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你连我都骗?!
    正看得起劲的时候,背后忽然有一只手,拽住了她。

    叶西见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戴着面具的蓝傲琛就在她背后。

    “这么好看?舍不得走?”他低头,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问。

    所以这些香艳的照片,摆明了是蓝傲琛放上去的!

    叶西见冲他眨了下眼,轻声回道,“你老相好身材不错,你能把持得住,不容易。”

    话音刚落下,蓝傲琛朝她微微眯了下眼。

    趁着没人注意他们这边,拉着她往外走。

    刚走开了几步,一旁不远处的蓝染发觉了不对,她看到叶西见正在跟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往外走,一激灵就追了过去,拼命拦

    在了两人跟前。

    和蓝傲琛对视的一刹那,她愣了下,随即伸手过来,扯掉了蓝傲琛脸上的面具。

    “哥!你果然没事儿!”蓝染惊讶道。

    “果然!把叶西见绑架到这儿,说今晚是她和景予盛的订婚宴会,你便会出现!”

    蓝傲琛被蓝染揭穿,脸色丝毫不变,像是已经猜到了,事情会这么发展,不慌不忙反问道,“为什么,用果然两个字?”

    “所以,你们是故意想逼我出现,是吗?”

    蓝染自知说错了话,脸红了下,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其实今晚,确实是集团的一个庆功宴会。

    只不过,蓝无极顺带着,想要引导叶西见和景予盛,互相见过对方的亲属,亲近一下,为以后的订婚铺垫一下。

    景予盛是怎样的,蓝无极自然要看过接触过之后,才能放心把叶西见嫁过去。

    只是,蓝耀钦想借此机会,看看蓝傲琛到底是否如传闻中一样,伤得那么重。

    假如蓝傲琛真的不行了,他也好有下一步的动作。

    叶西见现在是蓝傲琛最重视的女人。

    所以,他故意放了夸大的消息到乔许和蓝傲琛那儿,说是叶西见要和景予盛立刻订婚,想要逼蓝傲琛出现!

    “你是我亲妹妹,却胳膊肘往外拐,向着蓝耀钦,当真是让我失望!”蓝傲琛看着蓝染不安的神色,阴沉地,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

    “不是的哥!你听我解释!”

    蓝染着急了,拉住蓝傲琛一只手,想要向他说明,自己并不是向着蓝耀钦的!

    她只是也很好奇蓝傲琛到底伤势怎样,所以听到蓝耀钦要那么做的时候,她并没有吭声阻拦。

    此时,蓝耀钦不知这边的变数。

    斟酌了下,蓝傲琛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恐怕是不会出现了,叶西见好像对蓝傲琛来说,也并非那么的重要。

    要么就是,蓝傲琛真的被他雇的杀手,撞得重伤,奄奄一息,来不了了。蓝傲琛手底下的人,也只能想出这样低级的方式,来

    保护叶西见。

    今天叶晚容不在场,他整理了下衣服,便走到了台上。

    今晚的庆功宴,他自然要将蓝傲琛的功劳,往自己身上揽一些。

    顺带,正式宣布,自己与叶晚容的事情。

    刚接过话筒,忽然发现,台下一个人正冷冰冰地看着自己。

    他和蓝傲琛对视了几秒,愣住了。

    停顿了约莫有半分钟左右的时间,朝底下的人笑了起来,“方才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我六弟并非外面传言的那般,他的伤势其

    实并不严重,今晚其实他也来了。”

    “只是想要忽然出现,给大家一个惊喜而已。”

    惊喜?

    蓝傲琛忍不住冷笑。

    不得不说,蓝耀钦的心思真的很深,公关应变能力也强。

    怪不得,蓝无极也器重他。

    半个小时后,总统套房。

    蓝无极看着忽然出现的蓝傲琛,脸色铁青。

    “方才保镖说,你过来了,我还以为是他们看错了。”

    “阿琛,你连我也骗?!”

    蓝无极说着,将手边的一只紫砂壶,狠狠摔向蓝傲琛。

    蓝傲琛怕茶壶摔碎,溅起的碎片会伤到一旁的叶西见,一把抓住了。

    壶里滚烫的茶水,将他的手瞬间烫得通红。

    蓝傲琛却眼睛眨都不眨,将茶壶,又轻轻放回到了蓝无极面前的茶几上。

    “家主息怒。”他低声回道。

    叶西见看着蓝傲琛烫得通红的手,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肯定很痛。

    当着蓝无极的面,却又不敢做什么,只是心疼地看着蓝傲琛的手。

    “息怒?!你们不就是打着把我气死的主意么?”

    蓝无极说完,将蓝傲琛刚放回去的茶壶,随手一扫,又摔在了蓝傲琛身上。

    壶里剩余的茶水,溅得蓝傲琛一脸一身!

    “外公!”叶西见看着茶水洒在蓝傲琛脸上时,忍不住抖了下,开口央求蓝无极。

    坐在一旁的蓝耀钦,看着此情此景,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所以,今晚无论蓝傲琛会不会出现,最终的赢家,都只会是他。

    蓝傲琛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谁都不许帮他说话!”蓝无极径直怒喝道。

    面对着盛怒的蓝无极,蓝傲琛脸色丝毫未变,只是回头,扫了眼叶西见,示意她不要说话。

    假如在蓝无极发怒的关头,叶西见再多嘴,恐怕事情会变得更糟。

    叶西见咬着自己的唇,没吭声了。

    “家主,我说过,阿琛一定会没事。”一旁的蓝耀钦,淡淡笑了下,开口道。

    果然,蓝耀钦此话一说出口,蓝无极更是怒气暴涨,“他没事是一回事,骗我,背地里搞鬼,又是另一回事!”

    蓝傲琛再次开口,却是带了凌人的气势,“二哥如何能确定,我一定会没事?”

    两人目光交接了几秒。

    蓝耀钦还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回道,“四年前,不就有过先例么?”

    蓝耀钦指的是,四年前,蓝傲琛重伤住院养病那回。

    蓝傲琛漆黑的瞳仁,猛地收缩了下。

    既然,他的好二哥,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提起往事,那他,就不得不跟他算个总账了!

    “也是。”他也跟着,轻声笑了下。

    “上次我出事的时候,也是在家主要大改各人手持股份之前。”

    “我手上所持集团股份,百分之十几,是除了家主以外,集团所持股份最高的人,倘若我死了或者废了,这价值上百亿的股份,

    应当给谁呢?”

    蓝耀钦脸色微变,反问道,“蓝傲琛你什么意思?家主要改股份,从来不会提前通知任何人,你怎么知道的?”

    一句不知道,就想逃脱责任,当真是可笑!

    蓝傲琛脸上的神色,更为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