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不要你的对不起
    叶西见小心翼翼地,用三四根粗壮的树枝,搭了个架子,把自己的外套放在上面烤。

    已经比刚才好多了,刚才她差点儿觉得自己要冻死在这儿。

    她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地,摸着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摸自己到底是哪儿受了伤。

    她记得自己在跌入水里的第一秒,后脑勺就撞到了水底的石头,当时就蒙了,晕了过去。

    现在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也没有哪儿有血痂,就是后脑勺鼓了个大包,应该就是落水的时候撞的。

    她又摸索了半天,在渐渐暖和起来,身上有了知觉的情况下,才察觉到,自己的小腿有点儿疼。

    低头看了几眼才发现,她小腿处的裤子已经被划开了一条口子,小腿上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长约十公分的样子,还在往外

    慢慢渗着血。

    但是她也没有办法了,腰包里没有绷带这类的东西。

    她盯着自己的伤口,发现它已经肿起来了,很有可能是在发炎感染。

    她仔细想了下,在腰包里掏了半天,掏到一个有用的东西,是她随身带着的两小盒药,是耳朵和她后背的伤需要的药。

    她记得,医生当时跟她说,是有消炎的作用。

    内服都可以的话,外敷应该没事的吧?

    她大着胆子,拧开了两颗胶囊,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约莫一分钟后,便开始火烧火燎地痛了起来。

    叶西见死死咬着牙,忍着痛。

    痛到几乎麻木了,额头上满是冷汗,才适应了些。

    又渴又饿,浑身又痛,又担心会有野兽过来偷袭她,她压根都不敢躺下休息,只是靠着一棵树的树干,背对着河的方向,默默

    看着周围,以防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

    她在想,自己跌进水里之前,虽然当时衣服穿得很厚,但是她察觉到了,确实是有人推了她,不是她自己重心不稳摔进去的。

    当时,只有赵佳佳在她身边。

    至于赵佳佳说的,夏晴天过来了,她压根没有看见夏晴天的人影。

    而且,怎么可能是夏晴天呢?

    一定是赵佳佳,对以前的事情怀恨在心,发觉了她耳朵听不清楚,才会趁机害她!

    尽管她已经很小心了,不让旁人察觉出她身体不舒服,但总有疏漏的时候。

    她发誓,只要她能活着回去,一定一定,不会放过赵佳佳!

    她这是蓄意杀人!而不是不小心恶作剧失手!

    大家都不过十七八周岁而已,赵佳佳就有这么狠毒的心机,竟然敢下手杀人!

    她越是想着,心里便越是愤怒。

    冷不防,一时没注意,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

    叶西见吓得一个哆嗦,立刻抓着一旁的树枝站了起来。

    是一只体型不是很大的野兽,隔得有点儿远,看不出是什么,但是叶西见可以在火光映衬下,看得到它黄色的瞳仁,还有上下

    两对獠牙。

    叶西见和它对视着,往后退了一步,又慢慢往后退了一步。

    她打算跳进河里,说不定这个东西不会游泳。

    一人一兽,就这么对峙了好久。

    叶西见觉得简直度秒如年,一定是她身上的血腥味,招来了它!

    她握着树枝的手都在抖,继续往后退。

    还没退开几步,她忽然眼角余光又发现,她身边不远处,还有一只这样的野兽,双眼炯炯地瞄着她。

    她要完了,它们显然是食肉动物。

    在她来回看着这两只野兽的时候,终究是身边那只离她近一些的,忍不住了,朝她慢慢靠近过来。

    叶西见又退回到了火堆边上,慢慢蹲下去,拾起了一根比较粗的柴火棍。

    在它朝她扑来的瞬间,她狠狠将手上燃着的棍子丢了过去。

    丢得刚刚好,砸中了它的头和脖子,高温烫得野兽怪叫了声,又狼狈地往后退。

    叶西见这心刚放下去了些,冷不防另外一只,忽然又朝她扑了过来!

    叶西见没时间防御,只来得及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朝她挠过来的利爪。

    野兽再次朝她扑来,电光火石间,叶西见忽然听到耳畔传来了两声枪响。

    然后,野兽便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再也没有动静。

    叶西见手心里,满是冷汗。

    盯着地上那东西看了几眼,才回头,朝枪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她只看到,不远处有一道魁梧的黑影,朝她这儿大步赶来。

    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对方便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朝她冲来,将她狠狠搂入了怀里。

    只错愕了一瞬,便闻到了那股熟悉的,令人心安的沉香味。

    这一秒,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委屈,夹杂着更多其他复杂的情绪,一下子便湮没了她。

    她一拳狠狠捶向蓝傲琛的肩膀,想要推开他。

    蓝傲琛却将她搂得更紧。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叶西见却一拳比一拳重,死命地打他锤他,在他怀里拼命挣扎。

    蓝傲琛双手紧紧搂住了她,任凭她在他怀里发泄,一声不吭。

    紧跟着赶来的两名保镖,立刻处理了另外一只野兽,将这儿的火烧得更旺了些。

    随后一人举着一只火把,自觉地退到了远处。

    这不是他们该看的场景。

    “不要你管我!”叶西见打得几乎拳头都痛了,才抬头朝蓝傲琛吼道,“你放开我!”

    蓝傲琛紧紧皱着眉头,垂眸望着怀中,哭得一塌糊涂的她。

    心里满是自责愧疚,更多的,却是心疼。

    不过五天没见而已,在他这儿,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她瘦了,这几天肯定没有好好吃饭,没有好好睡觉。

    “对不起……”他朝她轻声道。

    一边向她道歉,一边低头吻她。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叶西见狠狠别过头,不让蓝傲琛碰她,一边咬着牙回道。

    纵使,他从未对她说过这三个字。

    她也从未听他对任何人道过歉。

    他可是蓝傲琛啊,即便他错了,也是对的。

    蓝傲琛便低头,吻向她的脸颊,吻她的耳朵,吻她的脖颈。

    每落下一个吻,便向她说一声,“对不起。”

    叶西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拼命躲着他,奈何身上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根本躲不开他的纠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