽然心里很不服气。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见他!”蓝傲琛继续变本加厉地提要求。

    叶西见也不知道蓝傲琛这是怎么了,之前那次,在蓝傲琛的生日晚宴上,云落北和她见了一次,蓝傲琛也没有这么生气。

    怎么这才第二次见面,蓝傲琛就发这么大的火?

    “叶西见,关于他,你尽管敢违逆我的意思试试!”蓝傲琛见她不说话,轻轻掐住了她的下巴,朝她一字一句清晰道。

    这个男人,简直是有发不完的火。

    叶西见见他又有来咬她的意思,忽然松开他,坐了起来。

    两人对视了几秒,叶西见忽然爬下了床,跑到桌子边上,翻她被扯得破得不成样子的包。

    还好这是一只铆钉包,扎手,不然昨天叶全他们早就抢走了她的证件。

    她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

    蓝傲琛跟着她坐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