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他的软肋
    “等回去我给你上药,你的手是不是也烫了?”叶西见又抓住蓝傲琛一只手,仔仔细细看了几眼。

    果然,有一处地方,都起了个大泡。

    当时那个紫砂壶里的茶,是刚烧滚了倒进去的。

    朝蓝傲琛砸过去的时候,前后不超过五分钟,水温怎么也得有七八十度!

    当时就有几滴水溅到她身上,她都觉得很烫,何况蓝傲琛是用手接住了!

    她低头看着蓝傲琛的手,眼眶有点儿发酸。

    都是因为她!是她这个小祸害!

    蓝傲琛身上大伤小伤,不计其数,这样的烫伤,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望着叶西见心疼的样子,觉得今天晚上的叶西见,倒是十分可爱。

    她乖乖巧巧的时候,比张牙舞爪的时候,可爱多了。

    乔许已经办好了事情,上驾驶座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一幕,以为两人正在亲热,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了声。

    叶西见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下子挣脱开了蓝傲琛,乖乖坐到了一旁,没再继续黏着蓝傲琛。

    “爷,那现在是回家,还是去医院?”乔许破坏了气氛,没敢看蓝傲琛的表情,轻轻抠着额头问道。

    “回家。”蓝傲琛想都不想地回道。

    再留在医院,肯定是不安全了。

    反正他身上的伤,请家庭医生过来在家里医治,也是一样,静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也是。”乔许点头回道。

    “二爷这次被家主罚得不轻,手上的股权,也被收回了几成。”

    “原本他们捏在手上的股权就很少,恐怕要怀恨在心了,回家安全些。”

    “嗯。”蓝傲琛沉默了几秒,只淡淡回了一个字。

    蓝耀钦有多惨,对他来说,已经激不起他心里的任何波澜了。

    哪怕被赶出蓝家也好,哪怕分公司被蓝无极收回到手中也好。

    是蓝耀钦自己,一手断送了他们之间仅存的兄弟情义。

    “回御园吗?”叶西见听他们说着,愣了会儿,问蓝傲琛。

    “不然回哪儿?”蓝傲琛收回了神思,淡淡扫了叶西见一眼,反问她。

    这丫头,有时候脑子真是笨得很。

    他说了回家,而不是回蓝家老宅,那肯定是回他们两人的家。

    这是蓝傲琛,第一次和她一起回御园啊!

    叶西见心里开心了下,但是一下子,又有点儿忐忑了。

    回御园的话,那就只有她和蓝傲琛两个人了,没有了其他人,蓝傲琛会不会又想……

    她只是往那方面想了下,脸便腾得烧了起来。

    她的神色变化,自然是落入了蓝傲琛眼中。

    他轻轻扣住她的下巴,问,“想什么呢?”

    叶西见支吾了两下,随便找了个借口,回道,“我在想,你怎么知道,我就喜欢那两幅画了?你是不是在边上偷瞧我?”

    前面的乔许,忍不住哈哈笑,“小姐这是开玩笑呢?爷那是偷瞧吗?那是光明正大地看!”

    蓝傲琛当时在二楼,一直在看着叶西见,他在旁边,是瞧得清清楚楚的!

    他从未见过,蓝傲琛用那么温柔的目光,看着一个女人。

    甚至连她的任何表情,都不愿意落下。

    眼神时时刻刻,都是黏在她身上的。

    喜欢一个人时候的眼神,是骗不了任何人的,会被了解他的人,一眼就看穿。

    叶西见现在,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蓝傲琛的软肋。

    甚至在刚拆掉石膏的情况下,连着吃了一把止痛药,只是为了叶西见,为了亲自去把她带走。

    蓝傲琛透过后视镜,扫了眼乔许。

    “……”

    乔许自知说错了话,被蓝傲琛的死亡眼神射线一看,登时没了声音,不敢再说话了。

    蓝傲琛这种男人,喜欢一个人,都是表面不动声色的,看着很凶很残暴的样子。

    但其实,暗流汹涌。

    所以,被他喜欢,其实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幸好这个人是叶西见,跟寻常女子不一样!

    “嗯?”叶西见有些不解地,来回看了两人几眼。

    “注意后面有车跟踪。”蓝傲琛没理她,只是朝乔许低声叮嘱了一句。

    “好的!”乔许悄悄捏了把冷汗。

    乔许把车子开着,绕着城区开了一大圈,再三确认,后面没有任何车跟踪,才将车开到了御园。

    下车的时候,叶西见才发觉,蓝傲琛的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但是车上空调温度,打得并不高,刚刚好而已。

    她伸手,去探了下蓝傲琛额头的温度。

    蓝傲琛也只是闭着眼睛,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有拦住她。

    “琛哥?”叶西见以为他睡着了,轻轻叫了他一声。

    蓝傲琛并没有反应。

    “乔许!”叶西见愣了下,随即开车门,叫住了去搬画的乔许,“琛哥不太对劲啊!赶紧叫医生过来!”

    ……

    蓝傲琛是腿伤发炎,加上之前,脖子扭伤,伤到了中枢神经,今天跑动得太厉害,又伤到了,才陷入了短暂昏迷。

    “腿伤成这样,脖子又没养好,吃了那么多止痛药强撑着,只是昏迷都算轻的了!”半夜赶来的池音,看了下蓝傲琛的情况,皱

    着眉头道。

    叶西见在旁守着,小心翼翼地问池音,“那池音姐,需不需要把他再送回到医院去啊?”

    虽然她很想问,短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现在是蓝傲琛重要,而且假如她问了,有挑拨她和蓝傲琛之间关系的嫌疑。

    蓝傲琛好像朋友原本就不多。

    “我给他打了消炎的药物,帮他的腿伤又重新处理了一遍,应该还行。”池音斟酌了下,回道。

    “你们明天早上看看他的腿,是否还肿得厉害,倘若还是像现在这样,就得回医院。”

    “好。”叶西见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池音看了眼叶西见,又轻声道,“还有啊,让他这半个月左右,都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不要到处走,不要做高强度的运动。”

    这个高强度的运动,池音是意有所指的。

    她虽然不知道叶西见和蓝傲琛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但是叶西见单独跟蓝傲琛在一块,想来,会有情难自控的时候。

    叶西见和池音对视了眼,有些尴尬,脸有点儿发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