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说你像猪,是侮辱猪
    蓝傲琛朝蓝耀钦轻声回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什么意思,你心里,也再清楚不过。”

    “家主知道,老三今天为什么不在吗?”蓝傲琛又回头,望向蓝无极。

    这话刚落下,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乔许去开门的时候,上下打量了门外的人一眼,才惊讶道,“八少,你这是……”

    蓝亦城一进来,大家的脸色就都变了。

    “三哥你怎么了?”叶西见诧异地问。

    蓝亦城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一边皱着一张伤痕累累的俊脸,摆着手回道,“别说了!命都差点儿送了!”

    说话间,看清了房间里的局势,走到蓝无极跟前,将手上的一个东西,放到了蓝无极手边。

    “爷爷,您看看吧,这是我大哥出事前半个小时的行车记录仪监控,我大哥到底怎么会出事儿的,您一听一看就能知道!”

    为了拿到这个行车记录仪,他是真的拼了!

    此刻,蓝耀钦的脸色,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不是已经叫人,把这个东西给销毁了吗?

    蓝亦城像个傻子似的,所以他没有对蓝亦城设防!

    没想到,蓝亦城今晚竟然是去拿这个东西去了!

    他猛地望向蓝傲琛。

    蓝傲琛看着他,眼中讥诮的意味,更是深重了几分。

    蓝耀钦以为,今晚他胜券在握。

    真是大错特错。

    不知道蓝无极要是知道,他的车祸,是蓝耀钦造成的,会有什么反应呢?

    想想,都觉得精彩。

    叶西见在旁,看得一愣一愣的。

    直到这时,她才终于明白了。

    原来今晚的一切,都在蓝傲琛控制之中!

    这才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纵使是蓝耀钦这样的老狐狸,也不可能斗得过蓝傲琛!

    但是蓝亦城这样扮猪吃老虎,也是很酷了!

    蓝傲琛和蓝亦城这回,直接将蓝耀钦给压死了!

    蓝耀钦必然不可能再有翻盘的机会!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牵涉的人肯定不止几个人而已。

    蓝无极不用看这个行车记录,就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老大那一房,狼子野心,蓝无极心里其实一直有数。

    只是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下手这么狠!要动手杀蓝傲琛,手足相残!

    “还有啊,有些人呢,想把加害我大哥的罪名推到我身上,想让我做替罪羊,我觉得当真是过分了,太欺负人!”

    蓝亦城又砸吧了下嘴,继续道。

    “我跟我我大哥是什么关系?我能买通医生,去换不好的药去害我大哥吗?”

    蓝无极听蓝亦城说着,望向了一旁的蓝耀钦。

    老大他们这回,是想一石二鸟,一下子除掉他两个亲孙子!

    他许久,都没有说话。

    随后,忽然朝叶西见她们低声道,“染染,西见,你们几个都先出去!”

    事关重大,而且,还提到了蓝家股权变更的事情,蓝无极自然不能让更多的人听到。

    “可是……”叶西见还是有些担心蓝傲琛,下意识地回道。

    “出去!”蓝无极不等她说话,又重复了一遍。

    蓝傲琛回头,和叶西见对视了眼,低声道,“出去吧。”

    叶西见这才听话,点了点头,跟着蓝染他们一块儿出去了。

    走出房间的时候,蓝染狠狠朝叶西见哼了声。

    叶西见看见蓝染就来气!

    原本心情就有些焦躁,担心蓝无极会继续惩罚蓝傲琛。

    等去了旁边的休息室,随即一把揪住了蓝染领子,“蓝染!你还好意思对我发脾气?!”

    “叶西见你给我松手!”蓝染被一下子揪住,根本来不及还手,气急败坏地尖叫道。

    “就当琛哥这些年对你的好,全被狗吃了!!!”叶西见一下子,将她甩到了一旁沙发上。

    “你想过琛哥心里是什么感受吗?”

    蓝染狼狈地摔在了沙发上,爬起来就对着叶西见吼,“我又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这次就是做错了!”叶西见咬着牙回道。

    要不是看在,蓝染是蓝傲琛亲妹妹的份上,她早就把蓝染打得她爹娘不认了!

    方才蓝傲琛虽然生气,但是也没对蓝染动手。

    叶西见是看在蓝傲琛的态度上,才放过蓝染一马!

    “还有我告诉你!那幅画,你自己赔偿!不管它是几百万,都是你自己惹的祸!”

    蓝染怔了几秒,诧异地问,“你不是说那幅画是假的吗?”

    叶西见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后嘲笑蓝染道,“猪都比你聪明!说你像猪,那是侮辱了猪的智商!”

    蓝染这才反应过来!

    所以刚才叶西见,都是在胡说八道!

    她就说,她上学期上的国画选修课,老师也讲解过那个画家,从未说过这个画家用金粉的那个门道!

    叶西见果然骗了大家!

    “你!”蓝染瞪圆了眼睛,愤怒地指向叶西见,“你让大家嘲笑我!”

    “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懂么?小学语文老师就教过你吧?”叶西见又是冷笑。

    蓝染的脸色红了又绿,绿了又青。

    好半晌,涨红着脸回道,“我不管!那杯果汁就是你洒的,你自己赔!”

    “你也好意思!”叶西见冷笑。

    “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承担后果!你要是不赔,我就告诉外公,是你故意把我手上的果汁打翻的。”

    “你知道,外公最讨厌这种事情!”

    蓝染此刻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

    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了。

    而且,蓝无极今天发了这么大的火,她可不想自己往枪口上撞。

    叶西见朝她翻了个白眼。

    正要继续说些更严重的话来刺激蓝染,背后忽然传来了蓝傲琛的声音,“好了,别逗她了。”

    叶西见一回头,看到蓝傲琛好整以暇地,进了休息室,转身就朝他跑了过去。

    眼里的担忧之情,无以言表。

    蓝傲琛垂眸望着她,最近微微勾起一丝弧度,“那幅画,确实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吓她做什么?”

    “虽然是古人临摹的,那也是件古物,值不少钱呢!”叶西见有些不服气地回道。

    蓝傲琛眼中有些无奈。

    他知道,叶西见咽不下这口气。

    想了下,指着对面墙上的一幅画,问她,“你说那幅画是真的,还是假的?”

    今天在这里出现的所有画,没有不值钱的。

    叶西见看了几眼,回道,“应该是真的,清朝的。”

    蓝傲琛随手,端起了一旁的一杯红酒,拉着叶西见,缓缓走到了那幅画面前。

    随后,把酒杯塞到了她手里,道,“浇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