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她最近有点不一样
    虽然是穿上了鞋,蓝傲琛也没让叶西见自己落地走路,将她抱了起来,一路抱到了车上。

    乔许跟在后面,只想问一句,“那叶西见穿了鞋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他胆子还不够大,没敢问。

    回到国内的时候,正好是傍晚,差不多是该吃饭的时候了。

    蓝傲琛路上就朝叶西见道,“要是觉得累,家宴也可以推迟一天。”

    亲自去机场接他们的蓝亦城,忍不住道,“哥,你们说准备回来的时候,这家宴就开始准备了……”

    而且又是私人飞机回来的,一路上,叶西见都是躺在私人飞机上的床上休息的,怎么就累了?

    说到一半,看到蓝傲琛的表情,硬生生地,把后半句话咽了进去。

    其实叶西见为蓝傲琛挡枪这件事,蓝家全家上下都已经知道了。

    蓝傲琛就怕旁人不知道,这个宝贝疙瘩是为了他才受伤似的,打一次电话,就要重申一遍。

    蓝亦城原本是挺心疼叶西见的。

    然而忽然就觉得,自己这关心,简直是多余的啊!

    用得着他关心吗?

    蓝傲琛都快要心疼死了,心疼全写在了脸上,旁人看在眼里,都觉得齁!

    叶西见看到蓝亦城那五味杂陈的表情,忍不住笑。

    “真的不累,这几天天天都是躺在病床上睡觉,我都睡得烦了。”她小声朝蓝傲琛道。

    “所以说,你们两人搬出去住的决定,是对的!”蓝亦城摇了摇头回道。

    不想再看他们秀恩爱了!

    蓝傲琛自从跟叶西见在一起之后,完全担得起护妻狂魔这面大旗。

    等以后结了婚什么的,还不知要过分到什么地步。

    一行人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就等着他们几人了。

    虽然补办了家宴,但是被抓进去调查的蓝耀钦几个,还没放出来,人没齐。

    蓝无极也没有派人去捞的意思。

    叶西见就坐在了蓝傲琛边上,朝周围看了一圈,果真没有看到那几个,心里这才舒坦了些。

    不然这顿饭,不知道要吃得多尴尬。

    他们这一桌,坐着的都是蓝傲琛这一房的亲兄弟,因此气氛倒也还好,没有那么尴尬。

    唯一没有坐在一桌上的,是蓝正坤。

    蓝正坤和蓝无极坐在了一张桌上。

    “我方才去敬酒的时候,听见家主和四伯他们,在说蓝耀钦他们的事情。”蓝非权敬了一圈酒回来,坐在了蓝傲琛身边,朝蓝傲

    琛轻声道。

    蓝正坤排行上一辈的老四。

    蓝傲琛默不作声地,扫了蓝非权一眼。

    “蓝谢敏怕是要牢底坐穿。”蓝非权继续朝他轻声道,“但是蓝耀钦还不一定,他们将责任全都推到了蓝谢敏一人身上。”

    “家主现在对蓝谢敏厌恶至极,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任凭他们狗咬狗,一嘴毛。”

    蓝傲琛点了点头,给叶西见舀了一碗鱼翅羹,轻轻放在了叶西见跟前。

    叶西见的左臂不怎么能抬得起来,因此行动不太方便。

    蓝傲琛自己没吃几口,一直在给她夹菜。

    她喝了两口,目光越过了半透明的屏风,望向不远处的蓝无极他们。

    虽说蓝无极对她有隔阂,可平心而论,待她还算是不错。

    她跟蓝家根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蓝无极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然是不错了。

    “反正,即便蓝耀钦他们从牢里出来,以后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正好趁此机会,董事会洗了个牌,把他们清出去了。”蓝非权

    继续轻声道。

    叶西见听得似懂非懂的。

    蓝傲琛和蓝非权没说话的时候,她暗忖了下,朝蓝傲琛轻声问,“那叶修律呢?放出来了吗?”

    “你不是见他恶心?怎么忽然问起他?”蓝傲琛微微皱眉,低声反问叶西见。

    “就是听你们提蓝谢敏他们,忽然想起之前,叶修律被调查抓了进去,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就顺口问一问啊。”她假装

    不在意地回道。

    蓝非权朝她瞧了眼,笑了下,回道,“前阵子,钱家花了钱,将他保释出来了。”

    “家主没有继续追究,因此警署那边,也是卖了个面子。”

    蓝非权这么说着的时候,蓝傲琛的脸色,稍稍冷下来了些。

    蓝非权也知道,蓝傲琛不喜欢他们提到叶家的人。

    于是没有再往下说了。

    叶西见忽然想起之前,蓝无极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他说,“西见,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外公这样做,是对你好。”

    她好像忽然明白了。

    蓝无极有他的打算和想法,他不想蓝傲琛和她在一起,也给她留了条回叶家的后路,放过叶修律,就是给她后路。

    他不希望蓝傲琛和她发生关系,他希望她是干干净净地离开蓝傲琛。

    诚然,名节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是最重要的。

    只要她跟蓝傲琛不发生关系,不越过最后一步,大家谁都体面,能够成全许多人的心思和算计。

    而蓝傲琛,也并没有做错,他只想护着她。

    叶西见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又吃了几口,朝蓝傲琛道,“琛哥,我吃饱了,这儿太吵,我耳朵有点儿难受,想去外面坐坐。

    ”

    恰好蓝亦城他们正在和他说着一些重要的事情。

    蓝傲琛看了她一眼,点头回道,“不要走远,我和老三他们说完这几件事情,咱们就回御园。”

    “好。”叶西见乖巧地点了点头。

    蓝亦城看着叶西见起身出去了,想了下,朝蓝傲琛轻声道,“我觉得西见和以前,有点儿不太一样了。”

    “她身上有伤,不舒服,自然会乖一点。”蓝非权顺口回道。

    蓝亦城望向蓝傲琛,顿了几秒,回道,“或许吧。”

    并不是受伤,叶西见以前也受过伤,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过,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蓝亦城因为和她走得近,所以能看得出来这种细微的差别。

    总觉得叶西见有点儿强颜欢笑的意思。

    蓝傲琛其实也早就察觉到了。

    他没有说话,目光跟着叶西见,看着她走到了对面的湖心亭,看着她坐下了,才收回了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