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就一句话,好好过
    蓝正坤一条铮铮铁骨的硬汉,又是猎豹团的领导,从来都是以威严示人,只有在他的儿子面前,才会低声下气。

    这辈子还能听到蓝傲琛叫他一声爸,也是值了。

    他微微抬头,喝了两口蓝傲琛的茶杯子的热气,熏得他眼前有点儿模糊。

    放下杯子的时候,继续红着眼眶,朝叶西见和蓝傲琛两人轻声道,“爸就一句话,好好过,其余的,我一介粗人,也不知要说什

    么好了。”

    蓝傲琛知道,蓝正坤也是为了讨好他,才这么大手笔。

    这套四合院,已经闲置在那儿二十几年了,他与苏语离婚后,他们父子两人,谁都再没回去过,那个他们一家三口曾经生活过

    的地方。

    现在给了叶西见,却是大有深意在里头。

    蓝正坤要叶西见再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所以,这不仅仅只是讨好的意思。

    之前他以为,蓝正坤和苏语一样,只是自以为是地做着以为对他好的事。

    现在看来,其实还是他对蓝正坤误会太深了。

    “会的,我会跟蜜儿好好过下去。”他沉默良久,朝蓝正坤轻声回道。

    男人之间,有的时候,只是一两句话,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蓝正坤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蓝傲琛拉着叶西见又站了起来,跪到了六叔和七叔跟前,一一奉过茶。

    六叔七叔都是从部队上跟着蓝正坤过来的,礼物也都准备得仓促,都是商量好了,给了一张支票,一百万的支票,加上一万整

    钱,带了万里挑一的好兆头里面。

    因为蓝傲琛是他们的亲大侄子,是他们这一房第一个结婚的,自然礼不能轻。

    蓝让贤喝过他们的茶,回头看了眼蓝正坤,正好看见他偷偷用袖子擦了下眼角。

    看破没说破。

    其实只要蓝傲琛喜欢就好,蓝正坤这心结也能解了。

    他可从没见他四哥哭过,男人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蓝正坤这样的男人。

    他怎么能不喜欢不接受叶西见,蓝傲琛是为了叶西见,才叫了他这声爸。

    蓝正坤看着叶西见和蓝傲琛两人,给所有的长辈奉过茶,随即便拿起一旁的军帽,戴上了。

    朝叶西见和蓝傲琛道,“部队还有重要军演,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和六叔七叔先走了。”

    “嗯。”蓝傲琛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目送蓝正坤带着几个穿着军装的走远了。

    蓝无极必然给蓝正坤施过压,不让他同意这桩婚事,但蓝正坤还是来了。

    管家送走蓝正坤几人,回来的时候,见蓝傲琛带着叶西见要走,随即低声叫住了蓝傲琛,“六少先留步,家主还有些话要对六少

    说。”

    “留吃饭就不必了。”蓝傲琛冷漠地回道。

    “六少,是关于叶若寒的。”管家见边上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压低了声音,朝蓝傲琛轻声道。

    叶西见默不作声地看着蓝傲琛,没说话。

    但是显然,是想要过去一趟的意思。

    蓝傲琛也是拿叶西见没办法,咬了咬牙,拉着叶西见往蓝无极房间的方向转身走去。

    走到蓝无极院子门口时,他让乔许和叶西见留在了门外,没让他们进去。

    叶西见看着蓝傲琛进了屋里,关上了门,耐心等了会儿。

    外面除了蓝傲琛的保镖,没什么人。

    她默默站了会儿,朝身旁的乔许轻声问道,“叶若寒怎么了?”

    “在蓝家门口跪了两天了,找不到爷,想办法求了家主。”乔许轻声回道。

    叶西见想了想,又问他,“为了什么来求的?”

    其实蓝傲琛是不让乔许说的。

    但是乔许觉得,蓝傲琛为叶西见做了这么多,也该让叶西见知道些。

    斟酌了下,回道,“自然是为了叶晚容,怕叶晚容在精神病院受折磨,在门口哭着跪了两天。”

    “虽然叶若寒还不知道那个秘密,但是,家主怎么能舍得让她受这样的罪?于是就让她回去了,说会解决好的。”

    其实蓝无极做的一切,叶西见都能理解。

    他向着叶若寒,她也能理解。

    设身处地地想,叶若寒其实也蛮可怜的。

    她默默闭上了嘴,没说话了。

    这件事情,是叶若寒来求的,所以在蓝傲琛面前,她只当做不知道,不能让他太为难,毕竟叶若寒是蓝烟的女儿。

    她在外面又站着等了一会儿,约莫十分钟没到,蓝傲琛就从蓝无极房里出来了。

    脸色不怎么好看。

    但走到叶西见面前时,神情稍稍柔和了些,朝她道,“站了这么久,累了吧?走吧。”

    “外公不愿意见我,是么?”叶西见小声问。

    “不重要。”蓝傲琛不在意地回道。

    蓝无极当然不可能接受他们两人的婚事,所以蓝傲琛早就猜到早上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他根本不在意,蓝无极是什么态度

    。

    方才他们在房间里谈的,就是叶若寒的事情,其它的什么都没谈,他就出来了。

    多说无益。

    今天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他不希望因为蓝无极,就扰乱了他跟叶西见的好心情。

    他微微俯身,将叶西见抱了起来,朝她轻声道,“先去吃个饭,吃完了,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呀?”叶西见有些好奇。

    “去了就知道了。”蓝傲琛低头吻了她一下,微微笑着回道。

    蓝傲琛的车子,离开蓝家后门的瞬间,一辆车子停在了马路对面。

    车上的叶若寒,看着那辆车子没有摇上的车窗里,叶西见坐在蓝傲琛身边,笑嘻嘻地跟蓝傲琛说着什么的样子,蓝傲琛的眼中

    ,满是宠溺。

    几秒后,他们的车子驶离了蓝家,开远了。

    叶若寒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车尾,消失在视野之中。

    她脸色有点儿憔悴,眼睛也是红肿无神的。

    她早上又去精神病院找了叶晚容。

    但是医院的人,依旧不让她进病房看叶晚容。

    蓝无极说,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可是一天过去了,依旧没有答案。

    她穿过马路,走到蓝家后门口。

    后门的警卫看到叶若寒又来了,劝道,“叶小姐,您还是回去吧,今天我们蓝家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叶若寒不知道,蓝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她刚才在车上,看到了蓝家里面在放鞭。

    但是,他们叶家的事情还没处理好,这是蓝家的喜事,不是叶家的。

    蓝无极明明答应了她,会处理好叶晚容的事情的。

    她轻轻吸了几下鼻子,又像前两天一样,默不作声跪在了后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