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多谢你的成全
    “全都给我滚出去!!!”蓝耀钦朝身旁众人,沉声喝道。

    沈图一帮人,自然是不敢得罪蓝家的。

    兄弟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也不敢去细想。

    纷纷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叶晚容被蓝耀钦扣着肩膀,微微低着头,眼角余光,看着那些男人,一个个地出去了,心却已经疼得麻木了。

    半晌,她轻声回道,“多谢二哥,只不过,我今晚的要谈的项目,怕是彻底黄了。”

    “以后,烦请二哥不要再多管我的闲事。”

    说完,甩开了蓝耀钦的手。

    蓝傲琛就是要让蓝耀钦看看,他那么喜欢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虚伪面目。

    现在蓝耀钦看到了。

    他放下了手里的酒杯,站了起来,朝蓝耀钦道,“这就是咱们今晚,要谈的事情,你看到了。”

    说完,冷冷扫了眼叶晚容,又笑,“这样的女人,二哥也喜欢。”

    喜欢到,当年甚至为了叶晚容,和他大打出手,伤了兄弟和睦。

    叶晚容终究是忍不住了,哭了起来,扭头望向蓝傲琛,“阿琛,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要让你这样厌恶,这样践踏我!”

    他把蓝耀钦请过来,让她最丢人最肮脏的一面,在蓝耀钦面前展露无遗!

    他这是把她最后一条退路都断了!

    蓝傲琛冷笑了声,“你问我为什么?”

    “你自己心里清楚,池音的手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晚容一听蓝傲琛提到手机的事情,脸色登时变了。

    她没想到,蓝傲琛会这么快就查出来!

    她愣了几秒,立刻快步走向了蓝傲琛,向他道歉,“阿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今天是他们先逼我的!我真的不想这样

    !”

    她的道歉,蓝傲琛不想听。

    一个他不想原谅的人,哪怕把话说得天花乱坠,也都是无济于事。

    他已经厌烦了。

    不想再和叶晚容继续纠缠下去,伤人伤己,最终伤得最深的,是叶西见。

    “我警告过你。”他轻声,朝叶晚容说了最后一句。

    随后甩开了叶晚容过来拉他的手,走了出去。

    经过蓝耀钦身边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蓝耀钦,忽然朝他轻声道,“你当真过分了,你不要她,也不能这样。”

    他为了成全叶晚容,把她让给了蓝傲琛,蓝傲琛便这样对她!

    “你当我开慈善的,当我这儿是收容所?”蓝傲琛只是反问了这样一句。

    随后,没等蓝耀钦回答,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他听到叶晚容在背后,哭得撕心裂肺,包厢里传来两声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

    “爷……”保镖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那现在,去哪儿啊?安城吗?”

    蓝傲琛现在心烦得很。

    尤其是方才,蓝耀钦在他面前,说那样的话。

    他不免,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一个追在他身后死缠烂打,一个自以为高尚,天天演戏感动他们自己,当真是可笑!

    “机场,安排去安城的飞机。”他低声回道。

    他坐上车时,看到对面不远处,恰好停的是蓝耀钦的车。

    斟酌了下,朝保镖吩咐道,“开远些,等蓝耀钦先走。”

    “是。”保镖顺从地回道。

    他坐在车里,手肘撑着车窗,轻轻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望着那边蓝耀钦的车,目光阴沉。

    前面的两个保镖,面对着这样的蓝傲琛,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小心翼翼等着蓝耀钦下来。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蓝耀钦还是抱着叶晚容下来了。

    蓝傲琛远远望着他们,看着他们纠缠在一起的身影,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嘲讽。

    “拍照。”他朝前面的保镖,轻声吩咐。

    他有些失望。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他没想到,蓝耀钦竟然真的可以,毫无芥蒂地接受这样的叶晚容。

    他想看到的结果,不是这样的。

    但是,至少,往后叶晚容,应当不会再继续纠缠他了。

    “拍好了!”保镖小心翼翼地,把几张照片,递过来给蓝傲琛查看。

    蓝傲琛扫了几眼,挑了两张,发到了蓝无极的邮箱里。

    随后,便将手机丢到了一旁。

    “走吧。”他低声道。

    车在开往机场的路上,蓝傲琛忽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拿起来看了眼,发现竟然是蓝耀钦打来的。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闲暇打电话。

    蓝傲琛只是扫了一眼,便按掉了,将手机又丢到一旁。

    不过半分钟后,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

    蓝傲琛有些不耐,开了免提,接了。

    “多谢你的好意。”蓝耀钦不等他说话,便在电话那头,低声开口道,“既然你把我和晚容的照片发给了家主,我自然要多谢你的

    成全。”

    “不用谢,举手之劳。”蓝傲琛冷淡地回道。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怎么不用谢?”蓝耀钦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怪异。

    “阿琛,我自知,能力及不上你,家主青睐你,很正常。可是对不起,假如我要和晚容在一起的话,我就得为了自己的女人,不

    惜一切,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她要的,是蓝家的大权。”

    “倘若你废了,或者死了,她就不会再想回头。”

    蓝傲琛怔了怔,猛地从座位上坐直了身体,下意识扭头望向窗外。

    一辆失了控的货车,从左边路口朝他们这儿撞了过来。

    “六弟,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

    一大早,叶西见就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浑身都湿透了。

    她怔怔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回想刚才都做了什么梦。

    可是实在想不起来了,只模模糊糊地记得,最后的一个画面,蓝傲琛浑身鲜血地躺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蓝傲琛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受那么重的伤?

    她摇了摇头,嘲笑了自己一下,然后爬下床,去洗脸。

    洗着洗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蓝傲琛把最得力的乔许留在了这儿,他自己出去出差,确实是有些危险的。

    可是他都要回来了,现在想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下次得注意了,不能让他把乔许丢在她这儿。

    正在想着,门外,忽然有人在用力敲门,“小姐?醒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