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等了你四年,等你长大
    蓝傲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愣了下。

    随后扭头,看向更衣室。

    更衣室里也没有人。

    “叶西见!”他顿了几秒,随即甩掉了手里的浴袍,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往外冲。

    冲到两间客房里扫了圈,没有看到她。

    楼下书房里也没有!

    “叶西见!!!”

    他一边吼着她的名字,一边飞快地查看客厅还有其它房间。

    直到穿过客厅,看到厨房里亮着灯,他冲到厨房门口,看到叶西见就好端端地,背对着他,站在煤气灶面前,这才松了口气。

    他缓了几秒,又大步走到她身后,伸手,将她用力搂入了自己怀里。

    叶西见正在煮面。

    她和蓝傲琛两人都没吃晚饭。

    刚才她忽然觉得好饿,就想着,下来煮个简单的浇头面,也不耽误时间。

    于是就下来煮东西了。

    面刚下锅,鸡蛋还没煎。

    蓝傲琛忽然从背后抱住她,吓得她手一抖,把鸡蛋给掉在了地上。

    她看了眼糊了一地的鸡蛋蛋液,又回头看蓝傲琛。

    他垂眸望着她,喘着气,眼神莫名带着一丝愤怒,“下次不允许这样!”

    他以为她不声不响地就走了!

    叶西见看懂了他在说什么,愣了几秒,小声回道,“我饿了,咱们晚饭都没吃,我就下来煮个面……”

    “煮面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蓝傲琛紧皱着眉头,反问她。

    他说得语速太快了,叶西见没看懂他在说什么。

    茫然地盯着他,没吭声。

    隔了几秒,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可是我真的好饿,我怕你也饿了。”她又小声道。

    然后,在他怀里转了个身,伸手,搂住了他,将脸埋进了他怀里。

    虽然她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她明白了,他刚才,是以为她走了吧?

    其实蓝傲琛应该有了一种预感,她什么都知道了。

    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不然,他不会这么害怕她离开。

    她明白他刚才在害怕。

    然而除了抱住他,她不知要说什么。

    她不会主动离开的,除非他开口,对她说让她走,她才会走。

    她在回来的路上时,已经差不多想明白了,已经冷静了。

    假如赶她走会让他左右为难,那她也不介意,帮他一把。

    但是至少要他亲口说出那个话:叶西见,你阻碍了我的前程,你走吧。

    那她才会离开。

    她做饭特别好吃,至少比一般人做得好吃。

    现在能给他多做一顿,就是一顿吧,能让他记住她做饭的味道。

    她抱了他一会儿,平复了心情,才又假装什么事都么发生过似的,松开了他,朝他道,“真的好饿哦,我先煮面。”

    说完,打算蹲下去收拾地上的鸡蛋。

    蓝傲琛一把拉住了她,皱着眉头,回道,“你煮面,我收拾。”

    她背上的伤还没好,弯腰蹲下去,免不得会牵扯到伤口。

    叶西见从未见过蓝傲琛干家务。

    有时候起床时会铺个被子,有时会打个果汁什么的,其余的,他从没收拾过,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人样子。

    在她面前时,他真的是不一样的。

    估计蓝亦城在边上的话,又得酸了。

    叶西见后退了两步,看着他蹲下去,收拾地上的狼藉。

    半晌,收回了目光,继续准备两人的晚饭。

    锅里的热气,熏得她眼睛疼。

    好不容易,两人吃过了晚饭,楼上的洗澡水已经凉了。

    叶西见又乖乖坐在了床上,等着蓝傲琛给她准备新的。

    她拿着自己的手机,玩了会儿,打开号码簿,给一个从来联系过的人,发了一条短信。

    退出来时,把发给对方的信息,还有叶晚容发给她的信息,都删了个干净。

    叶西见不方便弯腰洗头,也不能站在花洒底下洗头,蓝傲琛便拖了张小沙发,坐在了浴缸边上,让叶西见躺在自己腿上,头戳

    在浴缸那儿,亲自帮她洗。

    叶西见仰面躺在他腿上的时候,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蓝傲琛垂眸看她,问,“笑什么?”

    “其实我小的时候,特别讨厌,并且害怕洗头,害怕水流到我眼睛上的感觉,对于我养父母来说,给我洗头就是老大犯难的事情

    。”

    “然后,他们就想了个办法,就像这样,一直帮我洗头洗到了我上小学。”

    蓝傲琛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暖的弧度,低头,啄了下她的唇。

    叶西见觉得以后,也不会有人会这样对她好了。

    不可能了。

    她伸手,勾住蓝傲琛的脖子,也亲了他一口。

    想了想,又道,“琛哥,我马上就是大人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蓝傲琛一边帮她轻轻揉着头发,一边点头回道。

    “对于你们男人来说,你们的第一次也那么重要吗?”叶西见微微红着小脸,问他。

    “分人吧。”蓝傲琛顿了下,低声回道。

    叶西见继续追问他,“怎么个分法?”

    蓝傲琛那只搂着叶西见腰的,干净的手,从一旁拿过了手机,打了一段话,给她看。

    叶西见看到上面写着:“假如不是你,第一次是谁,可能于我而言都一样。我等了你四年,等你长大。”

    她定定地看着这两句话,看了许久。

    随后,转眸望向他。

    等了四年。

    可是明天,是叶若寒的生日,不是她的。

    她还没有长大。

    其实他的第一次也是很重要的,蓝傲琛以前很讨厌女人,严重到几乎可以断定为厌女症的地步,蓝亦城和她讲过。

    对于这样一个,精神和上都有严重洁癖的男人,能让他敞开心扉去接受去爱的女人,真的很不容易。

    他的第一个女人,不应该是她。

    而是一个成熟的,让他喜欢的,有能力的,身份地位也足以与他相配的,好女人。

    她不值得他这么等着,她不能再耗费他的时间了,让他把精力花费在一个对他毫无用处的人身上。

    她什么都帮不上他,只会一次次地拖他后腿,让他跟在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

    今天出租车司机这件事,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叶西见跟蓝傲琛之间的鸿沟,不仅仅只是四年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