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会了没有?
    叶西见还没想好,便被蓝傲琛一手抱住,坐在了洗手台上。

    这样,他就不必费劲低着头。

    叶西见后背抵着有些凉的镜子,有些慌乱地望着他。

    她感觉,蓝傲琛其实现在不够清醒,他的眼神有些迷蒙,虽然可以认出她,但是跟平时的他不太一样。

    他这种状态,一条腿不方便,还发着烧,很显然不是合适的时机。

    “琛哥……”她小心翼翼地叫他,“咱们下午的时候,不是说,等你身体好些了再说吗?”

    假如强行要的话,很有可能会伤到他的!

    蓝傲琛的目光,却是定在她喋喋不休的唇上。

    他一手,便将叶西见拖得靠他更近,两人之间,几乎不存在一丝缝隙,朝她吻了过来。

    “唔……”叶西见一声惊呼,被他堵在了口中。

    他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比往常要激烈得多,气息灼烫到她快要不能呼吸。

    她伸手挡在自己和他之间,好不容易让他松开了自己的唇,小口喘着气,急道,“可是你现在不方便啊!”

    蓝傲琛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掐着她腰的那只手,力道比方才重了许多,痛得她想要反抗。

    他到底是怎么了?

    发烧烧得迷糊了,也不应该是这种状态啊!蓝傲琛从来都舍不得用这么大的力气咬她捏她!

    叶西见感觉,是真的有点儿不对劲了!

    她斟酌了下,在蓝傲琛将她抱下洗脸台之前,一把扣住蓝傲琛的手,狠了狠心,用力掰他的大拇指。

    蓝傲琛一瞬间吃痛,松开了她的腰。

    叶西见立刻找准机会,从洗脸台一旁跳了下去,惊魂未定地看着面前的蓝傲琛,“琛哥!你弄疼我了!”

    他的眼底满是血丝,眼神依旧是不清醒的。

    蓝傲琛拇指生疼,脑子清楚了些,也察觉出来自己的不对劲,撑住了一旁的洗脸台,闭上眼睛缓了缓。

    隔了会儿,朝叶西见沉声道,“让乔许进来!”

    叶西见想了下,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一边飞快地扣着扣子,一边跑出去,找乔许过来帮忙。

    乔许随即叫了医生过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西见一个人坐在外面房间里,以防蓝傲琛忽然发性。

    她隐约听到医生在里面说,是傍晚时候打的一支药出了问题。

    他们没有给蓝傲琛配这个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护士弄错了。

    这种药可以引起体温升高,肾上腺素急剧升高,让人兴奋起来,一般是用于情况非常紧急的急救。

    但是,这个药给正常人打下去,很耗费精力,损耗人的精气,非常不好,会对内部器官造成伤害。

    要不是因为蓝傲琛其实伤得不重,脑子是清醒的,这药连续用多次,就能要他的命。

    幸好,蓝傲琛那时抢了方向盘,救了自己的命。

    叶西见听他们低声说着,手脚一阵阵地发凉。

    真的是好险。

    假如不是她在这儿的话,假如她没有发现的话,这种药,还会继续给蓝傲琛打下去吧?

    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亲身体会到了,蓝傲琛所处环境的险恶。

    怪不得,蓝傲琛的脾气不好,待人总是冷冰冰的,让人觉得害怕。

    忽然,好心疼他……

    叶西见捂着脸,一阵阵后怕,从心里翻涌上来。

    半晌,乔许从病房里出来,默默走到了叶西见跟前。

    他蹲了下去,将手上的鞋子,放到了叶西见的脚边。

    “小姐,爷说地上凉,赤着脚不好。”

    叶西见微微喘着气,半晌,抬起了头。

    “怎么样了?”叶西见小声问他。

    “正在注射其它药,给他打点滴,已经差不多正常了。”乔许点头回道。

    “乔许,他平常就是这样的吗?”她想了下,又轻声问乔许。

    “也不是经常吧。”乔许叹了口气,小声回道,“不过,爷四年前的时候,确实也被狠狠暗算过一次。”

    “我当时便怀疑,是他的几个叔伯做的,可没有证据,爷也说他不相信。爷他是表面上看着性子冷漠,比不得那些人,心是黑的

    冷的。”

    “不过,从那以后,爷的性子,确实变了许多,阴沉暴戾了许多。”

    但是其实,就是他们做的吧。

    蓝傲琛其实肯定也知道,就是他们做的,只是他嘴上没有承认而已。

    “以后会好的。”她想了一会儿,小声道,“一定会好的。”

    她会给蓝傲琛温暖的。

    哪怕是给他一点点的温暖,让他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是不会利用他的,是不会想着要他命的。

    她穿好了鞋,进去的时候,蓝傲琛看着,已经比刚才冷静了许多。

    叶西见站在床尾,望着他,没有上前。

    蓝傲琛和她对视了几秒,朝叶西见轻声问,“怕我?”

    叶西见摇了下头,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他身边,问他,“身上还热得难受么?”

    蓝傲琛知道,自己方才的样子,吓到了叶西见。

    “好多了。”他语气柔和了几分。

    叶西见松了口气,乖巧地坐到了他床边,将脑袋埋进了他怀里,隔着被子,轻轻搂住了他。

    她不知道,是不是越是了解一个人,对他的感情就会越深。

    至少她现在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