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这样不公平
    “可……”

    “够了!”蓝非权朝乔许狠狠扫了一眼。

    “非权,反正就一句话,今天我们要带走西见。”景微见蓝非权朝他们这儿走过来,直接朝他道。

    说完,架着几乎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叶西见,往车旁走。

    蓝非权让乔许他们留在了原地,一个人追了过来,伸手拦住了,低声朝她道,“景微,你怎么也这么不懂事?”

    “我不懂事?”景微轻轻笑了声,“我倒是觉得你们蓝家几个兄弟,你们蓝家做事,过于霸道了。”

    “无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方才盛儿说得都没有错。”

    “你去告诉蓝傲琛,两个人要在一起,最基本的就得做到不欺骗,要做到坦诚相待。不然,在这段关系里,西见就是受害者!”

    “而且她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她的社会阅历和她的心机,远远都及不上蓝傲琛,他们之间,原本就是不公平的。”

    “她还受着伤,现在又这样,还被你们打了,你们放过她吧,至少让她缓口气,行么?”

    蓝非权看了眼叶西见,咬着牙,没做声。

    半晌,轻声回道,“我可以让你带她走,但你向我保证,决不能伤害她,不然你也知道我大哥的脾气。”

    景微摇了摇头,回道,“伤害她的人,只有你们蓝家,我们景家做不出欺负女人的事情。”

    蓝非权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而且景微做事一向稳重。

    又犹豫了下,才道,“不管怎样,你必须向我保证,要保证西见完好无损。”

    “这个你自然放心。”景微想也不想地回道。

    几分钟后,蓝非权还是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景家的车带着叶西见离开了。

    “七少!”乔许神色相当凝重。

    “我会跟大哥解释。”蓝非权神色复杂地,回头看了眼乔许,低声回道,“不用担心。”

    景微的话,他也会转述给蓝傲琛听。

    怎么说呢,蓝傲琛或许有自己的苦衷,但确实,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他和蓝亦城一直都知道,蓝傲琛和家主之间,有事儿瞒着他们,蓝傲琛从来也不说。

    蓝非权以前是觉得,不说也好,省得大家想多了,过得简简单单的,不还开心些吗?

    可是他忽然觉得,刚才景微说的话,也是对的。

    这样对叶西见是不公平的。

    叶西见是活的,是个人,而不是蓝傲琛的玩物。

    所以他才放叶西见走。

    景微会善待叶西见的,就当是这两天,让叶西见去外面散散心吧,她也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乔许,你和大哥有事情瞒着大家,是不是?”他看着景家的车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忽然回头,望向身后的乔许,轻声问他。

    “对我,就别瞒了。”

    ……

    虽然乔许立刻赶往医院,去了蓝傲琛那儿。

    蓝非权斟酌再三,还是亲自给蓝傲琛打了个电话。

    告诉他,叶西见被景微他们带走了。

    说叶西见的情况不太好,被带走的时候,人是昏迷的。

    蓝傲琛挂了电话的同时,乔许正好急匆匆赶到病房门口,朝蓝傲琛低头道,“爷,我把事情办砸了,您罚我吧!”

    蓝傲琛看着他,半晌没有作声。

    人,是蓝非权放走的,现在追究是谁的责任,都没用了。

    而且按照叶西见的脾气,就算景家不带走她,她自己也会想办法摆脱掉乔许。

    好在,人是景微带走的,景微做事相当有分寸,不会胡来。

    蓝傲琛了解景微,清楚她的做事风格。

    至少他现在知道了,叶西见现在在景家,而不是在街上到处乱跑,让他担心。

    “先送家主和叶先生回去。”他沉默半晌,朝乔许轻声吩咐道。

    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他亲自去把叶西见接回来。

    蓝无极和叶修律两人,从病房里出来,正好听到蓝傲琛和乔许说话。

    “不用送了,晚容这儿,你自己注意着些。”蓝无极随即朝蓝傲琛嘱咐道。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委实也是我们没有教育好西见。”说完,又回头,略带歉意地朝叶修律道,“叶先生放心,西见闯下的

    祸,我们一定会处理好。”

    蓝无极都这样说了,叶修律还怎么敢有什么不满。

    叹了口气回道,“西见也是我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

    “其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别人家的亲兄弟亲姐妹,也有一言不合打起来的时候,我不怪西见。”

    蓝傲琛望着叶修律假装难过的脸,阴沉着脸,没做声。

    自然不怪,叶西见和叶晚容无论谁跟他在一起,叶修律都是得益的那个人,是他将来的丈人。

    虽然事实上,叶修律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叶西见才是钱思玉的孩子。

    然而蓝傲琛只是看到这张脸,都觉得作呕。

    他永远都没办法忘记,叶修律强奸了蓝烟这件事。

    别说叶西见恨叶修律一辈子,他对叶修律的恨,不比叶西见少!

    “那阿琛,我跟叶先生就先走了。”蓝无极朝蓝傲琛又嘱咐了一遍,“在晚宴上,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今晚你自己好好思量一下。

    ”

    “知道了,家主慢走,叶先生慢走。”蓝傲琛面无表情地回道。

    他看着两人进了电梯,离开了,随手将医生递来让他签字的东西,狠狠砸在了地上。

    “滚!!!”

    面对着暴怒的蓝傲琛,一旁众人全都吓得战战兢兢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倒退着,消失在了蓝傲琛的视野之中。

    深知一切事实真相的乔许,此刻也不敢说一个字,担忧地看了蓝傲琛一眼,便跟着其他人一起退下了。

    他知道,蓝傲琛现在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

    蓝傲琛习惯于把一切事情都担在肩上,不显山露水,默默处理完,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

    但是叶西见对于蓝傲琛,真的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的,乔许都懂。

    面对叶西见的事情,蓝傲琛才像是一个人,一个活着的人。

    蓝傲琛随手拎起一旁的公共座椅,对准对面玻璃窗里倒映出的自己,狠狠砸了过去。

    玻璃碎片四下里飞溅,弹到蓝傲琛身上脸上,划破了他的脸颊,他却浑然不觉。

    双目猩红,死死咬着牙,望着周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