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没有可是
    “可是……”叶西见还想继续挣扎一下。

    “没有可是。”蓝傲琛径直面无表情地回道。

    正好乔许敲门,送午饭进来,蓝傲琛直接给她喂饭,没让她说下去。

    叶西见气鼓鼓地哼了声,只能乖乖张嘴,和他一起吃午饭。

    原想顶嘴的,但是又一想,反正,这两天他也不在,她自己偷溜出去玩儿,他也管不着。

    没吃几口,蓝亦城给叶西见打了电话过来。

    “樱儿回学校去了哎,咱们要不要一起出去玩?”蓝亦城一张嘴就是兴奋地问。

    是蓝傲琛接的电话,开的免提。

    叶西见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偷瞄了眼蓝傲琛。

    蓝傲琛给叶西见喂了口鸡汤,才面无表情,低声反问道,“你觉得呢?”

    蓝亦城一听,是蓝傲琛的声音,就知道是没戏了。

    悻悻地回道,“我这不是怕西见无聊吗?正好樱儿走了……”

    “三哥,别人谈恋爱都是甜甜蜜蜜的,你谈个恋爱怎么感觉像是上刑一样啊。”叶西见笑嘻嘻地打圆场。

    “……瞎说!”蓝亦城没好气地回了句。

    蓝亦城还小,怎么谈恋爱,随他自己折腾去,蓝亦城不是很喜欢裴樱子,蓝傲琛看得出来。

    可能就是图一时之快,谈了玩儿的。

    他不等蓝亦城和叶西见继续往下说什么,又冷冷开口道,“蜜儿不懂事,你也不懂事,这是什么时候,你让她跟你出去玩?”

    “也是哦。”蓝亦城小声嘀咕了句。

    “还有,她前两天后背上的伤撕裂了,警告你,别招惹她。”蓝傲琛继续冷酷地朝蓝亦城甩了句。

    随后便挂了电话。

    “不出去就不出去,这么凶。”蓝亦城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忍不住吐槽了句。

    他刚把裴樱子送上飞机,随即便电话,一个个地约蓝非权他们一块儿玩。

    既然蓝傲琛说,叶西见背后伤口又撕裂了,要在医院好好养伤,那就算了。

    宝贝得不行的样子。

    蓝亦城也是没办法,只能约了蓝非权。

    谁知蓝非权又约了棠锦一起,还有其它几个朋友,而且又在戏园子里包了场子,蓝亦城一个人倒是有点儿孤独了。

    他一边有一茬没一茬听着戏台上在唱着西厢记,一边磕着瓜子,哀怨地着一旁的棠锦和蓝非权两人。

    蓝非权在跟棠锦说着什么,两人靠得有些近,棠锦嘴角噙着一丝笑,偶尔点头。

    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倒是像情侣一般。

    棠家和他们家是熟识的,棠锦跟蓝非权和蓝傲琛两人关系,比较好,年纪比较接近。

    蓝非权今年二十七,棠锦和蓝傲琛一样的岁数。

    这样掰着手指一算,过了年,两人都是三十岁了。

    蓝傲琛不谈对象不成家那是正常,因为他早就看上叶西见了,就等着她长大呢。

    倒是棠锦,是真的不正常,从来不谈女朋友。

    棠家甚至几乎是公开了,给棠锦挑一个生孩子的女人。

    挑到现在了,水花大,一个合适的结果都没有。

    反倒是,蓝非权和棠锦两人,最近走得越发近。

    他最近看棠锦和蓝非权两人,越看越觉得有猫腻,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狐疑地,盯着两人看了许久。

    蓝非权以前谈过女朋友,棠锦一直都没有。

    他倒也不是歧视同性之间的友谊什么的,反而是前两天,蓝傲琛回来之后,他们私下里说话时,蓝傲琛朝蓝非权说了句很奇怪

    的话。

    蓝傲琛是这么说的,让蓝非权注意和棠锦之间的距离。

    他还以为,是棠锦有什么不好的心思,也许有利用蓝家的意思。

    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蓝傲琛的脑子和心思,绝非一般人可比,他对他六哥,那是相当佩服的,蓝傲琛察觉出来的事情,一般都是没错了。

    “啧……”他皱着眉头,又盯着两人看了会儿,打算跟蓝非权单独谈谈。

    因为他六伯,可就蓝非权这么一个独生子,棠锦下面还有个亲弟弟,无所谓。

    两人若是一时兴起,玩玩的也就罢了,若是来真的,恐怕要不得安生。

    他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哥!”他叫了蓝非权一声。

    蓝非权朝他这儿看了过来,“怎么了?”

    刚好回头,刚好边上一个穿着旗袍的侍应生端着茶托过来,撞上了蓝非权的胳膊。

    茶托上的茶水,撒了蓝非权一身。

    “怎么做事的?”蓝非权倒是没生气,一旁的棠锦先沉声开口道。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当心!”侍应生连忙道歉,慌忙用袖子来给蓝非权擦身上的水。

    棠锦伸手挡住了,“笨手笨脚的!”

    “没事儿,不怎么烫,是我的问题。”蓝非权笑着打圆场,“待会儿换身衣服就行了。”

    像这种地方的侍应生,其实明白,来的都是什么贵客,做事这么不小心,也许是有几分刻意勾引的意思。

    蓝亦城一边起身往蓝非权那儿走,一边朝那个侍应生看了眼。

    这么一看,又愣住了。

    怎么走哪儿都能看到这个女人?

    她就这么缺男人缺钱?

    夏晴天倒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蓝亦城,她只是过来送茶的。

    马上就要到交接班的时间了,这是她寒假最后一天班,因为急着下班回去,所以端茶过来时,没注意到蓝非权转身的动作。

    蓝非权没有计较,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蓝非权身上这衣服,显然是价值不菲。

    想了下,小心翼翼地问,“要不然我给先生赔一件衣服?”

    “不用,你又不是故意的。”蓝非权不在意地回道。

    而且让她赔,估计这小姑娘也赔不起,还得留下联系方式生出事端。

    夏晴天又道了声歉,那边值班的大堂经理恰好看到了,直接就叫走了夏晴天,亲自过来给蓝非权赔礼道歉。

    蓝亦城盯着低着头,小脸煞白,转身匆匆离开的夏晴天看了两眼。

    想了下,朝经理道,“得了,我二哥都不计较了,还缠着做什么,滚吧。”

    “是是是,多谢几位爷开恩,我马上就去开除她!”经理连连鞠着躬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