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老老实实在我家待着
    景家的房子大得像是城堡一般,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里面的设施都是先进的,但是摆设装修方面,看着是古色古香的,别有一

    番韵味。

    叶西见跟着女佣下去时,下意识观察了几眼周围的环境。

    景少卿果然是在地下一层里面练习击剑。

    有专门的教导老师,应该是还没有结束。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除了正在击剑的两人发出的脚步和击剑声,没有任何其它声响。

    佣人站在一旁等着,没有立即上去禀报叶西见下来了,应该是要等他们结束。

    叶西见便也站在一旁,没有打扰,好奇地盯着击剑场上的两人。

    虽然俩人都带着防护设备带着头盔,但是叶西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哪个是景予盛。

    景予盛个子修长,偏少年的清瘦,教导老师身材魁梧些。

    但是景予盛练这个东西应该有些年头了,进攻格挡一招一式,看着都不像是一个刚成年的男人该有的爆发力。

    景予盛打架叶西见是见过的,那次在教室里,一个挑十几个也不是问题。

    她原以为,像景予盛这种独生子,生在景家这样的家庭,必然是娇生惯养的,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去学。

    现在仔细一琢磨,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打架那么厉害,肯定是景家专门培养过。

    约莫十几分钟后,击剑场上的两人,才停了下来。

    景予盛摘掉了头盔,大汗淋漓地,朝叶西见这儿走了过来。

    一边接过一旁佣人递来的毛巾,擦脸上的汗,一边笑着问叶西见,“好些了吗?昨晚睡得还习惯吗?”

    “好点儿了。”叶西见点了点头。

    一旁的女佣全体脸上带着姨母笑,看着两人,看得叶西见当真是心里有点儿发毛。

    景予盛看出了叶西见的不自在,将毛巾丢给了一旁的佣人,淡淡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

    说完,一手抱着头盔,一手不由分说地,拉住了叶西见的手,带着叶西见往隔壁房间走去。

    叶西见愣了下,低头望向景予盛自然地牵住她的手。

    她回头看了眼,见房间里所有人都出去了,立刻别扭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景予盛按了下面前的密码门,有些不在意地,回头朝叶西见笑了笑,调侃道,“你这个蠢女人,现在是本少爷的人了,牵一下你

    的手怎么了?”

    “什么叫我是你的人,咱们不是说好了,就是昨晚假装一下吗?”叶西见有些不爽地回道。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景予盛朝她撇了下嘴角。

    “那你说,你昨晚那个样子,我能坐视不理吗?”

    “……”

    叶西见竟然无言以对。

    想了下,跟在景予盛身后进了隔壁房间,皱着眉头回道,“我现在要回学校,你反正想个办法吧,我不管了,是你把我带来的,

    你就得负责把……”

    景予盛不等她说完,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负责?说到负责这个词。”

    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微微低下头,朝她凑近了些。

    叶西见戒备地往后退了两步,没料到背后就是墙,直接被景予盛怼到了角落里。

    景予盛又一伸手,将她可以逃脱的那面给挡住了,撑在了墙上,和叶西见凑得更近。

    “最主要的是,你都说了咱俩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假如我当时对你不闻不问,你觉得在外人看来,是正常的吗?”

    他轻声问她。

    叶西见因为他忽然的靠近,有点儿慌了。

    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汗味,夹杂着一种更淡的牛奶的味道,环绕住了她。

    细碎的刘海因为出了汗,黏得一咎一咎的。

    蓝家那一大帮子大老爷们儿,就没景予盛这样的,包括最小的哥哥蓝亦城,也有二十三了。

    所以在叶西见看来,她一直都觉得,景予盛真的不够成熟,年龄不够,做事也不如他们稳妥,欠缺考虑。

    但是现在,叶西见竟然觉得,或许她以前对景予盛的认识,是有误区的。

    他这样的,叫少年老成,思考事情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成熟很多。

    他说得没错,他的理由无可挑剔。

    “先松开我,好好说话!”叶西见忍不住皱眉,看着他,低声道。

    “这儿有监控的哦。”景予盛在她动手之前,好心提醒,“说不定奶奶和姑姑在看着呢,别瞎动手。”

    “所以,你赶紧让我回学校!”叶西见咬牙切齿地回道。

    景予盛见她又急又气的样子,忍不住又低声笑了起来。

    倒是很少见这丫头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其实这样的她也挺可爱的,有趣。

    他看着她的脸慢慢涨得通红,伸手点了下她小巧的鼻尖。

    “你!”叶西见像炸了毛的猫似的,脸色立刻变了。

    没等她动手打人,景予盛已经松开了她,转身走向了一旁的沙发。

    “不急。”他一边慢条斯理地解着击剑训练服的衣服纽扣,一边低声回道。

    “今天的新闻,我觉得你得先看两眼。”

    说着,丢了一只平板电脑到叶西见怀里。

    叶西见接过,看了几眼,发现自己昨晚成人礼的新闻,果然已经在网上闹开了。

    还有她跟景予盛要订婚的消息,热度也是被炒得很高。

    蓝家和景家这样显赫的家庭,哪怕有什么芝麻大的小事,也会被媒体拿出来大肆宣扬。

    更别提景家少主跟蓝家的小女儿的婚事。

    满屏的全是超级富二代,猜测订婚日期,景予盛要出国留学深造,这样的标题字眼。

    热搜前十条,倒有四五条是关于他们的。

    “花钱都压不住的热度。”景予盛在旁看了眼叶西见脸上的表情,淡淡道。

    “虽然你的脸打了马赛克,但你觉得有用吗?”

    “蓝傲琛把你的成人礼打造得那么夸张,很显然是宠你宠得不行,现在你又是我的未婚妻,你猜猜看,会有多少背地里的势力,

    对你蠢蠢欲动啊?”

    “所以我说啊,你就老老实实在我家待着吧先,学校能安全么?”

    叶西见听他这样说,脸色越发的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