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叶西见没有说话。

    只是忽然觉得有点儿可笑,自己的亲姨妈对她下手,绑架她,伤害她。

    而且姐妹两人,给一个男人,生了孩子。

    蓝无极说过,蓝烟是在喝醉了酒的情况下,和叶修律有了第一次。

    叶修律可真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账东西啊!

    趁自己小姨子喝醉酒,对她下手。

    有这种父亲,叶西见觉得自己很耻辱。

    她长这么大,没有听过比这更荒唐的事情!

    蓝烟确实长得比钱思玉漂亮,但这也不是他对蓝烟下手的理由!

    苏语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叶西见,没有说话。

    她知道说出了这个事实,会让叶西见心里有些难受,毕竟钱思玉对她不好。

    隔了会儿,又随口说了几句其它的,朝叶西见道,“其实我知道阿琛今天会来,但是他不知道我会来。”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知道他妈妈的近况。”

    “可是,我是真的很想,近距离地看看我的儿子,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亲骨肉,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样一次机会。”

    “你能理解的吧?”苏语轻声朝她说着。

    叶西见自然是可以理解,毕竟她和苏语没有任何过节。

    她知道苏语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回道,“我不会告诉他,你今天来看过他。”

    “那就好。”苏语点了点头。

    说完,将服务员送来的香草拿铁,往叶西见手边推了下,道,“你身体好像不太舒服,喝点儿热的吧。”

    苏语竟然连她来大姨妈都知道吗???

    叶西见更加吃惊。

    “抱歉,可能有些侵犯你的。”苏语见叶西见很吃惊的样子,随即轻声道。

    “但我也是为了阿琛,所以便查得仔细了些。”

    所以,苏语很有可能,清清楚楚知道,她跟蓝傲琛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

    叶西见忽然,有些心惊,面对着这样一个咄咄逼人的苏语。

    她有一种预感,苏语今天单独找她,是来者不善。

    苏语和她对视了两眼,斟酌了下,决定用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向叶西见说接下去的话。

    毕竟叶西见还是个孩子而已,能承受的,有限。

    她也不想伤叶西见,伤得太重。

    “是这样,我作为阿琛的母亲,其实很清楚,什么对阿琛来说是最重要的。”她想了下,继续轻轻握着叶西见微凉的手,朝她轻

    声道。

    “他将来,是要继承蓝家大任的人。”

    “虽然他不想认我,可他无法否认的是,他的脾气与我很像,能力和野心,也都不是一般人能及得上的。他也是那种一旦心狠起

    来,什么都可以抛诸于脑后的人。”

    叶西见免不得的,有些心慌了。

    半晌,才轻声反问苏语,“你怎么知道呢?他那么小的时候你就抛弃了他,你确定自己了解他吗?”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苏语朝叶西见微微笑了下,“比如你。”

    “他喜欢你,所以不计一切代价地想要得到你,你现在已经被他征服了,你也喜欢他。”

    “可是有些事情,阿琛可能从未打算,向你坦白。”

    “他只要达到得到你的目的,就行了,他绝对不会去管,这件事会对你造成多大的伤害。”

    叶西见心里很清楚,苏语没有在刻意挑拨离间。

    因为她知道,蓝无极和蓝傲琛确实是有事瞒着她。

    她定定地望着苏语,手心里,慢慢地,出了一层冷汗,湿哒哒的,难受得很。

    “那你,知道他瞒着我的秘密,是什么吗?”她轻声,一字一句地,问苏语。

    “我自然知道,因为这个秘密,我和蓝正坤知道,阿琛是从蓝正坤那儿,偶然听到的。”苏语一直在握着叶西见的手。

    她其实也不忍心的,可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她觉得,叶西见确实也有知道的权利。

    “告诉我。”叶西见毫不犹豫地回道。

    苏语犹豫了下,还是把实情说了出来,“其实,你并不是蓝烟的女儿。”

    “因为蓝烟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已经决定,要把孩子送出去,她不想剥夺孩子的生命,但是她不能看到孩子,只要一看到,就会

    想,叶修律对她做下的那些肮脏事儿。”

    “但是蓝无极,怕她把孩子送出去之后会后悔,他想,至少要让孩子生活在蓝烟的眼皮子底下,于是,就想了个很烂的办法,把

    你和差不多时间出生的叶若寒,偷偷调换了。”

    “叶若寒是早产的,你是足月的,你们长得很像,叶若寒生下来一个多月的时候,还在恒温箱里,跟刚生下来的你,真的长得很

    像。”

    “加上当时钱思玉在跟叶修律大吵大闹,根本没人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你生下来之后,就没什么人管你,而且你是个女儿,不

    是儿子,所以他们就把你丢在了育婴室。”

    “所以……”

    所以她和叶若寒从一出生就被调换了,她才是钱思玉的小女儿,而叶若寒,是蓝烟的女儿。

    叶西见此刻浑身都在发抖,控制不住地发抖。

    仿佛在做梦一样。

    钱思玉,才是她妈。

    而叶若寒,才是蓝烟的女儿,才应该是被蓝家宠得无法无天的那个人。

    就因为蓝无极的一念之差。

    怪不得,她总觉得蓝无极对她,有点儿隔阂。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蓝烟的女儿!叶若寒才是!

    怪不得,蓝无极一直都把她丢在南方,从没想过要把她找回来,钱思玉的小女儿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啊……

    那她这样住在蓝家,算是什么?

    蓝傲琛知道真相,为什么不告诉她?

    “我听说,最近蓝无极在跟大家商议遗嘱的事情,说要让蓝烟的女儿继承他手上一半的股权。”

    “西见,你说,我能不着急吗?你不是蓝烟的女儿啊!”

    “我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儿子失去这价值几百亿的遗产吗?”

    叶西见望着对面这个陌生的女人,长久的,一个字都没说。

    苏语说的一切的一切,她都可以理解。

    但是,苏语的出发点,是让她离开蓝傲琛。

    她和蓝傲琛是互相喜欢的。

    她从苏语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定定地望着她。

    “可你,也无权,替琛哥做任何决定。”她颤抖着回道。

    假如蓝傲琛说要她走,她就走。

    但是苏语不是蓝傲琛。

    “假如你是真的喜欢阿琛的话,你会很清楚,该怎样做。你自己,应该主动离开他。”苏语朝她摇了摇头,轻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