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闭嘴,不然打死你!
    “叶西见!”叶晚容痛得忍不住尖叫,声音却又卡在了喉咙里,根本发不出来,惊恐地想要挣扎。

    “你给我闭嘴!”叶西见另一只空着的手,狠狠扇向她精致的脸。

    “不然打死你!”

    “即便你是我亲姐姐!我告诉你,哪怕跟叶家决裂老死不相往来,我也绝不会跟你们这一家恶心的人相认!”

    “你给我发了那样的短信,不就是希望我离开琛哥吗?而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知道我跟叶若寒是被调换了,不用你说!”

    叶西见早就知道了吗?

    叶晚容一边拼命挣扎着,一边错愕地瞪着叶西见。

    叶西见垂眸,恶狠狠盯着她,“是啊,我确实不希望琛哥为了我而放弃他不该放弃的东西,我有自己的计划!但是我什么时候离

    开他,跟你这个贱人有什么关系?”

    “我是为了他,不是为了你,你给我搞清楚了!别装得一副高高在上救世主的样子,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过问!”

    “我以后会跟谁在一起,也跟你没关系!用不着你在景予盛面前冷嘲热讽!你敢再插手我的事情试试!”

    一番话说完,叶晚容已经被她掐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快要窒息了。

    “我说的话,你听懂了没有?”叶西见再一次问她。

    叶晚容只觉得,倘若她不点头,叶西见很有可能会真的掐死自己!

    她以前不知道叶西见脾气到底有多爆,没有亲身体会过。

    今天体会到了,并且有一种要被她掐死的恐惧感!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忙不迭地点头。

    叶西见看到她点头,这才松了手,狠狠甩开了她。

    叶晚容终于可以畅快呼吸,捂着自己的喉咙,一阵阵地后怕。

    正如叶西见所说,她谁也不在乎,所以逼急了她,她真的有可能会下狠手!

    缓了好一会儿,叶晚容才比方才稍稍平静了些。

    叶西见神色平静地站在她跟前,冷漠地和她对视着。

    “以后,不要再给我发短信,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她指着叶晚容,沉声警告。

    真的够了。

    她已经很烦了。

    “可我告诉你真相,你也不能说,对你一点儿帮助都没有。”叶晚容神色有些扭曲,低声回道。

    “你们能不能不要全都这么自以为是?对我有帮助?我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叶西见想都不想,反唇相讥。

    叶晚容望着她,没有说话。

    隔了几秒,忽然伸手,端起面前一杯旁人丢在桌上的鸡尾酒杯,朝自己兜头泼了下去。

    然后狠狠砸碎,用碎玻璃,在自己手臂上割了两道。

    她的动作很快,前后不过几秒,叶西见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她用玻璃,快很准地割了下去,叶西见才意识到了什么。

    她的耳朵听不清,所以不知道有人在找她。

    回头一看,便看到蓝无极和蓝傲琛两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见到叶晚容如此,蓝无极心中一惊,随即快步走了过来,惊讶道,“晚容!你这是怎么了?”

    等到蓝无极和蓝傲琛两人走过来的时候,叶晚容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一边装作特别害怕地,往蓝无极身旁瑟缩,一边摇头回道,“没什么,是我说话不对!”

    “我刚才就关心她啊,告诉她既然决定了要跟景予盛在一起,就要一心一意好好的,谁知道……”一边说着,一边哭得更是凄惨

    。

    蓝无极上下打量了叶晚容一眼,见她浑身上下都是伤,腿上也是一大块淤青,手臂上也受了伤,脸上被酒浇得一塌糊涂,半边

    脸都是肿着的,脖子上五道清晰的指印。

    毫无疑问,是谁做的。

    叶西见打架厉害,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他看着叶晚容身上汨汨往外冒着鲜血的伤口,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沉声道,“阿琛,赶紧送晚容去医院!”

    伤成这样,自然不能被旁人看到!

    蓝傲琛晚了几步,经过叶西见身边时,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眼叶西见。

    叶西见和他对视了一眼,没说话。

    然后看着他,快步走向了叶晚容。

    人是她打的没错,但是,她不会没有分寸,下手没有轻重。

    其实蓝傲琛应该是最懂她的人,不会不明白。

    然而就刚才那一眼,她分明看到了蓝傲琛眼底的失望。

    “外公……”她看到蓝无极也失望地回头看着她,原想解释,只说了两个字,便停住了。

    解释有什么用,她确实打了人。

    叶西见觉得,她刚才就该扇死叶晚容。

    再不济,多打叶晚容几巴掌,也能回点儿本。

    信口雌黄,挑拨离间,口是心非。

    这种贱人,是她的姐姐,简直是她叶西见的耻辱。

    于是,她又望向叶晚容,冷笑了起来,“就该打死你,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没法说话!”

    话音刚落下,叶晚容便惊叫了声,哭得梨花带雨的,往蓝无极和蓝傲琛那边缩去。

    “西见!!!”蓝无极一声沉喝,“你说什么?你不知道晚容现在生病了吗?”

    看得出来,蓝无极现在很生气,生气到,说话都是用吼的。

    叶西见不是真的聋了,跟他们就隔了两三步远,所以她清清楚楚听到了蓝无极在吼什么。

    她脸色有点儿发白,却还是保持着冷笑,轻声回道,“神经病也不是她犯贱的理由。”

    话音刚落下,蓝无极起身,反手就是狠狠一巴掌。

    浑身上下都哆嗦着,不可置信地反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叶西见知道,神经病这三个字,触到了蓝无极的禁区。

    蓝烟就是神经病。

    而且,她的所作所为,让蓝无极失望了。

    可是,她原本就跟蓝家没关系啊,外公,也是假的。

    失望,便失望吧。

    今天她打叶晚容这件事,也没法解释了,不会有人信她的。

    包括蓝傲琛。

    但是他们没来之前,她确实也打得很爽,扯平了。

    她轻轻摸了下自己疼到麻木的脸,没有再说第二遍,而是最后扫了眼站在叶晚容身旁的蓝傲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