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我克夫!
    乔许是不敢跟叶西见说实情的。

    考虑了下,才轻声回道,“那边的消息说,在抢救室抢救了一夜,刚才五点多的时候才推出来,情况到底怎样,我们去看了才能

    知道,只知道现在人还没醒。”

    “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再有人有机会,对他进行二次伤害!小姐放心!”

    叶西见不敢想,蓝傲琛到底伤成什么样,才能抢救这么久才出手术室!

    急疯了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虽然安排上了最快去京都的一趟飞机,叶西见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好慢,飞机飞得好慢。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没明白了,蓝傲琛在她心里的位置,到底有多重要。

    刚才金伊人说的有一句话是对的,蓝傲琛现在对她来说,是她最依赖最重要的人。

    她不想在自己刚对一个人有了依赖有了感情之后,他又会离开。

    她不想再一次被丢下。

    她不想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想和蓝傲琛在一起,做可以互相取暖的两个人,以前他们控制不了父母,控制不了自己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但是以后,为什么不可以呢?

    ……

    恍惚间,蓝傲琛又回到了四年前。

    夏天特别热,冬天特别冷的那一年,新闻上说,今年的天气特别怪异。

    他拿到了叶西见的一张证件照,照片上面,她笑得特别甜。

    看起来,有点儿蓝烟年轻时的影子。

    他一眼就认定,这个丫头,就是蓝烟的女儿,他没有找错。

    “当年送她出去,辗转经过了几个人的手,所以目前只是找到了她的一张照片,甚至不知道她名字,只知道她在闵湖区,不知道

    在哪一座城市,还要继续往下查。”

    去调查的人,告诉了他这么一句话。

    蓝傲琛说,“用最快的速度,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彼时,是叶晚容缠他缠得最紧的时候,在他钱包里看到了叶西见的照片,问他她是谁。

    在家里哭了几天。

    蓝耀钦来找他的麻烦,打了他一拳。

    第二天,蓝傲琛便出事了,万幸的是,乔许赶了过来,他受的伤,并不十分严重。

    但是因为腿骨断了,所以卧床休养了两三个月。

    从受伤那一天起,他便再也没有见到过叶晚容。

    蓝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来看他死了没有,很可惜,他没死,也从不让他们进病房看他。

    所有人都以为,蓝傲琛完了。

    他原本对亲情就看得很淡,自从父母离婚,把他一个人丢在蓝家老宅以后。

    对于婚姻,对于女人,更是不在乎。

    他当时,心中有数,因为蓝无极对他的过分青睐,导致了一些人心理极度不平衡。

    就算不是那些所谓的亲人雇人杀他,他们也是眼巴巴地,想看着他死。

    他唯独让蓝烟进病房看过他。

    蓝烟对他说,“阿琛,你一定要好好的,打败自己的,从来都不是敌人,而是你自己的心魔。”

    但是蓝烟那时候,已经精神极度失控了,靠药物,也只能勉强保持每天几个小时的清醒。

    他出院的时候,蓝烟被关进了医院,蓝无极亲自送进去的。

    没有办法了。

    蓝傲琛发了疯一样的,差人到处找叶西见的下落。

    在知道叶西见名字的那一天,蓝烟精神病发作,半夜,从三十几层的住院部天台,跳了下去。

    血肉模糊,骨头都碎了。

    在蓝烟办了葬礼后的第二个礼拜,管家去了安城,把叶西见接了过来。

    他们回来那一天,蓝傲琛一直都等在家里,什么事情都没干,只是等着叶西见回来。

    因为冷空气南下影响,飞机晚点了几个小时。

    他便在家里,等了叶西见几个小时。

    刚痊愈的腿,都站得发麻了,隐隐作痛了,叶西见才到了蓝家。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叶西见有几分像叶修律,但是她倔强的眉眼,似曾相识。

    所以,他朝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回来了。”

    蓝烟不会回来了,他亲眼看到了她的尸体,可他还是下意识地,对叶西见说了这句话。

    假如不是找到了叶西见,蓝傲琛觉得自己,一定会变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吧。

    是叶西见,让他保持住了那一丝人性。

    她就是在那个最重要的时候,来了,回到了蓝家。

    他心里,早就为这个孩子,留了一席之位。

    不管她是怎样的,她就占据在那个位置。

    她回来那天,天气很好,但是很冷,就如同昨晚那样冷。

    四肢百骸,都痛得很。

    他在昏睡之中,都能感觉得到痛。

    想着叶西见,也觉得痛。

    痛醒了过来。

    他听到有人在哭,于是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便看到叶西见趴在他的床头,哭得肩膀都在发抖。

    “……你要我一个人怎么办呢?”叶西见抓着他一只手,将脸埋在了他的掌心里,眼泪将他的掌心,沾得湿透。

    应该是哭了很久,嗓子都是哑的。

    “我真的是好奇怪,我为什么要做那么莫名其妙的梦……以前算命先生给我算过命,说我是克夫克子克父母,我把我妈把我养父

    都克没了!”

    “呜呜呜……我现在是克夫吗?”

    “可是我连小孩都没有,你要是不在了我一个人怎么生小孩啊!!!”

    叶西见说到后来,越说越伤心,越是绝望,索性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

    蓝傲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跟谁去生小孩?!

    哭到一半,忽然听到有人幽幽长叹了口气。

    她愣了下,硬生生止住了,一抬头,便看见蓝傲琛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克夫?”他轻声问。

    “男朋友都不是,怎么叫克夫了?”

    叶西见脑子卡了下,愣愣地看着他,回道,“我前两天忘记和你说,我同意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还要跟我生小孩?”蓝傲琛朝她勾了下嘴角,又问。

    叶西见吸了下鼻子,虽然觉得有点儿尴尬,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那看来,我们将来只能生女儿了。”蓝傲琛说完,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叶西见被他一句话说得,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鼻子前面喷出了一个硕大的鼻涕泡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