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总有迫不得已
    应当没什么的吧……

    而且蓝傲琛早就和她解释过,说清楚了自己和叶晚容之间的关系。

    池音之前也说过,蓝傲琛和叶晚容,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两人没有在一起过。

    叶西见咬着下唇,听着他在卫生间洗澡的动静,爬了起来,没有穿拖鞋。

    走到他脱下的外套边上,抓着他一只衣袖,低头嗅了下,果然,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女香味道。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也许是很在意一个人的时候,任何蛛丝马迹都能注意到。

    她放下了他的衣服,转身又回到床上。

    看着外面的雪,看着r大的那个方向。

    蓝傲琛洗完出来的时候,看了眼床上的叶西见,她还是保持着蜷缩的姿势睡在那儿,没动。

    想来,是这两天复习功课,累着了,睡得这么熟。

    他掀开被子,与她睡在了一只枕头上,从背后,轻轻拥住了她。

    叶西见一动不动睁着眼睛,睡意全无。

    鼻尖那股玫瑰香水的气味,一直萦绕着没有消散。

    他必然是和叶晚容有过肢体接触,香水的味道,才会残留在他的衣服上。

    ……

    第二天一早,蓝傲琛先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完,搓了一条热毛巾过来,回到床上,帮叶西见擦脸。

    “蜜儿,起来了,八点了。”他看到她眼眶底下的黑眼圈,将毛巾轻轻敷在了她的眼皮上。

    叶西见一夜没睡。

    虽然她可以相信,蓝傲琛跟叶晚容真的没有什么,但是她的大脑根本不听话,以至于一晚上,一秒钟都没能睡得着。

    她被毛巾上的热气熏着,悄悄睁开了眼。

    缓了几秒,装作刚醒来似的,动了下,朝他这面侧过身来,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好困啊……”她轻声嘟囔。

    话音刚落,蓝傲琛的唇,便覆住了她的唇。

    “你若是起不来也可以,我不介意用另外一种方式,叫你起床。”他在她耳边低声道。

    叶西见一下子小脸通红,坐了起来,扯掉了脸上的毛巾。

    却看见他眼底带着笑意,灼灼地看着自己。

    然后像是炸了毛的猫似的,赤着脚,一溜烟地钻进了卫生间。

    她可不要!

    而且眼看着,马上要放假了,不能挑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他吃掉!

    蓝傲琛俯身,拿起了她的拖鞋,跟着她到了卫生间。

    将拖鞋丢到了她脚下,不等她说不要,便将她抱起来,替她穿上了鞋。

    “往后不许在冬天时光着脚,和你说过。”蓝傲琛微微皱着眉头,责道,“家里再暖和,也不许。”

    叶西见嘴里咬着电动牙刷,低头看着他。

    脑子转了下。

    算了,出去一个小时能做什么呢?还是选择相信他这回吧!

    看在蓝傲琛对她,像爸爸照顾女儿一样的份上,不和他计较了!

    她吐掉了嘴里的牙膏沫,和他讨价还价,“那你以后,也不许在半夜回来了又出去!”

    “为什么?”蓝傲琛松开她,用食指,替她抹掉了脸上的一点儿白色点点,淡然地反问道。

    叶西见瞪着他,没吭声。

    又有些生气了。

    为什么,需要她用嘴说出来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了几秒,叶西见愤愤道,“因为我晚上一个人睡会害怕!”

    “昨晚是谁,不许我睡在床上?”蓝傲琛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低声问她。

    “因为我今天要考试!”叶西见振振有词地回道。

    蓝傲琛轻笑了声,眼神有些无奈,低头吻了下她的唇角,回道,“蜜儿,我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

    迫不得已吗?

    他是什么原因,才迫不得已,才半夜出去见叶晚容?

    叶西见定定地,和他对视了几秒,没吭声。

    好半天,轻轻推开了他,转身漱口。

    洗漱完了,才不开心地回道,“知道了。”

    去学校考试,也有些无精打采的。

    早上考完了一门回教室,夏晴天察觉到叶西见有点儿状态不对,问她,“没考好?”

    “马马虎虎吧,都填完了。”叶西见意兴阑珊地回。

    夏晴天把她的试卷拿过来看了一眼,前面简单的选择题,她都做错了好几道。

    看来,这次考试成绩不会太理想。

    “下午是外语啊,你这个状态,怎么能考得好?”夏晴天挑了挑眉,直接宣判了叶西见下午外语考试的死刑。

    做外语卷子,必然要精神高度集中。

    叶西见瞪着无神的眼睛,看了夏晴天一眼,低声问她,“女神,你说,男人是不是得到了自己一直得不到的女人之后,会变心变

    得很快?”

    “越不容易得到的,才会越珍惜吧?”夏晴天想了下,回道,“为什么忽然问这种问题?”

    “你谈过恋爱吗?”叶西见想了下,不答反问道。

    “我……不算是谈过吧。”夏晴天犹豫了下,回道,“反正,越容易得到手的,男人才不会珍惜。”

    叶西见有些好奇地问,“你从哪儿得来的经验?”

    因为,见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男人,看厌倦了他们丑恶的嘴脸。

    夏晴天看着叶西见,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要不然你就睡一会儿吧,看你的黑眼圈,都快挂到嘴角边上了。”

    叶西见正有此意。

    她已经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考试的时候,差点儿就睡着了。

    这次考试估计要完蛋。

    她直接将校服裹在了自己头上,蒙住了自己的脸,找了两个耳塞,塞住耳朵,打算睡一会儿。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好像是刚睡着,又好像睡了有一会儿了,忽然有人拎着她的校服,把她的脑袋,从桌子上拎了起来。

    叶西见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扯开缠着脑袋的校服一看,面前站着个人。

    景予盛。

    “你不知道,这样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叶西见此刻的起床气很大,脸色黑沉地问道。

    “吃了午饭再睡。”景予盛把手上的米线,丢到了叶西见桌子上。

    “我吃不吃关你屁事!”叶西见毫不客气地回道。

    教室里没人,就她和景予盛,她看了眼时间,十二点没到,大家估计都出去吃饭了。

    她才睡了一个小时没到!

    景予盛没管她的反抗,直接将盖子打开了,把碗推到了她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