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你会介意么
    他说不让她多想,那她就不想了吧,蓝傲琛现在已经伤成这样了。

    现在重要的是,要让他养好伤。

    所以,叶西见不能让他的脖子太费力。

    那她就自己亲亲他吧。

    蓝傲琛刚搂住她,她忽然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咯着她的肚子。

    她一摸,是外套口袋里的钱包。

    于是伸手挡在了自己和蓝傲琛双唇之间,朝他道,“那我还有一个事,要问你。”

    “问。”蓝傲琛再一次被打断,显然是有点儿不爽了,微微皱着眉头道。

    叶西见从口袋里,把蓝傲琛的旧钱包掏了出来。

    问他,“这个是不是你的?”

    蓝傲琛盯着钱包看了几眼,认出来是自己的,反问道,“你从哪儿来的?”

    他现在几乎都不用钱包了,因为走到哪几乎都有乔许或者助理跟着,不必带钱包。

    这个东西,是他很久以前用过的,后来不见了。

    他只用这个牌子的皮具,所以还记得它。

    “意思就是,它是你的东西,对不对?”叶西见眼里带了一丝狡黠。

    “是。”蓝傲琛点头承认道。

    话音刚落,叶西见便打开了,将里侧对准了他,“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照片在里面?”

    蓝傲琛盯着里面,叶西见那张证件照。

    钱包丢了之后,她的照片也丢了,他找过,无果,也就渐渐忘了。

    几秒之后,又抬眸望向她真人。

    最近勾起了一丝弧度,“还是小时候可爱些。”

    “瞎说!”叶西见嘟起嘴回道,“明明是现在可爱!”

    “不对,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在旧钱包里放着我的照片!”

    蓝傲琛忍不住笑,“哎……小朋友长大了,不好哄了。”

    说话间,抓着她的那只手,拇指指腹,在她柔软的手背上,缓缓摩挲了几下。

    “你快告诉我!”叶西见不服气地回道。

    蓝傲琛有些无奈。

    沉默了几秒,轻声道,“我和你说过,我早就在找你了,因为你被送到南方之后,辗转经过几个人的手,所以很难找,最先找到

    的线索,就是你这张照片。”

    “当时,我顺手便放在钱包里面了,担心它会遗失,放了一段时间以后,也便习惯了,没有再拿出来。”

    “丢掉钱包之前,我回来没有?”叶西见轻轻趴在他身上,继续问。

    “回来了。”蓝傲琛坦诚回道。

    叶西见心里有些暖暖的,听到他这样回答。

    所以,他一直都是将她放在心上的。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到底喜欢我什么?”叶西见想了下,又继续问他。

    蓝傲琛双眼灼灼地看着他,轻声回道,“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么?喜欢便是喜欢了,人的感情便是这样。”

    “也许只是多看了几眼,发现这个人与我有些像,不自觉地,便会越来越在意,等到自己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和蓝傲琛像吗?

    叶西见想了想,好像是在某些方面有些像,比如都是别人舍弃的,后来又被人珍视过,后来又被丢了。

    “我今天,差一点儿就跟外公说了。”她叹了口气,小声道。

    “说什么?”蓝傲琛柔声问她。

    “就是……就是我同意了跟你在一起啊。”叶西见声音越来越小,脸红红的。

    “当时我以为,外公真的要我和景予盛在一起,我急死了,差点儿就说了出来。”

    蓝傲琛忍不住轻声笑,“以后,其它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会在合适的机会说出来。”

    “什么时候叫合适呢?”叶西见想了下,问他。

    “等你再长大一些,等你,确定的时候。”

    蓝傲琛说话时,将她搂入了怀里,翻了个身,让她睡在了身侧。

    叶西见和他鼻对鼻,眼对眼的,心跳得有些快。

    其实她心里已经确定了,可是她还小,所以,大人们都会觉得,是蓝傲琛强迫她的吧?

    那就等她,再长大一些就好了。

    她想要和蓝傲琛在一起,只要他不会丢掉她,她就一直想要和他在一起。

    蓝傲琛沉默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低头吻过来的时候,叶西见忽然想起池音的话。

    她想了下,还是笑嘻嘻地推开了他,小声问,“池音姐姐问,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要是再胡来,左腿可就废了。”

    “你会介意,我是个瘸子么?”蓝傲琛勾住她的下巴,轻声问。

    听着像是一句毫不经意的发问,但是叶西见没有立刻回答。

    她感觉到,他问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点点的不同。

    她默不作声地,和他对视了几秒。

    随后,小声回道,“不会。”

    “但是倘若你是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原因,让自己的腿无药可救,那我会不甘心。”

    她自然是希望,蓝傲琛一直都是那个完美无缺的他。

    蓝傲琛的目光,软了许多。

    终究还是没有继续招惹她,伸手,将她搂入了怀里,轻声道,“睡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莫名紧张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四年前他有想过,给叶晚容一次机会,而她没有抓住。

    他不想希望,在叶西见这儿,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

    自然,叶西见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并非叶晚容可比。

    但他明白了,叶西见便是叶西见,怎么都是独一无二的她。

    不能用旁人来揣测,衡量她。

    外面的雪有些大了,雪落在地上的声音,簌簌的,让人安心。

    叶西见睡得朦朦胧胧间,听到蓝傲琛又朝她低声道,“往后不要住校了,每天晚上放学之后,乖乖回家。”

    “好。”她闭着眼睛,声音像小猫似的,懒懒散散。

    回答完这一句,意识便模糊了,睡了过去。

    ……

    今年过年,格外早。

    一月初便要过年了。

    叶西见掐着手指头算了下,今年寒假会放几天。

    高三了,最后半年了。

    而且开学之前,还有个什么冬季野营活动,据说是要上山几天,军区附中,每一届的高三都会如期举行。

    那么寒假就更短了,正月十五都不能回家,只能在山上度过。

    她写到最后一张练习卷,困得不要不要的,趴在小桌上,昏昏欲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