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要么,割了她的舌头
    “出去吧。”蓝傲琛望向叶晚容的同时,轻声朝面前的医生吩咐道。

    医生剪掉了绷带,迅速帮蓝傲琛包扎好,便不声不响退了出去。

    等到病房门,被轻轻带上的同时,蓝傲琛才起身,缓步走到了病床前。

    居高临下地,望着病床上的叶晚容。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目光冰冷,垂眸看着她。

    带着怜悯和轻视,以及厌恶。

    就这一眼,对叶晚容是什么态度,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刚刚看到了监控,事情似乎不是你所说的那样。”

    “为什么要冤枉蜜儿?”

    她说,叶西见打了她,很有可能是有夸张的成分在,他当时选择向着叶晚容,其实,是做给蓝无极看的。

    他要给蓝无极面子,也不想毁掉叶西见的成人礼,所以,当时没有发作。

    然而,他刚刚看了视频监控之后,发现自己,确实是错怪了叶西见。

    心中的悔恨,自然不用提。

    其实为了维护蓝无极的面子,维护叶西见的成人礼,他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

    但他却选择了,伤叶西见最重的方式。

    他只要想到,叶西见离开前,和他最后对视时绝望的眼神,便后悔不已。

    伤她最深的人,竟然变成了他。

    是他错了,他会尽力去弥补她,用尽十二万分的悔意去弥补。

    叶晚容望着蓝傲琛的眼神,听着他维护叶西见的话,心,瞬间凉透了。

    然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再想回到以前,不可能了。

    那么,倒不如一错再错下去。

    她不好过,叶西见也别想好过,更何况,蓝无极是不会同意叶西见和蓝傲琛在一起的。

    她沉默了会儿,忽然朝蓝傲琛微笑了起来,柔声问他,“阿琛,你有想过吗?假如是叶西见她,真的想离开你呢?”

    “不可能。”蓝傲琛想都不想,沉声回道。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啊。”叶晚容笑得更是温柔。

    “她说,受够了你像圈禁宠物一般,圈禁着她,这种得不到自由的感觉,让她快要窒息了,她是喜欢你,但是受不了你这样强烈

    的控制欲。”

    “于是我就说啊,你怎么能这样呢?阿琛那么喜欢你。”

    “她就下手打我了。”

    “阿琛,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我假装她泼我,吸引你们过来,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不想你被叶西见这样脚踏两条船,这

    样践踏,我想让你看清她真面目。”

    “你那么全心全意地喜欢她,守着她,她却不知好歹……”

    蓝傲琛听她一句句说着,忽然沉声道,“够了!”

    叶晚容沉默了几秒,轻声反问他,“可我说的,难道有错吗?”

    因为叶晚容已经骗了他,所以蓝傲琛不可能相信,叶西见说过这样的话。

    虽然叶晚容说的话,确实有几分可信。

    可他不想听下去了。

    “你喜欢撒谎,那便找个喜欢听你撒谎的人,继续说下去。”他朝她轻声道。

    “阿琛!我没有撒谎的!”

    叶晚容伸手,紧紧抓住了蓝傲琛的衣角,急道,“你是不是要走了?你不要走阿琛!我真的离不开你!”

    “叶晚容,我已经对你仁至义尽。”蓝傲琛垂眸,望着她死死揪住自己的那只手,继续轻声道,“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

    说完,狠狠甩开了她的手。

    叶晚容被甩得摔在了床上,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转身就往外走。

    乔许正守在门外,见蓝傲琛推门出来,问,“爷有什么吩咐?”

    “安排转院,普通医院已经对她没用了。”

    “是……转到精神病院?”乔许愣了下,小心翼翼反问道。

    蓝傲琛微微点了下头,“我听说,隔壁精神院有个医生特别厉害,擅长心理疗法,和电击疗法,让她试试吧。”

    乔许顶着蓝傲琛漠然的眼神,有点儿头皮发麻。

    确实是有这么个医生,是从戒毒所转过去的,有些精神病人爱胡言乱语,从他手底下治疗过后,都变成了哑巴一样。

    据说手段十分残忍。

    “爷,方才家主的意思……”乔许艰难地回了几个字。

    蓝无极的意思,是让蓝傲琛妥善安抚好叶晚容,不让她继续闹下去。

    大事化小。

    然而蓝傲琛这样做,无疑是把事情闹得更大。

    蓝傲琛冷静了这么长时间,他以为他是找到了万全之策,没想到,蓝傲琛是想着怎么帮叶西见把这口气给撒出去。

    倘若是这样,蓝傲琛很有可能是选择了叶西见,而并非蓝家。

    果然,在蓝傲琛心里,没有什么可以与叶西见衡量。

    不知蓝傲琛这样破罐子破摔之后,要怎么收场。

    怎么在蓝无极面前交待。

    “有什么疑问?”蓝傲琛冷冷反问。

    “阿琛!”叶晚容听到蓝傲琛这样说,吓得立刻从床上爬了下来,“我真的没有说谎!!!”

    有没有说谎,等他去接了叶西见回来,就知道了。

    就凭叶晚容诬陷叶西见这一点,这是她应得的教训。

    一旁的保镖,立刻拦住了,想要冲向蓝傲琛的叶晚容,不让她再靠近蓝傲琛。

    “阿琛!!!”叶晚容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嘶声惨叫起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说过,你不能这么对我!!!”

    蓝傲琛冷漠地,回头扫了一眼发了疯一般的叶晚容。

    又朝乔许道,“倘若去了那里之后,她还在胡言乱语,那便……割了她的舌头。”

    叶晚容喜欢用叶西见身世这件事,威胁他,那么,很简单,只要她说不了话,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是,知道了。”乔许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恭敬地回道。

    蓝傲琛一向做事手段都是如此恐怖,这样惩罚叶晚容,并不奇怪。

    更何况叶晚容诬陷的人,是蓝傲琛最宝贝的叶西见。

    蓝傲琛以往,真的是对叶晚容手下留情了。

    “蓝傲琛!!!”叶晚容像疯了一样,在后面叫蓝傲琛的面名字,“蓝傲琛你当真不怕我说出来吗?!”

    蓝傲琛恍若未闻,头也不回地步入了电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