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爱屋及乌
    叶西见穿着黑色的小裙子,被蓝无极拉着,不情不愿地,跟着他走到了一间房间里。

    这里面应该是酒店的一个展厅,墙上玻璃展柜里,放着许多看起来十分名贵的画,这里人不多,比较安静。

    蓝无极径直,将叶西见带到了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太太面前。

    “这就是西见。”蓝无极礼貌地向对方介绍。

    “西见,这便是景家的主母,把面具摘掉,叫奶奶。”随后,又和颜悦色地,低头,引导叶西见叫人。

    叶西见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面无表情地,抬头望向景家老太太,生硬地叫了一声,“景家奶奶好。”

    叫完人,眼角余光,又瞥见,老太太身边站着一个眼熟的,穿着红色抹胸礼服的美女。

    “这是盛儿的亲姑姑景微,比盛儿只大了六岁。”蓝无极继续向叶西见介绍。

    这不是中午在餐厅喝红酒那个美女姐姐吗?

    叶西见猛然间,就想起来了!

    而且怪不得觉得这个美女眼熟,因为她跟景予盛长得有几分神似!

    “你的嘴唇破了。”

    美女姐姐指了下自己的嘴,朝叶西见无声地提醒道,脸上笑眯眯的。

    叶西见下意识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嘴唇,发现还真是破了。

    嘴上的唇彩,也都被蓝傲琛吃了个干净,肯定是刚才蓝傲琛用力咬她时咬破的。

    她有些尴尬,抿了下唇,叫了声,“姑姑好。”

    “你好,久仰大名。”景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久仰大名?

    叶西见愣了下。

    “盛儿最近啊,总是在家里提到你的名字。”景微随即解释了一句。

    叶西见倒是希望他少提几句的,要不是他胡说八道,现在也不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

    奇怪的是,倒是没看见景予盛人在哪儿。

    “你找盛儿啊?”景微见她往周围看了一圈,又温柔地问她。

    “我不……”

    “他马上就过来。”景微不等叶西见说完,便向她解释道。

    “你们家西见确实长得漂亮,一双眼睛像会说话似的,怪不得盛儿喜欢。”景家老太太由衷地赞扬了一句,“看着就是个小机灵。

    ”

    叶西见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接这些话,她压根都不希望景家的人喜欢她。

    偏偏景家的人,一个个看着,对她满意得不得了的样子。

    她微微低着头,脚尖轻轻踢着地上的一块很小的水钻,不知是从谁的身上掉下来的,没吭声了。

    怪不得景予盛说,景家人特别宠他,只要他要的,家里人就会想尽办法让他得到。

    所以景家老太太其实可能是,爱屋及乌的意思吧。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那边传来了蓝染的声音,“西见和爷爷都在呢!”

    叶西见一听蓝染的声音,就头大,巨大无比。

    简直是烦死了。

    蓝染的声音在她听来,比苍蝇还烦,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东西。

    叶西见回头,看了眼声音传来的方向。

    蓝染挽着蓝家老七,也就是,蓝傲琛的二弟,蓝非权,朝这儿走了过来。

    “二哥。”叶西见老老实实叫了一声蓝非权。

    蓝非权上下打量了一眼叶西见,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要不是听出你声音,我都没认出你来。”

    “二哥真是开玩笑了。”叶西见撇了下嘴角,低声回道。

    “刚才我和染染在那儿看一幅画,好像听到家主的声音,便过来看看。”蓝非权简短地解释了下。

    “所以我方才还在说,西见怎么会能忍受得了对她来说,这么枯燥无味的晚会。”蓝染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轻蔑的语气,不言

    而喻。

    显然是在损叶西见成绩差,没文化,小太妹。

    叶西见有些不爽地,扫了蓝染一眼。

    蓝非权是个学霸,前年才进修完硕士学位回来的。

    可蓝染学习成绩并不是多好,也不过是靠着蓝家,捐了个建校费之类的,才勉强以特长生的身份考进了名校。

    也不知怎么有脸嘲讽她的。

    不过,巧了。

    她正好是想让景家的人瞧不起她,瞧不上她,所以一个字都没有反驳。

    “是么?”一旁的景微倒是轻轻反问了句。

    “是啊,西见向来都不喜欢这种活动的,之前去年有一次,我们也是去应邀参加一个画展,她竟然一个人躲到母婴室那儿找清静

    ,睡着了!”

    蓝染一边说一边笑,“最后要不是清场的保安进去看到她,我们都以为她是被绑架了呢!”

    每一句话,都是在贬低叶西见,嘲笑她没有文化没有品位。

    “可是我怎么听说,西见小时候,曾经拿过哪个地区的国画比赛,特等奖?”景微不动声色地回道。

    就是因为了解了叶西见的一些过往,和现在的叶西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所以景微才央求着景家老太太,来看看叶西见。

    她看看这小丫头到底是怎么个有趣法,能让他们家从来不爱招惹女人的景大少爷,动了凡心。

    叶西见听景微这样一说,愣了下,望向了对方。

    蓝染当然不知道,叶西见还拿过这种奖,心里相当不服气了。

    想了下,继续道,“我和二哥刚才在讨论,刚才那边那副,墨色山水图,到底是赝品还是真迹,既然西见有这样的本事,肯定也

    是有些功底的吧,不如一起去看看?”

    叶西见是真的没有兴趣,而且她也不想在景家面前出风头。

    但是蓝无极倒是,想让叶西见在景家老太太面前表现一下的,于是拉着叶西见,朝那幅画走了过去。

    叶西见只看了那图一两眼,便收回了目光,没吭声。

    “我和二哥觉得是真的,但是边上有人说,这是假的,所以我妈才讨论了一番。”蓝染自信地指着那幅画,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

    “西见你觉得呢?”蓝无极看了眼那画,随即问叶西见的意思。

    叶西见压根不想说话,只是淡淡回了句,“看不出,应该是真的吧。”

    蓝染脸色随即露出了一副“我就说吧,她什么都不懂”的神情。

    景微扫了眼叶西见,眼神带了几分惊讶,她没想到,叶西见竟然会这样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