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叫我什么?
    叶西见脸颊上的伤口,因为还没落痂,所以伤口是有点儿红棕色,细细的,几厘米长的一条伤痕。

    蓝傲琛在附近,画了几朵红梅,跟她旗袍上的红梅,相得益彰。

    那条疤痕看起来,倒真得像是红梅的梅枝,栩栩如生。

    很美,就像是以前贴在眉间的那种花黄,更衬得她肤白如雪。

    蓝傲琛画得很好。

    她以前不知道,蓝傲琛画画也画得这么好。

    “喜欢么?”他看着镜子里的她,轻声问她。

    “喜欢。”叶西见抿着唇,朝他笑了起来。

    拍完照,选好照片,出门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下意识盯着一边往外走,一边披着羽绒服的叶西见看了两眼。

    他们是没见过这样的叶西见,觉得好看,多看一眼,也无可厚非。

    蓝傲琛察觉到了他们的注视。

    经过他们身旁的时候,他淡淡问了句,“好看么?”

    两名保镖吓得,立刻缩回了目光,低下头,不敢再看鞋子以外的地方。

    “自己去跟乔许说,扣三个月工资。”蓝傲琛面无表情朝他们道。

    叶西见上了车,没见蓝傲琛立刻跟上来,有些好奇地往外看了眼。

    正好蓝傲琛冷着脸过来。

    方才他还明明心情很好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谁惹着他了。

    叶西见暗暗腹诽了句。

    蓝傲琛一上车,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

    根本没有给叶西见反抗的时间和余地。

    他吻着她被人夸奖好看的小嘴儿,搂着她被人夸赞盈盈一握的细腰,直接将旗袍,从她的腿上往上推。

    今天他们开来的车是加长房车,后面是一个私密的空间,没有人能看得到他们在做什么。

    叶西见坐在蓝傲琛的身上,被吻得直喘,一边用力推着他,道,“琛哥,不行,不可以的!”

    蓝傲琛咬着她小小的耳珠,在她耳边轻声道,“以后,不能让你穿这样的衣服,免得其他男人看得眼发直。”

    今天的摄影师是男的,看着叶西见的目光,就没收回过。

    关于这件事,他必须要找他朋友算个帐。

    加上刚才保镖看着叶西见,眼神也跟平时不一样,更让蓝傲琛觉得不爽。

    所以这都能怪到她头上?

    这个翻脸无情的男人,这身衣服也是他让穿的,穿了之后,别的男人多看了两眼,又要来怪她惩罚她!

    “你蛮不讲理!”叶西见皱着眉头,不服气道。

    “跟自己老婆讲什么理?”蓝傲琛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扯掉了她身上的旗袍。

    叶西见一听老婆这声称呼,一张小脸更是涨得通红。

    她还没有适应这个身份。

    而且几个小时之前,她和蓝傲琛还在冷战,他忽然来了这么一招,让她有点儿手足无措。

    “真的不行!”叶西见努力保住自己,“我都疼死了!”

    轻轻拍开了他的手,坐在他怀里,叶西见眼神带着嗔怪的意思。

    蓝傲琛这两天像发了狂一样,时时刻刻都想要她,根本都没考虑她是前天才没了第一次。

    实际上,蓝傲琛已经在克制自己了。

    他怕看到叶西见,就会忍不住,所以昨天出去了,去公司解决了些事情。

    已经一天过去了,他想她想得难受。

    “真的很痛?”他轻声问她。

    “不碰还好,一碰就很痛的!”叶西见有点儿委屈地回道。

    蓝傲琛看着她脸颊微红,撅着小嘴儿撒娇的样子,目光越发的深沉,对她越发的渴望。

    他打开一旁的储物格,翻找了下,找出了一瓶白色的陶瓷瓶。

    这是池音给他的万能药膏,给了他好几瓶,他在经常待的地方都会备上一瓶。

    叶西见一见他掏出这东西,下意识就想逃。

    他肯定要给她上药,上了药的后果越发的不可设想!

    昨天她已经上了当的!

    蓝傲琛一把紧紧搂住了她的腰,沾了点儿药膏在指尖上。

    “哥……”她一张小脸皱成了苦瓜。

    “叫我什么?”蓝傲琛微微眯着双眸,低声问她。

    “……琛哥。”叶西见撇了下嘴角,小声回道。

    其实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让她现在就改口,她肯定做不到!

    蓝傲琛的手,探了下去,朝她轻声道,“叫错了,该罚。”

    叶西见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从他身上弹了起来,跪在他膝盖上,面色通红地瞪着他。

    “再给你一次机会,叫对了,我就放过你。”蓝傲琛吻了下她的下巴,循循善诱。

    叶西见是真的不想要了。

    不想要,和不想改称呼,这两个她都不想要!

    但是两者相较起来……

    她抿了抿唇,别扭地瞪着他。

    好半天,从嘴里憋出了两个字,“老公……”

    声音小得像是蚊子叫一般。

    叫完之后,立刻将目光转向了别处,害羞到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蓝傲琛看着她,倏地将她压在了身子下。

    “蓝傲琛你这个骗子!”叶西见忍不住尖叫。

    “骗你什么了?”

    “你说过会放过我的!”

    “我没说期限。”

    叶西见又绝望地叫了两声,又被他堵住了唇。

    这个骗子!每次都是被他耍得团团转!

    回到御园,车子在家门口停了好久。

    叶西见搂着蓝傲琛的脖子,声音虚弱之中又带着哭腔,“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叫我。”蓝傲琛掐着她的腰,哑声道。

    “老公,求求你……”叶西见这次学乖了,立刻可怜巴巴地小声求他。

    蓝傲琛掐着她细腰的手,越发的用力。

    叶西见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在他身下软成了一滩水。

    王姨带了床毯子下来,看到车门开了条缝,才将毯子递了进去。

    蓝傲琛将裹成一团的叶西见抱出来时,叶西见窝在他怀里,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了。

    他将她抱到浴室里,给她擦洗了身子,叶西见的腿不能碰水,不方便。

    擦到一半的时候,叶西见就精疲力竭地,昏睡了过去。

    蓝傲琛这只吃不饱的狼!

    蓝傲琛将她抱回到床上,搂着她,陪着她睡了会儿,低头,怜爱地吻着她的额头。

    叶西见,终于完完整整地,成为了他的。

    从此以后,她就是蓝夫人,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他永远都不可能放她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