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威胁
    叶晚容当真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蓝傲琛朝乔许看了眼,面色阴沉着,没做声。

    “那咱们现在是……”乔许看着蓝傲琛的表情变化,声音不知不觉低了下去。

    其实,叶晚容那儿来的这个消息,倒是让乔许稍稍松了口气。

    回去路上蓝傲琛就不必一直淋雨了,晚上的温度越发的低,现在已经是零下,冻得人说话都快要不利索。

    也能让蓝傲琛路上先吃点儿东西。

    蓝傲琛回头,看了一眼景家。

    上车的时候,景家的管家几乎是谢天谢地地,把他送到了车上。

    “六少慢走,注意身体注意保暖!”

    别来了才好!他虽然没有跟着蓝傲琛一起淋雨,但在大门这儿陪了他一下午,也是冻得不轻,饥寒交迫!

    蓝傲琛的忍劲真是好,连他都看得有点儿揪心。

    叶西见这顿饭也不知道是怎么吃完的,景家人跟她说话,她也是忍不住的一直在走神,没听进去几句。

    景家老太太只当她是耳朵还听不清楚,吃完晚饭后,只拉着叶西见说了一会儿话,便放叶西见上楼休息去了。

    叶西见上去的时候,只隐约记得,老太太对她说什么,后天开学之后的冬季野营集训活动,景家已经跟教官打好招呼了,病假

    条子已经开了过去,会多照顾她一些。

    还问了叶西见,将来想考什么大学,还是有出国的打算。

    叶西见一个人进了电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回答了什么,她说,她想要考r大。

    r大是蓝傲琛的母校,也是蓝傲琛对她的期许。

    可她都已经打算离开他了,为什么还要听他的话呢?

    说不定,她会去别的城市,远远离开京都吧。

    她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房间,还没开灯,便下意识,先朝外面,山脚的方向瞧了两眼。

    这么一看,发现门口似乎没人了。

    蓝傲琛走了吗?!

    她愣了几秒,快步走到阳台上,仔细朝那儿看了会儿。

    蓝傲琛的车子走了,大门那儿也没人了,原本那儿有好些人在陪着,现在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在的时候,想逃得离他远远的。

    他就这么走了,心里倒像是忽然缺了一块。

    ……

    蓝傲琛和乔许赶到精神病院的时候,发现顶楼天台上,果然在闹。

    天台上开了强光灯,风雨之中,可以看得到有一道纤瘦的身影,在上面不断来回徘徊着,似乎一阵狂风吹过去,就能把人给吹

    下来!

    蓝傲琛只看了两眼,便皱着眉头,回头朝乔许低声问,“特警队到了没有?”

    他没有耐性,继续陪叶晚容再磨下去了。

    受够了。

    他们来的路上,就已经安排了附近的特警队立刻赶过来,应该马上到了。

    “马上就到!”乔许看了眼楼上,天台上,那个女人穿着蓝色病号服,一直在边缘不停地走来走去,不肯下来。

    保镖说,叶晚容一直都在念蓝傲琛的名字,但凡有人靠近她一点点,她便笑着,伸出一只脚出去,要跳下去的样子,根本没有

    办法劝说。

    因为关系到叶家,关系到人命,所以警署来了人也是没有办法,不敢冒险,不敢动叶晚容,只能硬着头皮给蓝傲琛打电话。

    场面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媒体的人,警察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们拦在了楼下。

    蓝傲琛的车一出现,媒体的人都像疯了一样蜂拥而至!

    “不许拍!”乔许指着那些媒体警告道。

    叶晚容已经看到了他们,一脚跨出了天台栏杆,低头,看着楼下的蓝傲琛。

    她轻轻笑着,朝蓝傲琛道,“阿琛,你来了啊……”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精神病栋前,不断回响着,说不出的可怖诡异。

    一帮人僵持了几分钟,特警队还没有赶过来。

    蓝傲琛看着一旁的媒体记者,斟酌了下,先上了天台,支开了一些不必要的人。

    直到人走得差不多了,他才朝叶晚容沉声问道,“你到底要怎样?”

    叶晚容就在天台边缘,慢慢走着,晃悠着,时不时地轻轻笑着,回头看他。

    看样子,精神状态又不太稳定了。

    就是不说话。

    其实叶晚容是否要跳楼,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哪怕死了,也跟他没有关系。

    他过来,只是为了叶西见。

    叶晚容不说话,他也和她沉默地对峙着,一言不发。

    直到听到楼下,传来特警队暴力驱赶媒体的声音,丝毫没有犹豫,转身就走。

    然而,在他转身的瞬间,叶晚容忽然在他身后念了一句,“阿琛,我看到你小姑姑了,她对我说,你们蓝家人,要把我们都逼疯

    啊……”

    蓝烟早就去世了,叶晚容当然是不可能看得到蓝烟的。

    他皱着眉头,回头望向叶晚容。

    “要不是蓝耀钦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我真的,不想知道的。”叶晚容见他回头看自己,又笑着轻声道。

    “他们都说我,脑子不正常了,可是,我是因为知道了所有的秘密,我又不敢说,我只敢对你讲,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想听我说呢

    ?”

    “倘若你不愿听我说,那我,只能换个人告诉了!叶西见在景家,是不是?”

    “或者说,我也可以把这些秘密告诉那些想听到的人!一定会有人感兴趣的!”

    “蓝烟,不就是因为知道了你爷爷调换了她的孩子,所以才一时想不开,像我这样爬上天台,然后跳楼自杀了吗?这些事情,总

    会有人感兴趣的!”

    叶晚容每一句话,都是在威胁他!

    蓝傲琛漆黑的瞳仁,猛地收缩了下,听她这么说着。

    他现在相当怀疑,叶晚容是真疯还是假疯!

    确实,叶晚容说的没错。

    这件事,是压垮蓝烟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蓝烟才会跳楼自杀。

    蓝烟真的恨叶修律和钱思玉,她生下了孩子,只是因为她心善,不想剥夺一个孩子的生命。

    她把自己的女儿送出去,是因为她不想再想起那些不堪的往事,她想解脱了。

    蓝无极却擅作主张,瞒着她偷偷调换了两家的孩子。

    正常人可能无法理解一个精神病人的思维,但是蓝傲琛,可以理解她。

    想要解脱,却又不得不置身其中,才是逼死蓝烟的真正原因!

    爱一个人,却永远不可得,被他自以为是的行为彻底伤透了心,才是蓝烟活不下去的原因。

    蓝烟这一辈子,真的从未开心过。

    叶晚容却把蓝烟的死,拿出来做威胁他的筹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