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脏了我的手
    蓝谢敏又惨嚎了声。

    尤其是,这棍子下去,恰好打中了脊椎,他的手脚都控制不住地痉挛起来。

    蓝耀钦望着蓝谢敏,双拳捏得咯吱作响。

    然而,蓝傲琛只是用冰冷到了极致的眼神,挑衅地望着他。

    亲兄弟的情分,早就断送在了蓝耀钦的手上。

    蓝傲琛等了蓝耀钦几秒,见他没有继续出手,忍不住轻轻冷笑了起来。

    随后,用力拖着蓝谢敏,往后面车库走。

    路上没有一个人,敢出手拦住蓝傲琛。

    就连蓝无极,这次都帮不了蓝谢敏,谁敢吭声?

    蓝傲琛选了一辆底盘最低的,储物箱设置在车前盖的超跑,打开车前盖,将蓝谢敏丢了进去。

    友情提示,有些超跑,后备箱设置在前面。

    “阿琛……”蓝谢敏这回是真的怕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因为刚才那一棍,他的四肢都是蜷缩着的,根本不听控制,无法伸展开。

    “想求我?”蓝傲琛俯身,用高尔夫球棍,勾住了蓝谢敏的脑袋,轻声问他。

    “求求你!”蓝谢敏此刻什么都顾不上了!他只想保命!

    “好啊。”蓝傲琛笑着回道,然而他脸上的笑,落在蓝耀钦眼里,却让他冷入骨髓!

    蓝傲琛回身,朝跟在身后的保镖道,“给我一叠现金。”

    保镖用最快的速度,送来了一叠百元大钞。

    蓝傲琛接过来,看都没看,直接,随手,洒在了车前。

    红色的百元大钞,顿时纷纷扬扬地,撒落了一地。

    “你不是要钱么?自己爬出来,把这些钱,一张不落地,捡起来,我就放过你。”他回头,朝蓝谢敏轻声道。

    车库前的雪地,是最脏的,即便有佣人天天清理。

    车轮压过,化成了泥水,又结过冰,又被人踩过,今天天气好,化得到处都是。

    一张张钞票,飘得到处都是。

    蓝谢敏要从最脏的这些地方,把钱捡起来!

    而且他现在根本站不起来,背部和手脚,都是麻的,只能爬过去!

    他看着那些钞票,犹豫了下。

    然而,蓝傲琛没有给他后悔的机会,直接用高尔夫球杆勾着蓝谢敏的脖子,将他从车里拖了出来!

    蓝谢敏痛得又嘶声惨叫起来,自己拼命爬了出去。

    “我捡!我捡!!!”他大声求饶。

    蓝傲琛垂眸望着,在地上爬行着的蓝谢敏,目光,却越发的冰冷。

    硕大的车库,整个蓝家后庭,寂然无声,只有蓝谢敏求饶的声音。

    蓝傲琛看着,蓝谢敏像一条狗一样,在地上摸索着,往前爬行,捡起一张又一张百元钞票。

    在他的手,伸向一处烂泥坑的钱时,蓝傲琛直接用脚,狠狠踩住了他的手背,用力碾了几下。

    蓝谢敏已经痛到发不出声音,只是倒抽着凉气,控制不住地翻着白眼。

    蓝傲琛另一只脚,踩着他的后背,蹲了下去,用高尔夫球棒,勾起了蓝谢敏的下巴,朝他轻声道,“你用手,摸过她,我便废了

    你的手。”

    “这是你自找的!原本我不想对你们动手,会脏了我的手!”

    话音刚落下,他直接从身上掏出一把短刀,对准了蓝谢敏的手腕,刺了下去,准确地,挑断了他的手筋!

    蓝耀钦听到后面传来的蓝谢敏的呼救声,想了下,低声问,“叶西见呢?”

    “老二,你还想把事情继续闹大么?”蓝无极猜想,他是想用叶西见威胁蓝傲琛,皱着眉头反问道。

    “老六要的是大哥的命!我又不会对叶西见做什么!”蓝耀钦沉声回道,“家主您若是这么护着老六,未免也太偏心!”

    话音刚落下,蓝无极一巴掌就甩上了他的脸,“你混账!!!”

    “若说偏心,你对阿琛下了两次手都能好端端站在这儿!你说我太偏心?!”

    蓝耀钦被打得,脸稍稍偏了下。

    沉默了几秒,咬着牙,望向蓝无极,“您没有追究我,为的是蓝家的面子里子!然而现在,老大就要死在老六手里了!”

    “无论如何!今天都要把叶西见给我找出来!”他回头朝自己的人道,“给我搜!”

    “二少今天要找到我家小姐,也得过了我这一关。”乔许往前走了一步,拦在了蓝无极跟前。

    他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蓝家,必然是要进行一次洗牌!

    连蓝无极都不放在眼里,蓝耀钦可真够狂的!

    “蓝家如何养了你们这样的畜生!”蓝无极气到浑身都发起抖来,指着蓝耀钦道。

    蓝傲琛刚叫人给蓝谢敏扎上止血带,把他丢进了车前盖里,准备带他去路上兜一圈撞撞车,一个保镖就匆匆赶了过来。

    看了眼蓝谢敏,凑到蓝傲琛身边轻声道,“爷啊,不好了,二少要对家主和小姐动手呢!”

    有乔许在,蓝傲琛倒不是很急。

    “让自己人,把枪藏严实些。”他只淡淡吩咐了句。

    蓝谢敏也听到了。

    一边痛得控制不住地发着抖,一边朝蓝傲琛笑了起来,“我们辛辛苦苦,为了蓝家,凭什么,叶西见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几百

    亿的资产……”

    “蓝傲琛,大家现在全都不服气,你们,能平得了众怒?”

    蓝傲琛听他这么说着,倒也没有生气。

    又踩着他的背,半蹲了下去。

    “蓝谢敏,你知道,你最可笑的地方在于什么吗?”

    “我不觉得我可笑!我只觉得家主把财产给一个外人,才当真可笑!”

    “是么?”蓝傲琛用高尔夫球杆轻轻点着他的头。

    见蓝谢敏拼命往后瑟缩,他又忍不住冷笑了起来,“放心,我不杀你,对你这样的人来说,让你活着,才是最好的。”

    “你啊,被你亲弟弟蓝耀钦,当成了枪使,还沾沾自喜,以为会讨到好处。”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蜜儿让给你,而不是他自己动手么?”

    “能拿到家主手上百分之五十股权的好处,他凭什么,要让给你这个废物?!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蓝谢敏听蓝傲琛这样一句句说着,渐渐的,不说话了。

    他好像也觉得有些不对了。

    蓝耀钦那样野心勃勃的人,为什么让他去睡叶西见?让他有机会抢到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自己却不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