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亲自去找她
    赵佳佳此刻是害怕得发抖,她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假如叶西见死了还好,假如叶西见没有死的话,她肯定就完了!

    她甚至不敢抬头看蓝傲琛,蓝傲琛叫她名字的瞬间,她下意识的,便是浑身一个激灵。

    蓝傲琛走向了她,低头望着她,继续轻声问,“告诉我,她到底是不是从这儿掉下去的?”

    “假如撒谎,你明白后果。”

    他要弄清楚,叶西见到底是怎么出事,是在哪儿消失不见的,假如找错了方向,叶西见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赵佳佳浑身颤抖着,一边哭着,一边点头回道,“她就是一不小心脚滑,自己从这儿摔下去的。”

    乔许快步走到溪边,根据脚印判断了一下,叶西见确实是从这儿滑进了水里。

    按照这边的地势,她肯定是掉到了下游,没错。

    但是,赵佳佳在撒谎。

    他学了几年的刑侦,不是白学的,按照叶西见的脚印深浅判断,她很有可能是被推下去的!

    他回到蓝傲琛边上,朝蓝傲琛轻声道,“爷,小姐确实是掉进了水里,通知搜救机直接顺着下游河道搜寻行么?”

    “越快越好。”他低声回了四个字。

    蓝傲琛其实已经看出了赵佳佳在撒谎。

    她回答的时候,特意强调了,是叶西见自己脚滑摔进水里。

    “你父亲最近在参加大选,是吧?”蓝傲琛冰冷的眸,定在赵佳佳脸上,低声问她。

    赵佳佳不懂,蓝傲琛是什么意思,只是惊慌地看着他,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蓝傲琛忽然伸手,一把卡住了她的喉咙。

    随后,像拎小鸡一般,直接掐着她的喉咙,把她提到了水边。

    一旁的基地长官吓得脸色陡变,急忙道,“蓝少!冷静啊!”

    “知道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吗?”蓝傲琛用看着蝼蚁一般的目光,望着被他掐得满脸通红的赵佳佳。

    赵佳佳被他提着,双脚都离开了地面,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突出来了。

    “我想你们老师一定教过。”蓝傲琛咬着牙,朝她一字一句,轻声道。

    叶西见但凡少一根寒毛,他都要赵佳佳以及赵家,十倍,百倍奉还!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直接将赵佳佳狠狠丢到了水中。

    赵佳佳落水时,下意识抓住了一旁的水草,立刻大声哭着求救。

    然而蓝傲琛看着他,心更是往下沉了几分。

    赵佳佳尚且能抓住东西求救,叶西见为什么不能?!

    她落水的时候是头向下的吗?

    蓝傲琛没有开口,一旁的人,没有敢伸手救人的。

    “蓝少!”基地长官着急地小声道,“这是条人命啊,边上这么多学生在看着,真的出了事的话……”

    蓝傲琛恍若未闻。

    他站在原地思忖了几秒,忽然转身,朝直升机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把直升机上的急救包丢下来!”他朝乔许道。

    “爷要亲自去找吗?”乔许随即明白了蓝傲琛的用意,“这儿是深山,除了直升机没法用别的!这儿信号又弱,靠人力去找很有可

    能会失联迷路的!”

    “我再说一遍!把急救包,给我!”蓝傲琛沉声朝乔许吼道。

    乔许知道蓝傲琛心急如焚,也知道,现在劝任何话,都是没用的。

    他咬着牙,朝上面打了个手势,用对讲机告诉他们把急救包丢下来。

    蓝傲琛接过急救包背在肩上,转身便走。

    “你留在这儿,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干净!”

    “爷!”乔许听蓝傲琛这么一说,更加着急。

    “把她给我看好了。”蓝傲琛不等乔许继续劝下去,指着在水里挣扎的赵佳佳,沉声道。

    说完,带着两名保镖,便头也不回地向下游追去。

    ……

    叶西见醒来的时候,浑身都要冻僵了。

    暮色西垂,快要入夜了,山里的温度很低,她浑身都湿透了。

    她挣扎着,扶着边上的树干,从地上坐了起来。

    她朝四周看了圈,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是到了哪儿,周围黑压压的,全部都是参天大树。

    边上几步远的地方,有一条河。

    她可能是顺着溪流,被冲到了河里,然后被树干挂住,飘到了岸上。

    她不记得山下基地周围,有这样一条河。

    她撑着树干,挣扎着,站了起来。

    头晕得厉害,她闻到自己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肯定是受伤了。

    但此刻更重要的是,她不能就这么躺在这儿,不然没等到人来救她,她都已经冻死了。

    附近一点儿灯光都没有,她可能是被冲到了山里边某个隐蔽的地方。

    反正,顺着河往山上走,肯定是没错的。

    她脑子里很快就衡量出来事情的轻重缓急,扶着边上的树,一瘸一拐地,往上山的方向走。

    她脱掉了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的外套,纵使冻得快要失去知觉,她也不能穿着吸满了冷水结冰的外套,会越穿越冷。

    走了一会儿,快要伸手不见五指,她身上有了一点儿暖意,才停下。

    她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摸到了一只打火机。

    在从基地出发之前,每个人都领到了一只小腰包,腰包里面放着一点儿可能会用到的,重要的零碎东西。

    幸好,她没有摘下过这只腰包。

    她趁着天边的最后一点儿光亮,拾了点儿附近的干树枝和干草之类的,堆到了一起,又爬到树上,用力掰了几根比较粗壮的树

    枝,丢下去生火。

    好在,今天没有下雨,所以生火生得很快。

    在天彻底黑透之前,她燃起了一堆火。

    她是叶醒的女儿,她跟着叶醒参加过这样的野训活动,当时还小,只是觉得好玩儿。

    但是叶醒都会巨细无遗地告诉她,在野外要怎么生存下去。

    她现在很庆幸,她是叶醒的女儿。

    也特别庆幸,自己小的时候很听话,会把叶醒说的一些话,都牢牢记在自己的脑子里。

    但是这儿很有可能,会有野兽出没,光源也有可能会招来野兽。

    可她没有这个胆量,离开河岸去找个山洞休息,她怕自己回迷路,至少靠着河岸,她还能找到回去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