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舍得跟我说话了?
    医生第二天过来给叶西见换药的时候,蓝傲琛正好过来。

    今天值班的是个男医生。

    叶西见这衣领还没往后扒,便察觉到,门口有一道死亡射线射了过来。

    叶西见瞧了眼,扯住了自己的衣领,没让男医生给她换药。

    任何男性医生给他治病,蓝傲琛都是这样一副,只要对方多碰到她一寸肌肤,多看她一眼,就要杀了对方的样子。

    他默不作声地走了进来,接过男医生手中的药。

    男医生和室内的所有其他人,都自觉地退了出去,顺便帮他们关上了门。

    两人其实还在冷战。

    蓝傲琛今天早上打她电话,她也没接。

    虽然他前天晚上已经让步了,但是叶西见觉得自己要是就这么服软了,也太没骨气了点儿。

    蓝傲琛做事委实是霸道了点儿,从来都是按着他自己的心意来。

    叶西见原本是觉得没什么的,但是前天晚上和他打架的时候,当真是心痛到,气都喘不上来。

    这还不是什么大事儿。

    她已经可以预想到,将来在涉及到她的事情时,肯定要闹得天翻地覆。

    事情总会走到把叶若寒送回到蓝家,她回到叶家那一步。

    这还是只是最乐观的打算。

    她微微低着头,任凭蓝傲琛走到她身后,解开她的病号服纽扣。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蓝傲琛在撕开纱布的时候,正好有一点儿干涸的血迹,黏在纱布上,痛得她忍不住“嘶”了声。

    蓝傲琛抬眸,望向她痛得龇牙咧嘴的侧脸。

    用棉签沾了点儿酒精,一点一点地,将黏在她伤口上的纱布,弄了下来。

    这次没有缝线,之前的伤口只是皮表裂开了一小部分,伤口狰狞可见。

    他轻声叹了口气,继续小心翼翼地给她上药。

    上药倒是没有撕开纱布时那么痛。

    是叶西见可以忍受的程度。

    她感受着,蓝傲琛将药粉洒在她的伤口上,温热的指腹,轻轻划过她伤口周围的皮肤。

    有点儿痒有点儿痛,倒是比纯粹的痛更难忍受。

    叶西见忍不住瑟缩了下。

    “你说,我怎么能不惩罚她?”终究还是蓝傲琛先开口,和她说了第一句话。

    叶西见微微嘟着嘴,还是没有说话。

    道理她都懂,正如蓝傲琛也懂这些道理,还是继续这种别人伤她一分,他恨不得灭别人全族的行径。

    其它的她也不想多说了,只是她希望蓝傲琛以后可以,稍稍地尊重一下她的意见。

    也许两人都没有做错吧,但是自尊心作祟,叶西见还是不想和他说话。

    蓝傲琛将方才医生准备的换用纱布,贴在了她上好药的地方,又抬眸,望向她。

    他迟迟没有再碰她,叶西见以为蓝傲琛已经弄好了。

    正要把衣服拉好扣上,冷不防,他低头吻了下她的肩膀。

    叶西见被他吻得,下意识就要逃开,却被他从背后,一手搂住了腰。

    他浅浅的吻,从肩膀,一直蔓延到她的脖颈,下巴。

    叶西见就是怕痒,没绷得住,一边气急败坏地笑着,一边朝他急道,“你放开我!”

    “舍得和我说话了?”蓝傲琛又啄向她的唇,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低声道。

    叶西见表示不服气!

    这不是她自愿说话的,这是他强迫她的!

    他的手,从她解开了一半,几乎是全敞着的衣服里,探了进去。

    “你不要碰我!”叶西见继续闹别扭,去扯他的手。

    然而蓝傲琛就是知道她的弱点,长指只是动了几下,就将她撩得忍不住一边笑,一边往他怀里缩。

    蓝傲琛一手勾起她的下巴,吮住了她软软的唇瓣。

    只不过几分钟,叶西见便被他弄得气喘吁吁。

    她坐在他腿上,明显感受到了他的身体变化,脸上的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咬住了他的唇。

    “想要?”蓝傲琛在她耳边轻声问。

    叶西见听他这样问,连脖子都变成了粉色,松开了他,小声求饶,“可我后背,真的很痛……”

    蓝傲琛听她说痛,这才放开了手。

    他自然舍不得让她痛。

    低着头,又吻了她会儿,才捏着她小巧的耳垂,低声道,“以后若是再不听话,要揪耳朵打屁股的。”

    “我又不是小孩儿了!”叶西见愤怒地抗议道。

    很显然,她的抗议没有用。

    蓝傲琛根本没理会她这句,又把床头柜上的药拿了过来,喂着她吃下去了,才淡淡回道,“是不是小孩,跟年龄无关。”

    哪怕她老了,在他心里,也依旧是他宝贝,是他喜欢的那个,爱瞎闹腾的小东西。

    叶西见靠在他肩上,想了想,问他,“那你下回,能不能不要在我想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不让我说话?”

    这么一问,感觉自己莫名挺可怜的呢!

    他比她大了那么多,又是她哥哥,从一开始就是压制着她管束她,就像是永远都翻不出他这座五指山似的。

    “有些事情拿出来讲,便是错的。”蓝傲琛淡淡回道。

    在叶西见再次炸毛之前,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尽量。”

    能听到他尽量这两个字,都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叶西见这才心里舒坦了些。

    “明后天我可能不过来,要出去处理点儿事情,你乖乖自己待在病房,不要乱跑。”蓝傲琛看着她得意的小表情,低声道。

    一边,替她扣好了松开的扣子,“初十早上,接你出院。”

    叶西见听他说这句话时,眼神稍稍有了些许变化。

    假如,按照苏语说的那样,其实,她的生日并不是正月初十,而是阴历二月份,叶若寒的生日才是正月初十。

    但是现在,也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日期不过是个数字罢了,代表不了什么。

    从小在叶醒那儿,他们给她过的生日,也是正月初十。

    就当她是这天生的吧。

    蓝傲琛察觉到,叶西见有点儿异样,看了她一眼,问,“怎么了?”

    “我跟朋友约好了,明天出去逛街哎……”叶西见想了下,小小声回道,“这两天真的不让我出去吗?”

    蓝傲琛想都没想,直接回了她三个字,“不允许。”

    她身上受着伤不说,蓝耀钦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会报复她,他怎么能放心让她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