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欠了蓝傲琛的,补给他
    “也许两者都有吧。”苏语考虑了下,这么回道。

    随后,假装冷静地朝一旁的服务员道,“冰美式,少冰块。”

    很少有女人,喜欢喝这么清淡发苦发酸的口味,她竟然没有选择摩卡或者卡布奇诺。

    蓝正坤便知道,她是有棱角的,很难搞定的女人。

    他早知道她性格比较冷,比较傲。

    可没想到,第一面,她就直截了当地说喜欢别人。

    因为当时蓝家和苏家,家世比较接近,蓝家略胜一筹,正好门当户对。

    而且,苏家是二代,家里大伯是军政区领导,蓝正坤是军人,将来苏语的大伯,肯定会给他一些往上爬的便利。

    蓝家便挑了苏家。

    蓝正坤长得高大帅气,是自己考入的军校,还被派去国外深造训练了两年,给蓝家长了不少脸,在京都这儿,是风头无两的年

    轻公子哥。

    苏家自然也对蓝正坤十分满意。

    哪儿都是对的,都是合适的,只有一点不合适,苏语喜欢别人。

    可蓝正坤喜欢她。

    两人只是随便聊了几句,聊苏语的学业,聊蓝正坤在部队以后的安排。

    蓝正坤都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自己对她说,他过段时间就能回到京都部队,不会对苏语造成异地的困扰。

    苏语听他说了这些话以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天气很热,杯子里的冰块都化成了水,苏语还在不停地搅着长柄铜勺。

    然后她一口气,就喝完了剩下的半杯冰咖啡。

    转身去拿自己的包。

    她起身离开之前,朝蓝正坤道,“我听说,你先前在年宴上,碰到了我妹妹苏因,之后还有过绯闻。”

    “你不是喜欢苏因么?正好,我也不喜欢你,咱们就到此为止吧。”

    蓝正坤当时手心都凉了,那么热的天,一瞬间,手心就凉了。

    “我不喜欢她,只是碰巧说过几句话而已。”

    “而且,你是苏家长女,我是长子,理应先结婚。”蓝正坤表面却还是镇定自若,冷静地回道。

    苏语看着他,淡淡笑了下,“世上有太多理应的事情。”

    然后,拿着包就走了,转身的动作十分干脆。

    蓝正坤看着她推开门走出去,蓝家的司机站在门口,朝苏语轻声说了句什么。

    然后苏语就上了他的车,司机先将她送了回去。

    蓝正坤一个人在咖啡馆里坐了很久,他在想,要怎么娶到苏语,在她不情愿的前提下。

    苏语以为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其实不然。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或许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吧,一直喜欢,也就成了一种执念,后来就变成了爱。

    他回去之后,蓝无极对他说,“苏家两个姐妹,都很好,苏因脾气温柔些,苏语脾气很强势,和你差不多。你自己考虑一下,假

    如是苏因,你还得再等两年。”

    他说,“不用等了,就是苏语。”

    蓝无极当时表情很惊讶,问他,“当真不再考虑了?或者你有心仪的对象,也可以说出来,参考一下,我不会逼着你一定跟苏语

    结婚。”

    是了,当初蓝无极没有逼他。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桩没有感情的政治联姻,只有利益可言。

    但是蓝正坤自己知道,不是的,对他来说,这是利益与感情并行的一桩联姻。

    蓝家把话给苏家带了过去,都对苏语很满意。

    苏语以为当时自己说了那么重的话,蓝正坤这种脾气,应该是不会再有后续了,谁知道,蓝家就把礼物送了过来。

    两人见面的时候,蓝正坤没有给她送礼物,见了面之后,才把礼物补了过来。

    尽管那是一只非常名贵的手表,很漂亮,表盘满钻,但苏语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她觉得蓝正坤这个男人不行,见一个爱一个,或许是见了面之后,觉得她不比苏因差,才同意了这桩婚事。

    苏语不知道的是,因为蓝正坤在部队接到消息晚了,紧赶慢赶,才在约定的时间赶到,没让她等他,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准备礼

    物。

    他听说苏语喜欢这个牌子的手表,特意叫朋友从国外挑了一块最贵最漂亮的,带了回来,但是时间上有些迟了。

    他们一开始就错了。

    蓝正坤做事是比较强势,但性格内敛,不多言多语,也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可解释的。

    而苏语却觉得,这是将就的表现。

    她对于蓝正坤来说,只是一个将就的存在,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就把蓝正坤送她的表,转手送给了苏因。

    苏因当时只是个孩子,有人送她礼物就很开心,没有多想其它的,开开心心地把表戴在了手上,而且是天天戴着。

    苏语就越发觉得,其实苏因也是喜欢蓝正坤的,这两人这么相配,为什么要硬生生地把她塞进去?

    直到订婚那天,苏语消失不见,大家就更加觉得,这是一场没有感情的婚姻。

    蓝正坤其实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苏语总是对他和苏因之间说话,夹枪带棒的。

    直到后来,他和苏语离婚之后,有一天偶然碰到苏因,苏因开玩笑说要把那块表,还给他,他才明白了什么。

    他看着街角的那家咖啡店,看着里面人来人往。

    许久,将车子熄了火,下车,慢慢朝那家店走了过去。

    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释然了,他为了不让苏语有丝毫的为难,从来都将对她的感情,深埋在心里,秘而不宣。

    但是方才在四合院外面,听到蓝傲琛说起那件往事,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放下。

    他和苏语原本也可以儿女双全的。

    而到了这把年纪,想起以前,也只有苦笑而已。

    他已经放了苏语离开,已经放了手,还能如何呢?

    能做的,只有对他们的儿子,更好一些。

    帮她把欠了蓝傲琛的,都补给蓝傲琛。

    他还记得,他跟苏语订婚那天,发现苏语没有出现,失踪了,他什么都没说,自己一个人出来找她。

    他开着车,在街上慢慢地找,最后在这家咖啡馆附近,找到了自己在路边闲逛的苏语。

    他找到她的时候,苏语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