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都是因为我
    池音笑着瞥了叶西见一眼,又道,“等他醒来,你告诉他,是我说的,假如他不想要自己的腿废掉,就必须乖乖听话!”

    “这次的脱臼,是伤到了他四年前的老伤,这是二次伤害,再有下次,可能左腿就真的废了!”

    叶西见看着蓝傲琛肿得厉害的腿,眼神黯淡了下。

    “都是因为我。”她轻声道。

    池音一边收拾医药箱,一边回道,“倒也不是。”

    “即便不是你,他的那些同姓亲人,也还会对他下手,早晚和时机的问题而已。”

    叶西见今天在场,是清清楚楚看到了他们的嘴脸。

    以前她觉得蓝耀钦是个好人,虽然也没怎么跟她说过话,但是也关心过她。

    谁能想到,他会连着两次对蓝傲琛下手?!

    “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就在这儿睡下吧?”叶西见见池音收拾好了药箱就往外走,跟在她身后道。

    池音忍不住笑,“我从不在蓝傲琛这儿过夜,从来不在男病患或者男性朋友家过夜,你留我喝口茶我倒是会喝的。”

    叶西见倒是有点儿喜欢池音的。

    第一次见面,就下意识觉得她是个好人。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池音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但绝对不是那种白莲花的类型。

    叶西见想了下,回道,“那我留你喝口茶,琛哥这儿有上好的牙买加蓝山,虽然我也不明白这个和其它咖啡有什么不同。”

    池音想了下,点头回道,“可以啊,小可爱。”

    叶西见好像也并没有蓝傲琛说的那样,桀骜不驯,她倒是觉得,叶西见挺可爱的。

    两人在书房坐了会儿,等着乔许去泡咖啡过来。

    池音敏感地察觉到,刚才她说小可爱这三个字的时候,叶西见的表情有些奇怪。

    有些事情,她不知道蓝傲琛有没有跟叶西见解释,但是,她最好是主动和叶西见解释一下。

    再解释一遍也无妨。

    她坐在叶西见对面,盯着她看了几眼,先开口道,“西见,我知道,上次我手机弄丢的事情,给你造成了困扰。”

    “我不知道叶晚容偷了我的手机之后,对你都做了些什么,但是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蓝傲琛很少有朋友,我相信我不说,你也能明白是什么原因,我不希望因为一个旁人的误会,便影响你我和蓝傲琛之间的关系

    。”

    “他要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我这个做朋友的,心里也不好受。”

    原来,是叶晚容偷了池音的手机?!

    叶西见听着池音解释的那些话,有些错愕。

    原来是她错怪了池音了!

    她还以为那些短信……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叶西见才慢慢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可是蓝傲琛也并没有对她解释,说不是池音做的。

    可能他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吧,不对她说的原因。

    虽然叶西见真的不懂,为什么蓝傲琛总是有些偏袒叶晚容,宁愿她继续误会池音这个挚友,也不解释。

    叶西见听池音说,会心疼蓝傲琛。

    抿了抿唇,轻声问道,“那池音姐,你和琛哥是不是一直都很熟啊?”

    “我们吗?”池音温柔地笑了笑,“在说这之前,我要告诉你,我真的有喜欢的人,是我一个医学系的学长,我真的很喜欢他,愿

    意为他付出一切的那种。”

    池音说到这个学长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光。

    连叶西见这样的感情白痴,都看出来了,池音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学长。

    说到这儿,乔许推门送了两杯咖啡进来。

    池音等着乔许出去了,才又继续道,“然后,我和阿琛的关系这么好,其实是因为,我以前跟叶晚容,是闺蜜。”

    “你跟叶晚容以前是闺蜜?”叶西见更加惊讶了。

    “对。”池音点了点头,“你没听错,我家和他们叶家,是旧相识,叶晚容只比我小一岁,我在国外长大,回来念的中学和大学,

    那时候认识了叶晚容。”

    “所以我们认识了好多年了。”

    叶西见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池音继续向她解释,“很久以前,我跟蓝傲琛其实连朋友都算不上,我跟他除了在有些隆重的场合,你明白的,就是那种世家举

    办的舞会晚宴,会偶尔见到,没什么交集。”

    “后来,我和他念了同一所大学,就是r大,他念了金融系,我念了医学系,蓝伯伯就会叮嘱他,多关照一下我。”

    蓝正坤倒是很喜欢她的,可惜她对蓝傲琛,好像并没有除了朋友以外的感觉。

    而且叶晚容喜欢蓝傲琛,所以她本着不抢朋友心上人的江湖规矩,便对蓝傲琛更加敬而远之。

    “叶晚容从小就喜欢蓝傲琛,她对我说,她五岁那年,看到蓝傲琛第一面,就觉得这个小哥哥长得真好看,就喜欢了。”

    “她知道我考上了和蓝傲琛一样的大学之后,便更频繁地过来找我,粘着我,制造各种和蓝傲琛的偶遇,想要引起他更多的注意

    。”

    叶西见听到这儿,有些着急了,忙问,“然后呢?”

    “然后啊……”

    池音伸手,摸了下叶西见的脑袋,轻声道,“蓝傲琛对女人似乎不怎么感冒,至少在我看来,他对叶晚容好像,没有太大的兴趣

    。”

    “应该是因为,他妈妈从小就不怎么负责任,让他对女人有了些成见。”

    “至于他们背着我是否做了什么,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叶晚容这人有些虚伪,我当她是朋友,她可能,只是一心想利用我吧,

    不会对我说太多的事情。”

    “然后,就是你知道的,蓝耀钦雇人伤害蓝傲琛,蓝傲琛住院以后,叶晚容再也没去看过他了,她也不怎么和我联系。”

    “我和叶晚容从那以后,便关系淡了,倒是阴差阳错的,我救了蓝傲琛一命,他觉得我是可以信任的人,便跟我关系亲近了些。

    ”

    说到这儿,外面的吊钟响了下。

    池音看了下时间,惊讶道,“都十二点了啊!我得赶紧走了,明天七点的早班!”

    叶西见也不好再留池音,虽然她还想知道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