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宝贝,过来
    叶西见脑子懵懵的,把红本本打开看了眼,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她和蓝傲琛的名字。

    她跟蓝傲琛真的结婚了,她高中还没毕业呢!

    “不喜欢么?”蓝傲琛把玩着手上的手机,抬眸看了眼叶西见的表情,低声问。

    “我……”叶西见哪敢说不喜欢。

    她只是像做梦一样,一觉醒来,就是蓝傲琛的太太了。

    蓝傲琛手上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将带回来的一套衣服递给了叶西见,道,“乖,先去更衣室换上,十分钟之后带你出去。”

    叶西见像是被他下了蛊一样,乖乖就接到了手上。

    走到了更衣室,又转身走回到了他面前,道,“琛哥,我刚才找的不是户口簿。”

    蓝傲琛将手机丢到了一旁,微微皱了下眉头,“嗯?”

    叶西见抿了抿唇,小声回道,“我找和好券来着,你是不是藏起来了?”

    蓝傲琛愣了下,回道,“你放在书桌第二层抽屉里了。”

    “哦……”叶西见点了点头。

    然后又转身,往更衣室走。

    刚走出没两步,蓝傲琛伸手拉住了她,将她拉了回来,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

    “为什么找和好券?”他环住她的腰,轻轻吻了下她的唇,问她。

    叶西见想了想,还是有点儿窝火,虽然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而且,她现在已经是蓝傲琛的老婆了。

    “以后不允许再护着叶晚容,一点点都不允许!”她憋了半天,没有回答蓝傲琛的话,而是朝他委屈道。

    “好,我前天晚上不就说了,以后绝对不可能了。”蓝傲琛说话间,手又顺着她的后腰,探进了她的衣服里。

    叶西见在他身上扭了两下,威胁他道,“你要是再有下次,我就跟你离婚!”

    蓝傲琛轻轻拍了下她的腰,当做她说错话的惩罚,“嫁给我,还能有离婚的可能么?”

    所以,她就这么上了贼船,把自己给卖了吗?

    叶西见忽然间,觉得自己很亏,早知道在拍照片之前,就该把所有条件都谈好!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宝贝,我说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不可能。”蓝傲琛亲手帮她,一颗颗解着衣服纽扣,一边朝她一字一句认真道。

    “可是……”

    “没有可是。”蓝傲琛抬眸望向她,“不允许再说可是。”

    “但是我……”

    叶西见刚说了三个字,蓝傲琛直接勾住她的下巴,咬住了她的唇,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唔……”叶西见坐在他腿上,再一次感受到了他瞬间的身体变化,吓得忍不住往后缩。

    他是属狼的?两天吃了这么多次,还没吃饱吗???

    他顺着她的唇,一路舔着,吻向她的耳廓,朝她耳孔,轻轻吐了一口气,“再给你三秒钟时间,不去换衣服,我亲自帮你换。”

    叶西见一瞬间小脸涨得通红。

    要是他亲自帮她换,后果就会有点儿无法控制了。

    她立刻从蓝傲琛身上跳了下去,跑到更衣室乖乖换衣服。

    蓝傲琛看着她跑进更衣室关上了移门,微微勾起嘴角,笑了下。

    顺手又拿起手机,把刚才拍的结婚证照片,发在了朋友圈上,设置公开状态,谁都能看得见。

    然后,将云落北的联系方式拖了上去,申请添加对方为好友。

    云落北还没同意他的申请那会儿,蓝傲琛的朋友圈底下,齐刷刷地排了几十个好友发来的“卧槽!”

    没几分钟,蓝无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蓝傲琛点了拒绝接听。

    没有接。

    他跟叶西见在一起的决心,绝非蓝无极威胁几句,便会动摇。

    随后蓝亦城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卧槽!你该不是跟西见领了证了吧?”蓝亦城第一句话就激动到几乎破音,“我刚才正要找你呢,就看到这个!”

    “不然,还会有谁?”蓝傲琛淡然地反问道。

    “你怎么做到的?她刚成年啊!”蓝亦城继续激动地问,“我要举报你!”

    蓝傲琛忍不住嘲讽地笑了声。

    “你要对她好一点知道没有!”蓝亦城像是要哭了似的,叽叽歪歪道,“说不定她原本喜欢的人是我呢?”

    蓝傲琛不等他说完,便挂了蓝亦城的电话。

    这小子怕是皮痒了,竟然说这样的话。

    叶西见从头到尾喜欢的人只能有一个。

    他点进微信里,扫了眼,发现云落北已经接受了他的好友申请。

    想必,现在已经看到了他发的结婚证照片。

    他想了下,给云落北发了视频邀请。

    叶西见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里出来,听到视频邀请的声音,好奇地问,“在跟谁视频?三哥吗?”

    她还不知道,她跟蓝傲琛的结婚证,已经被他放到了网上,此刻网上已经分分钟炸开了锅,都在猜测,蓝傲琛的老婆到底是谁

    。

    蓝傲琛朝她看了两眼,她换上了他为她定制的旗袍,倒是有了几分小女人的韵味,刚刚好,青涩之中,又带着几分诱人。

    杏色的红梅春雀旗袍,将她更是衬得肤白如雪。

    云落北已经接了他的视频,他朝对方看了一眼,便将手机丢到了桌上,随即朝叶西见低声道,“宝贝,过来。”

    叶西见对着外面的镜子,又照了下自己,下意识轻轻扯了几下旗袍的下摆。

    她以前虽说是个叛逆小太妹,但是从没穿过这种类型的衣服,感觉下摆开衩有点儿大了,腿那样若隐若现地露出来,有点儿不

    太矜持。

    她别扭地拉着裙子,朝蓝傲琛走了过来。

    她刚换下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她早上起来换的衣服,拍结婚证的衣服,是放在床边的一套衣服,白色的小衬衫,黑色的小蝴

    蝶结。

    她看到衣服放在旁边,就顺手拿起来穿了。

    蓝傲琛穿的是白色衬衫,黑色西装。

    这么一看,蓝傲琛是故意安排了她和他穿情侣装!每一步都完全在他的设计之中!

    现在又让她换上旗袍,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穿成这样是要去哪儿呀?”她忍不住小声问道。

    她不知道,蓝傲琛正在跟云落北视频。

    这件旗袍,是蓝傲琛在过年之前,亲自给叶西见去老字号裁缝店里定制的,亲自选的料头,选的绣纹,选的颜色。

    他早就打算,让叶西见成人礼之后,成为他的女人,这是送给她彻底成人的礼物,是她蜕变成女人的一个标志。

    “不喜欢么?”他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