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苦肉计
    叶若寒隔着面前的栅栏铁门,看着里面。

    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吃东西,也没睡觉。

    着急,又心疼叶晚容,什么都吃不下,身体也虚弱得很,几乎一阵风过来,都能把她给刮走。

    她见面前的警卫无动于衷,没有进去通报的意思。

    在原地跪了会儿,面向了后门口监控摄像的方向。

    她擦了把脸上的眼泪,对着摄像头的方向,磕起了头,“蓝爷爷,求求您了!给您磕头了!”

    “求求您,放过我姐姐,好不好?”

    她知道蓝无极会看到,蓝无极看不到,旁人也会看到。

    “叶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啊!我们家主之前不已经跟你说好了吗?”警卫见叶若寒竟然在后门口磕起了头,有点儿慌了。

    叶若寒知道那个没有听见,继续,一下下地,给蓝无极磕头。

    她心里也很清楚,能左右蓝傲琛决定的,整个蓝家,大概除了蓝无极,没有其他人了。

    她只能求蓝无极。

    门口几个警卫面面相觑,轻声商量了几句,还是决定一个人进去,跟管家说一声比较好。

    毕竟昨天,蓝无极是出手管了的。

    看叶若寒这个样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可担待不起!

    只是警卫刚进去,还没几分钟,叶若寒磕着头,忽然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她头很痛,身体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眼前的东西一阵阵地发晕,打转,心也跳得很快,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她听到有人在她身边说,“她怎么又来了?真是烦死人了!”

    叶若寒连撑着跪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就像一条毫无尊严的狗一样,倒在蓝家门口。

    没有人管她,哪怕过来,扶她一下。

    没有人。

    她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过来的路上,连车里电台讨论的都是,蓝傲琛结婚了。

    刚才,叶西见和蓝傲琛一起出来了。

    蓝家的喜事,该不会,是叶西见跟蓝傲琛结婚了吧?

    而叶晚容,却还被关在精神病院。

    多讽刺,多可笑啊……

    叶晚容做错了什么呢?她不过是因为太爱蓝傲琛了!

    她们和蓝傲琛认识的时间,远比叶西见认识蓝傲琛的时间要来的久。

    而叶西见一来,就抢走了蓝傲琛。

    同样都是叶修律的女儿,凭什么呢?

    凭什么叶西见就会有这样的命,而他们,却被人踩在脚底,狠狠践踏,甚至丧失了尊严!

    就在她彻底陷入黑暗的一刹那,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叫她,“若寒?!”

    是蓝无极的声音。

    蓝无极终究还是出来管她了。

    她就知道,苦肉计一定会有用的。

    ……

    两个小时后,叶西见和蓝傲琛两人,手拉手地,站在了一座四合院面前。

    叶西见盯着面前陈旧的木门,看了会儿,回头望向身旁的蓝傲琛。

    蓝傲琛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一条灰色围巾,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院子大门,约莫有几分钟没动了。

    叶西见垫着脚,摘掉了落在他头上的一片黄色银杏树叶子。

    叶西见曾经问过一次,蓝傲琛的往事,是在一年前的时候。

    那时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就问他,他妈妈住哪儿,他们以前的房子是给了他妈妈吗?他会回去看她吗?

    当时蓝傲琛少有的,对她发了脾气,吓得她当时几天没敢跟蓝傲琛说话。

    现在她知道了,刚才蓝傲琛从胡同口走进来的时候,对她说,这是他父母没离婚前,他们的家,这个房子是归了蓝正坤。

    蓝傲琛回头看向她,拉着她的小手,轻轻吻了下,朝她道,“进去看看吧,以后这儿就是你的了。”

    “不是我的。”叶西见想了下,朝他笑眯眯道,“是我们的。”

    蓝傲琛看着朝他微微歪着小脑袋的叶西见,伸手,将她笼进了他的风衣里,低头,拉开她的绒线帽,微凉的唇,在她额头上停

    留了会儿。

    叶西见就是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小天使。

    因为她的出现,真的所有事情都不一样了。

    她早先就在努力修复他和蓝正坤之间的关系,他都懂,但是以前很抗拒。

    现在不一样了。

    “琛哥,以后我们和爸爸和好吧?”她窝在他怀里,朝蓝傲琛小心翼翼道,“他今天听到你叫他爸,都哭了哎……”

    其实蓝傲琛也看到了,蓝正坤红着眼睛,努力控制自己情绪的样子。

    “好,都听你的。”他轻声朝她回道。

    以后都听叶西见的,他的蓝太太。

    “我要看看这个房子漂不漂亮!”叶西见随即又兴奋起来,拉着蓝傲琛往里走。

    蓝傲琛忍不住笑,搂着她,进了面前的四合院。

    一推开大门,肉眼可见的,一片荒凉,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的都有半人多高了。

    看来,蓝正坤是真的没有回来过。

    副官后来交给他们的大门钥匙,都是生了铜锈的。

    说是蓝正坤把钥匙一直都锁在保险箱里的一个盒子里,和离婚证房产证放在最里面,从来都没动过。

    还好,今天太阳特别好,所以外面也不太冷,叶西见走来走去的,也没觉得冷。

    她把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看了一下,看到有一间东厢房里,床上摆着一套变形金刚的玩具,确定,那就是蓝傲琛以前的房间。

    蓝傲琛也有过像正常小男孩一样的童年。

    她还以为,他这个冷酷的男人,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冷酷呢!

    到处都是灰。

    乔许叫了几个家政公司的人,过来先大致地清扫一遍。

    叶西见听着他们在其他房间忙活,慢慢走进了屋里,拿起了床头的变形金刚。

    二十多年前的塑料制品,放在这儿不管不顾的,都已经有点儿脆了。

    她掏出纸巾,仔细擦了下,小心翼翼地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她出去的时候,看到蓝傲琛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院子里,静静地看着面前早就荒废了的一口小池塘,还有那口古井。

    乔许见叶西见出来了,也给她搬了张擦干净的椅子,放在了蓝傲琛边上。

    叶西见不声不响地坐到了蓝傲琛身边。

    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