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要我怎么叫醒你
    叶西见眼里噙着眼泪,半晌,朝他小声道,“虽然很肉麻,但还是好感动。”

    顿了下,又道,“那第一次,就是得在意义非凡的时候发生,咱们今天晚上早点儿睡,好不好?”

    “四年都等了,还在乎这一天?”蓝傲琛又朝她微微笑了下,不在意地答道。

    “好。”叶西见乖巧地点了点头。

    然后闭上了眼睛,没有再看他了。

    这一整个晚上,叶西见都没有再和他说话。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蓝傲琛洗完澡过来躺下时,她还醒着。

    第二天一早,她是被蓝傲琛吻醒的。

    她耳朵还是一直在严重耳鸣,听不到他叫她起来,只是醒来时,感觉比昨天稍稍好了点儿。

    睁开眼,便看到蓝傲琛躺在身边,右手撑着头,垂眸望着她,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上。

    “醒了?”他柔声问她。

    叶西见听不清他的声音,但是光是看着他温柔的表情,便知道他是用怎样的声音和她说话的。

    蓝傲琛真的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昨天之前,越靠近这个日子,便越觉得焦灼,几乎是度日如年。

    他的蜜宝,过了这个生日,便迈进了成人的行列。

    叶西见还没睡醒,有点儿起床气,朝他微微撅着嘴,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脸埋进了他怀里,搂着他不肯松,也不肯

    起来。

    蓝傲琛等了她一会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了自己身上。

    “要我怎么叫醒你?”他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轻轻掐住她下巴,吻着她,轻声问她。

    叶西见被他吻了几下,没两分钟,脑子就清醒了。

    红着脸,轻轻拍掉了他的手,跪坐起来,不肯再坐在他的身上。

    “我要起来了!”她极其自觉地回道。

    每次蓝傲琛用这个办法,她脑子就会立刻清醒。

    主要是他的尺寸,实在很难让人忽视。

    说完,一溜烟地就跳下床去洗漱。

    蓝傲琛早在她之前,就已经洗漱好了,等叶西见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在穿衬衫,打领带。

    也许是为了配叶西见的礼服,准备了一套微微反藏青的黑色西装,酒红色的衬衫,黑色领带。

    看惯了他穿白色和黑色的衬衫,第一次见他穿酒红色的,叶西见竟然也觉得,出奇的和谐。

    好像就没有他穿着不好看的衣服。

    而且把气质极其禁欲的他,穿出了点儿不同的感觉,禁欲依旧是的,但是带了几分瞬间勾起女人兴致的性感。

    那种隐忍的勾引,才是最致命的。

    叶西见微微挑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她喜欢的男人,果然就是这么优秀。

    “先带你去化妆,再换礼服。”蓝傲琛看着镜子里偷看他的叶西见,低声道。

    扣好领带的同时,转身走到叶西见跟前,帮她擦了下额角没洗干净的几点洗面奶泡沫。

    叶西见踩着他的脚背,垫着脚尖,撅着嘴亲了他一口。

    “今晚全场最帅,没得跑了!”

    蓝傲琛搂着她的腰,眼底带了丝笑意,“给你撑场子,可以吧?”

    别说撑她的场子,旁人说,就靠着蓝傲琛这张脸,就撑起了整个a国年轻企业家的颜值门面,丝毫不夸张。

    叶西见忙不迭地点头。

    换上了他给准备好的新衣服时,楼下的车早就已经等着了。

    是蓝亦城亲自来接的。

    蓝傲琛将她送上了车,便准备走了。

    “你不跟我坐一辆车啊?”叶西见有点儿诧异地问。

    “我去准备晚宴的事情。”蓝傲琛摸了下她的小脑袋,回道,“你跟老三一起,乖。”

    蓝亦城看着这两人腻腻歪歪的,早饭没吃,都有点儿饱了。

    隔着车窗,指了下蓝傲琛的唇,提醒他道,“有点儿颜色,擦一下。”

    蓝傲琛没理他。

    往后退了步,帮叶西见关上了车门,才朝蓝亦城嘱咐道,“中午记得提醒她吃药,她耳朵听不清楚,你多照应着点儿。”

    “注意她背后的伤,不能碰水,不用给她洗头了。”

    蓝亦城想说,他也是个男人啊,蓝傲琛这是把他当成是叶西见的姐姐使唤了?

    丝毫不给他做男人的尊严!

    脸上却还不能表现出不开心,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回道,“知道了,我会一直陪着她的!”

    蓝傲琛给叶西见准备举办晚宴的地方,是蓝家的新宅,离老宅不远。

    年中的时候才竣工,散了几个月的味道,只有仆人进出打扫收拾,还没人住过。

    新宅果然跟老宅是不一样的,三层楼的布置,大得宛若一个体育场,全欧式的奢华装修,连地砖的缝隙都是掐的金线。

    这儿据说是给下一任家主单独准备的房子,但其实说白了,就是蓝傲琛的。

    蓝亦城带着叶西见进去的时候,一大群佣人正在紧急地打扫布置。

    后面厨房已经在加紧准备甜点了,一部分已经摆上桌,用水晶玻璃罩扣着,相当精致。

    边上的酒,在外面能卖几千块一瓶的,一扎扎的摆在桌上。

    餐具统一都是金色的,也不知到底是不是真的镶嵌了真金。

    红黑色定制丝绒地毯,从三楼楼梯盘旋着铺下来,足有上百米长,佣人踩上去,都是赤着脚的,可见这定制地毯有多珍贵。

    蓝亦城蹲下去,用手摸了下,回头朝叶西见道,“你猜猜看,这一平米的价钱是多少?”

    人踩上去,差不多就是踩着人民币这么夸张了!

    叶西见也听不见他说话,只是惊讶地打量着周围。

    她走到盘旋楼梯扶手边,看了眼扶手底下撑着的围栏,上面镶嵌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和她晚上要戴的那顶小皇冠上的宝石,完

    全是一个色系。

    而且她确定,扶手上镶嵌的黑色东西,全是水晶。

    更不用说其它的。

    蓝傲琛完全将这个房子布置得,跟她今晚要表现出来的形象,相得益彰。

    这一切用钱砸出来的衬托,都只为了凸显她这个主角。

    叶西见记得自己年中装修结束的时候过来看过,完全不是现在这样的。

    他为了她的生日晚宴,把新宅当初的布置,都推翻重新改了!

    蓝傲琛为了她的生日晚宴,当真是耗费了不少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