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解释一下
    “对不起先生!”那个差点儿冲到蓝傲琛怀里的保镖,立刻往后退了几步,向蓝傲琛道歉。

    “您继续!继续!是我们搞错了!”

    蓝傲琛只言未发,反手,用力将隔间门甩上了。

    隔壁。

    叶西见用力捂着陌生男人的嘴,用眼神拼命示意他,千万不要发出声音。

    很快的,剩余几个隔间,都检查完毕了。

    叶西见只听到他们在外面低声交谈:“奇怪,明明家主看到小姐进来的?”

    “是啊,我也看见她进来了,隔壁女厕所查了的人也说没有,难不成能插了翅膀飞掉?”

    声音渐渐远了,走出了厕所。

    然而刚走出去没多远,其中一个保镖忽然皱起了眉头,嘀咕道,“不对啊……”

    “怎么不对?”

    “我怎么觉得,咱们最后看到的那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有点儿似曾相识的感觉啊?凭眼神能震慑得住人的,可真不多见啊!”

    叶西见站在抽水马桶后盖上,扒着墙头往外看了几眼,发现人确实已经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底下的男人,惊恐地回头看着她。

    “对不住!”叶西见诚恳地向他道歉。

    “我不是故意想偷窥您的!但是重要部位我真的没瞧见!我只关心我男朋友的!”

    说完,想了下,又补充道,“建议您不要穿花色底裤,有损您的形象。”

    说完,没管对方已经发绿的脸色,又扒着墙头,爬回到了蓝傲琛那儿。

    她还不能出去,说不定他们还在外面等着她,不能被他们瓮中捉鳖啊!

    反正她不可能跟景予盛订婚!

    打死也不订婚!

    老老实实地,站在了蓝傲琛跟前。

    蓝傲琛还在生气,手心里握着那枚发卡,朝她低声道,“解释一下。”

    叶西见还是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在生气。

    盯着那枚发卡看了一会儿,眼神茫然地,摇头回道,“我不知道要解释什么哎……”

    “为什么,把景予盛送你的圣诞礼物,别在头发上?”蓝傲琛问这话的时候,似乎浑身都能散发出冷气,有些吓人。

    叶西见被冻得不轻。

    下意识,轻轻搓了下手,脑子卡了下,才想起来,景予盛确实是在圣诞节那天,给她送了个礼物。

    她当时脑子不太对,竟然拎着它回了宿舍,

    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就忘了这茬,她忘记了要把它物归原主。

    原来,景予盛是送给了她一枚水晶发卡?

    可惜她是真的不喜欢这种东西,因为是景予盛送的,所以更加不喜欢。

    “我根本都没拆开看过啊,谁知道里面是个发卡?”叶西见想了下,当务之急是哄好面前的蓝傲琛,随即又坐到了他的腿上,小

    声回道。

    “而且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种小女生娘唧唧的东西!”叶西见说着,嫌弃地撇了下嘴角。

    她从小就不喜欢太小女生的东西,尤其是蝴蝶结啊粉色红色的小裙子啊什么的,可能是受叶醒警队那帮男人的影响,审美比一

    般女生阳刚直男一点。

    太娘了,还做成了字母单词的形状,她都看不出来是什么单词!

    “我喜欢的,只有你送我的那顶黑金色小皇冠!”她勾着蓝傲琛的脖子,诚恳地示好。

    “你闻一下,我今天用整缸的牛奶洗的澡哎!是不是很好闻!”

    也对。

    蓝傲琛忽然回想起,他发现景予盛送给叶西见的礼物时,外层的包装纸,还是完好无损的。

    浑身凌冽的气势,这才慢慢恢复了正常。

    半晌,随手将手里的发卡,丢到了一旁垃圾桶里。

    叶西见眼睁睁看着他丢了进去,脸色都变了。

    “怎么?”蓝傲琛又眯起了双眸,反问她。

    “没什么!”叶西见立刻眯着眼睛假笑了起来。

    那个东西看着价值不菲的啊!她本来是打算要还给景予盛的!

    现在好了,蓝傲琛把它给丢了,她还得去费心费力再找个一样的买来,再还给景予盛!

    她仿佛听到自己钱包在哭泣的声音。

    十几分钟后,叶西见摸着自己有点儿红的小脸,走出了隔间。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男人正好进来,看到叶西见,吓了一大跳,又回头去看了眼标识,以为自己进错了卫生间。

    叶西见低着头,也不管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

    反正无所谓,反正戴着面具,谁都不知道她是谁。

    才走出了男卫生间的大门,便被人拦住了。

    叶西见已经换了一身行头,是蓝傲琛给她带过来的一套衣服,蓝傲琛让她先出去和乔许汇合,车就在外面,他还有些事情,要

    处理完了再走。

    她假装不知道,保镖是拦着自己,绕过了面前的人墙,继续往外走。

    然而她走哪儿,保镖就堵在哪儿,很显然,她的伪装被识破了。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谁知道他们就堵在男厕门口?

    “西见。”

    她抬头,看到站在保镖们后面的蓝无极,脸色微微变了下。

    “外公。”她小声叫了一声蓝无极。

    又悄悄瞥了眼男厕里面。

    眼下这个情况怎么办呢?蓝无极应该不知道,蓝傲琛就在里面吧?

    刚愣了下神,蓝无极便伸手拉住了她,往外走。

    一边低声严厉地训她,“你可知道,这么逃走是非常失礼的行为?让别人等太久,对你的影响也不好!”

    “我都不知道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叶西见有些不服气地回道。

    “而且终身大事就这么定下来,外公你不觉得对我有些不公平吗?”

    有点儿卖孙女的意思。

    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是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就因为对方是景家,就因为景家是黑道大佬不好惹,所以他们家老太太问蓝无极要人,蓝无极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把她送给对

    方了?!

    “外公有说过,就这么定下来吗?”蓝无极扭头,低声问叶西见。

    “可是……”

    这都已经办订婚宴了,怎么就叫没定下来?叶西见不懂。

    “好了,不用多说了!外公现在先带你去见景家老太太,见过她之后,其余的事情再谈不迟。”蓝无极不等她说完,便皱着眉头

    制止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