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阿琛,对不起
    蓝无极的性格,说实话,根本无法让人捉摸得透!

    可蓝傲琛是蓝无极的长孙,几乎可以说是蓝无极现在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所以他可以猜透,蓝无极心中在想的一些事。

    诚然,蓝无极是为了叶西见好。

    在发现叶西见出手打叶晚容之前,蓝无极和他单独说了一些话。

    蓝无极说,叶晚容和钱思玉终究是叶西见最亲的人,叶西见现在还小,做事过于冲动莽撞,等到将来知道真相之后后悔,那就

    晚了。

    孩子终究是孩子,他们做长辈的,必须要起到一个好的引导作用。

    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蓝无极只希望叶西见若干年后,不会后悔。

    虽说叶西见和他们蓝家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但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多,人终究是感情动物,蓝无极也会心疼叶西见。

    在他心里,即便是将来告诉了两个孩子身世真相,他对叶西见还是会一如往昔。

    说得好听。

    蓝傲琛知道,蓝无极对叶西见,更多的是愧疚。

    只是愧疚,他毁了这个孩子的一辈子。

    仅此而已。

    而且蓝无极嘴上虽说,觉得叶若寒跟叶西见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草拟遗嘱的时候,就已经将两个丫头区分开了。

    他原想,叶若寒喜欢顾恒言,将来跟顾恒言在一起,便是皆大欢喜。

    直到蓝无极忽然提出遗嘱的事情,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不够格,跟蓝无极玩心计。

    叶若寒是蓝烟的女儿,这就是叶西见和她最大的区别。

    蓝无极想要的是,叶若寒回到蓝家,他顺顺利利地继承蓝家的家业,这是蓝无极心中的皆大欢喜。

    蓝无极爱蓝烟,但是直到蓝烟死了,蓝无极都没有承认过这份深埋在心底的感情。

    蓝无极是个活得体面的人,他要让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绝对不会做出让人诟病的事情!

    他对他的原配夫人也是用了情的,爱了多年,心里割舍不下。

    所以,他不会让人发现,他爱上了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养女。

    所以,即便蓝无极也恨叶修律,可他从未表现出来过。

    蓝无极唯一表现的方式,就是,全力阻挠蓝傲琛和叶西见之间的事情。

    因为他很叶修律,恨钱思玉,所以,也不能允许自己的长孙和这一家扯上任何关系!

    更不能允许,蓝傲琛跟他们的女儿在一起!不让蓝家的财产有落到叶家手上的机会!

    蓝无极从未用语言表达过他对这件事的反对,只是默默地,在行动上,全力阻挠。

    蓝无极在逼他,在叶西见和继承蓝家家主之间,做一个选择。

    蓝傲琛心里全都懂,懂蓝无极对于叶西见的伪善,也懂蓝无极对他完美继承蓝家的期盼。

    可是,真的够了!

    在除了叶西见之外的所有人面前,他是那个完美无缺的,蓝家第二掌权人,蓝家将来的家主!

    这是多么令人艳羡的一件事。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痛苦。

    他宁愿不要家主的地位!

    用几百上千亿换一个叶西见,在他心里,都是值得的!

    可是他又清清楚楚地知道,倘若蓝家家主的权力,放到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一个蓝家人手上,蓝家就毁了。

    蓝家偌大的一个家族,不是说能抛下就能抛下。

    蓝非权做事很有分寸很有手段,是个可造之材,可他喜欢棠锦,喜欢男人。

    蓝亦城现在又还小,玩心太重,什么都不在乎。

    他心中有太多的顾虑。

    可他又怕自己最终活成蓝无极那个样子,他害怕自己,会变成下一个蓝无极。

    倘若叶西见走了,他的人生,也就一眼看到了头,他必然会是下一个蓝无极。

    他不想。

    因为叶西见在他的人生里出现过,并且存在着,他贪恋那种感觉。

    叶西见会让他觉得,他还活着。

    一次次为了她触及底线,为了她抛开所有的规矩,为了她变成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自己,他心甘情愿!

    那样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血是热的。

    可是蓝无极他们,却拉着他,不断往下坠。

    安全楼道里的乔许,许久都没听到里面传来动静。

    大着胆子,往外看了眼。

    看到蓝傲琛一个人,悄然无声地站在那儿,依旧是带着一如既往的气势。

    但是乔许,看到了他的孤独。

    那种从他身上每一处散发出来的,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绝望感。

    他看到蓝傲琛脸上和手上,被碎玻璃割出的伤口。

    尤其是他手上的伤口,鲜血顺着手背顺着指尖,流到地上,都汇成了一小滩。

    “爷……”他忍不住上前,焦急道,“身上的伤口先得包扎下啊!”

    蓝傲琛面无表情地,扫向他,没说话。

    一个小时后,叶晚容病房。

    叶晚容方才在晚宴上情绪失控了,确实犯了精神病。

    演戏演得多了,也就成了真。

    医生给她打了点儿镇定剂,她昏睡了会儿。

    醒来时,头昏得厉害,身上也到处都痛。

    她躺在病床上,缓了会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蓝傲琛!

    蓝傲琛一定趁她昏睡的时候,又离开了!

    她刚掀开被子要下床,便看到,蓝傲琛就坐在旁边沙发上。

    他静静地坐在那儿,微低着头,看着跟前的医生,给他包扎处理手上的伤口。

    他没有回头看,便知道,叶晚容醒了。

    其实,他也不愿看她。

    现在的叶晚容,让他越发的厌恶,越发的,令他作呕。

    “阿琛……”叶晚容看到蓝傲琛的一瞬间,才松了口气,怔忪地望着他,轻声叫了声他的名字。

    “醒了。”蓝傲琛说话的同时,依旧是,目光都没有斜一下,表情冷淡。

    叶晚容神色黯淡地,望着他,好半天,嗫喏着小声朝他道歉,“阿琛,对不起。”

    蓝傲琛忍不住轻轻笑了声,“叶大小姐,有哪儿对不起我的?”

    “是我说话不好听,让西见生气,让她发了狂,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变成现在这样。”叶晚容轻声回道。

    “是吗?”蓝傲琛正在包扎的手,忽然轻轻抬了下。

    医生以为弄疼了蓝傲琛,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敢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