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不为所动
    “是吗?”景微看了眼窗外,惊讶道,“还真的下了,早上太阳那么好。”

    “天气瓶这样,就证明这雨暂时不会停的,是吗?”叶西见望着一旁的天气瓶,又问景微。

    “反正我看天气预报说,会下两天雨呢。”景微点了点头。

    叶西见看着天气瓶里浮浮沉沉的,像棉花絮一样的东西,没吭声了。

    这几年来,哪怕是有时候跟蓝傲琛争吵过后不理睬他,她也不会有不想原谅他这种念头,从未有过。

    但是这次,真的是对他失望透顶了。

    有的时候,千百次的维护,都弥补不了一次的伤害。

    就像是,好人做了一件坏事,大家都不能原谅,而坏人做了一件好事,大家都会夸奖他。

    一样的道理。

    人心为什么会这样,无解。

    而且知道蓝傲琛在外面,她竟然还有一种,想要避开,逃得远远的冲动。

    不想看见他。

    而且避开了他也好,大家就别继续纠缠下去了,对蓝傲琛是好事,对她来说,也是好事。

    她昨晚被景予盛他们带过来,什么东西都没带,手机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全都没带,手机落在了蓝家新宅,其它东西都放在

    了御园她书包里。

    她盯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沉默了会儿,朝景微道,“姑姑,这药有点儿副作用,我好困啊,想休息一会儿了。”

    “那你睡会儿。”景微点头回道,“吃晚饭的时候,我再上来叫你。”

    叶西见看着景微出去了,走到门边,反锁上了门。

    她房间的阳台,恰好可以看得到山脚景家的大门处。

    她隐约看到,大门口那儿果然是停着两辆车,门口站着几个人。

    离得太远了,看不清楚都是谁。

    但她知道是蓝傲琛站在那儿,所以几眼就辨别出,站在最前面的是蓝傲琛。

    而且有些人,当真是往那儿一站,就是人群之中最突出的那个,哪怕看不清楚他的脸,他的身姿,他的气势,也是最出众的。

    “叶西见啊,你可真贱,他昨天当着大家的面,都那样对你了,还要盯着他看。”她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轻声骂了自己几句。

    蓝无极那巴掌,打得她当时脑子里嗡嗡作响,蒙了几秒,蓝傲琛也没有哪怕向着她一个字,也没有问她,疼不疼。

    他以前不是那样的。

    她搬了张小沙发凳,坐在了可以看到山脚的地方,靠着一旁的玻璃窗,继续定定地看着那儿。

    “不是看他,而是看他什么时候走。”叶西见朝自己小声嘀咕了句。

    说完,又点了点头,“对,就是这样。”

    然而坐在那儿等了两三个小时,她看得眼睛都酸了,蓝傲琛还是站在原处,一步都没有挪动。

    雨还在下,越下越大,大得她都快看不清楚山脚那儿的动静了。

    而且,蓝傲琛没有打伞。

    天这么冷,外面温度零下,这么下去,蓝傲琛会淋得生病的。

    她越是看着,心底里那股钝钝的疼,就越来越抓住了她,抓得她坐不住了。

    她站了起来,站了几分钟,却又坐了回去。

    蓝傲琛又不是傻子,这么大人了,淋得吃不消了,自然会离开的。

    而且,他这明显是苦肉计。

    门外,景微忽然在敲门,叫她,“西见啊!醒了么?”

    叶西见回头,朝房门看了眼,顿了几秒才回道,“醒了,姑姑!”

    “可以吃晚饭了哦!”景微招呼了声。

    叶西见起身前,又朝山脚下看了一眼,天都快要黑透了,蓝傲琛还在那儿。

    “爷!”乔许也是冷得有些吃不住了,低声叫蓝傲琛。

    在这儿淋了几个小时的雨。

    身后的几个弟兄也都陪蓝傲琛淋着,虽然蓝傲琛让他们回车上,但是没人回去。

    蓝傲琛就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跟他讲话,他也是不理不睬,只是定定地看着半山腰处的景家大宅。

    “爷!雨越下越大!而且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回去,等雨停了再过来吧?”乔许走到蓝傲琛跟前,皱着眉头,朝他大声道

    。

    叶西见这次也真是狠心,蓝傲琛在这儿等了一天,她也不为所动!

    虽然乔许明白叶西见昨晚有多难过,可他也舍不得蓝傲琛这样糟蹋自己!

    他跟在蓝傲琛身边快六年了,六年,从未见过蓝傲琛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

    “你们先回去吧。”蓝傲琛这才看了他一眼,低声回道。

    “您不回去,兄弟们怎么可能回去?”乔许有些愤怒地回道,“再怎么着,您也得去吃点儿东西是不是?外边这么冷!”

    蓝傲琛只回了他一句话,便又继续面无表情地,望向景家大宅。

    “爷!”乔许咬着牙叫他,“家主都打了十几个电话……”

    “滚!”蓝傲琛不等他说完,便沉声回了一个字。

    一双眼睛,被雨淋得通红,眼神之中,满是狠戾。

    乔许微微低了下头,半晌,轻声回道,“好,那咱们就继续陪爷在这儿等着。”

    虽然蓝傲琛可能并不是很在乎,他们陪他一起淋雨一起挨饿,但是他也不可能让蓝傲琛一个人受着。

    不敢,也不忍心。

    刚在蓝傲琛背后站定,身后的保镖,便走到了乔许身边,小声乔许道,“老大,有个电话……”

    “爷不肯接,直接挂了吧。”乔许想都不想地回道。

    叶西见不下来,蓝傲琛估计在这儿站成一尊石像,都不可能会搭理旁人。

    “可是……”保镖把手机往乔许手边凑了下。

    乔许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送叶晚容去精神病院的保镖打来的。

    要么,是叶晚容那儿出状况了。

    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接了。

    刚一接通,对方便慌慌张张朝他道,“老大!不好了!”

    “就刚才叶大小姐说自己要上厕所,我们没跟进去,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爬出去的,现在正在天台上闹着要跳楼呢!”

    “她精神状态很不对,我们叫了警察,警察来也不知道怎么办!她还打电话叫来了媒体记者!”

    乔许听完,挂了电话的同时,立刻又走到蓝傲琛跟前,低声道,“爷!叶晚容在闹跳楼呢!”

    “说您要是不过去,就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打电话告诉小姐,她是要当着媒体记者的面,让他们全程录下直播!说要拉着小姐

    一块儿下地狱!”

    “警察都去了也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