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跟我回去吧
    蓝傲琛皱着眉头,望着她,沉声道,“先给家主道歉,再给晚容道歉。”

    给叶晚容道歉,是不可能的,她没有做错什么。

    叶西见和他对视了几秒,目光又落回到了瑟瑟发抖的叶晚容身上。

    忽然抓起一旁的鸡尾酒杯,狠狠对准叶晚容的头砸了过去!

    蓝傲琛伸手拦了一把,抓住了酒杯,杯子里的酒,还是泼了蓝傲琛与叶晚容一身。

    叶西见看着两人,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他要帮着叶晚容,那就帮吧。

    反正今晚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大不了就是变得更糟糕而已。

    她叶西见的人生,也不可能变得更烂了。

    早在蓝无极把她和叶若寒调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她笑了两声,随后,指着叶晚容,一字一句,清晰道,“别再让我抓到你把柄!”

    “再有下次,我不会给你再犯贱的机会,老子打死你!”

    说完,朝蓝无极轻声道,“是我口不择言,让外公生气了,对不起。”

    这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走!

    刚转身走开,蓝傲琛便在身后叫她,“叶西见!”

    “你站住!”

    叶西见只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往外走。

    脚步都不带顿一下。

    连蓝傲琛都不信她,那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她更不可能道歉。

    不可能因为叶晚容装疯卖傻,她就要示弱。

    身后,叶晚容死死拽住了蓝傲琛的手,不让他追上去,哭得更加厉害,“阿琛!你不要走!我求求你了!”

    “你不要走!以后我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

    蓝傲琛想要甩开她的手,叶晚容另一只手,更是紧紧拖住了蓝傲琛的手臂。

    蓝傲琛方才太急,正要追上去,直接将叶晚容从沙发上扯了下来。

    “阿琛!阿琛你不要走!以前是我错了!”叶晚容摔到了地上,却还是没有松开蓝傲琛,哭得狼狈至极。

    因为这一番动作,她手臂上的伤口撕裂开了,比刚才流血流的更凶。

    蓝无极见叶晚容的状态好像有点儿不太对,而且她的哭声太大,已经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阿琛,先把晚容送到医院去!”他斟酌了几秒,沉声朝蓝傲琛吩咐道。

    其实方才蓝傲琛和蓝无极已经谈过了,关于叶西见的事情。

    蓝无极看出蓝傲琛情绪不对,谈话还没结束,便听到附近传来叶晚容的尖叫声。

    两人这才赶了过来,谁知叶西见把叶晚容打成这样!

    “晚容都这样了,还不送医院!”蓝无极气到脸色发白,再一遍朝蓝傲琛道,“你们是要把我活活气死才罢休吗?!”

    蓝傲琛斟酌了几秒,紧皱着眉头,望向叶西见的背影。

    远处,叶西见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跑到了人多的地方。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了,跌跌撞撞走着,只觉得脑袋发晕,耳朵里嗡嗡作响。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走,只是往前走着。

    刚走出了后门,身后忽然伸出了一只有力的臂膀,拖住了她,大声问她,“叶西见,你去哪儿?”

    叶西见脑子这才清楚了一些,回头看,发现是景予盛。

    那一刹那的欣喜,看到是景予盛的脸时,瞬间心又跌到了谷底。

    外面很冷,景予盛直接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叶西见肩上。

    “跟我回景家吧。”随后低声朝她道,“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

    叶西见望着他,不答反问道,“你都看到了?”

    “我都看到了,也听到了,她往自己身上泼酒之前,我就看到了。”景予盛叹了口气。

    “你要是一时之间想不清楚,就跟我走。”

    “姑姑和奶奶那儿,我会说清楚的,他们其实挺喜欢你的,觉得你跟景家人脾气很像。”景予盛语速尽量慢地,朝她道。

    以前他不知道这些事情,不了解叶西见。

    这两天看明白了许多。

    最宠叶西见的那两个人,刚才好像是向着叶晚容的,他在一旁听到了。

    不自觉地,他心里就涌上了一种,想要保护叶西见的感觉,就像那次她在教室被人诋毁,跟人打架时的感觉一样。

    或许是冲动,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后悔帮她。

    假如她无处可去,景家可以给她一个暂避的庇护之所。

    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晚上的,她失魂落魄地在路上闲逛,而且她穿成这样,很有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叶西见不过比他小了一岁而已,他都无法想象,这些年她过的是有多复杂。

    和蓝家比起来,景家真的是干净多了。

    他见叶西见呆呆的,不说话。

    又叹了口气,朝她道,“不用犹豫了,也不用多想,既然你外公挑的人是我,那我就更加不可能对你的事情袖手旁观。”

    “你就当我家是酒店好了,景家怎么也比外面的酒店住着舒服吧?”

    叶西见犹豫了下,“我……”

    这点儿分寸她还是有的,去景家意味着什么。

    刚说了一个字,便看到乔许匆匆追了过来。

    “小姐!”乔许看到景予盛搂着叶西见的手,脸色立刻不对了,沉声道,“爷让我送您回家!”

    回家?

    之前叶西见听到回家这两个字,只觉得开心。

    现在不觉得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

    “景少爷,您自重一些!”乔许看着景予盛搭在叶西见肩上的手,继续沉声警告道。

    景予盛这脾气也上来了,将叶西见往自己身后拉了一把,微微眯了下眼睛,反问道,“自重?我是西见的未婚夫,你告诉我,什

    么叫自重?”

    至少他不会伤害叶西见。

    他看到的是,蓝家的人,每一个人都在折磨叶西见!

    “你们不要吵了!”叶西见听两人吵起来,句句夹枪带棒的,沉声道,“我哪儿也不去!”

    说完,用力甩开了景予盛的手,自己踉踉跄跄地,往花园外大门的方向走去。

    她不要跟乔许回御园,也不要去景家。

    她不想看到景予盛跟乔许打起来,至少不要为了她打起来。

    更不想留在蓝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