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一样一样,全都拿回来!
    叶西见今天来得比较早,因为是蓝傲琛亲自来送她上学,怕她迟到,教室里人还不多。

    “你先等着吧,我收拾下书桌。”叶西见头也不回道。

    然后走到了她老位置边上,收拾了下堆了一桌子的新课表真题本。

    都收拾顺当了,快要上早读的时间,这才慢慢悠悠,走了出去。

    她不想和叶若寒说话,也没什么可说的。

    叶若寒站在了s班后门口不远处,正在跟顾恒言说着什么。

    顾恒言微微低头,看着她,表情有些严肃。

    叶西见很识趣地,没有打扰,看着他们两人。

    看了几分钟,顾恒言眼角余光,看到了叶西见,随即停住了和叶若寒的谈话。

    两人对视了一眼,顾恒言便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是想绕过面前的叶若寒,朝她这儿走。

    还没走开两步,叶若寒忽然毫无预兆地伸手,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顾恒言。

    “对不起!”她听到叶若寒向顾恒言道歉的声音。

    看到叶若寒哭了。

    叶西见知道,叶若寒是真的喜欢顾恒言,从一开始,就因为顾恒言,处处跟她作对。

    顾恒言有些尴尬的样子,隔了几秒,回头扯开了叶若寒的手。

    两人又说了几句什么,边上太吵,叶西见没听到。

    然后顾恒言就回了s班,叶若寒擦了两下眼泪,便朝叶西见这儿走了过来。

    走到叶西见面前,才红着眼睛,朝她勉强笑了下,轻声道,“我让恒言哥哥先回教室了,他还不知道,你已经跟蓝傲琛领了证了

    。”

    叶若寒是怎么知道的?

    奇怪,这应该是蓝家的秘密,谁都没有外传出去。

    叶西见有些困惑,微微皱着眉头扫向叶若寒。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你要是不喜欢恒言哥哥,就不要再吊着他不放了,直接跟他说明白吧。”

    她吊着顾恒言?

    叶西见忍不住笑。

    她一早就跟顾恒言说清楚了,她不喜欢他,最多只能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只是顾家大概觉得她很有利用价值,所以不许顾恒言放过她这头肥羊吧,她还记得那天在顾恒言病房门口,她亲耳听到顾母说

    的那些话。

    “我的人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不过她就是想气气叶若寒,无所谓地回道。

    叶若寒噙着眼泪,朝她笑了起来,朝她咬着牙,轻声道,“你的人生?叶西见,你哪儿有什么人生?”

    “你得到的,不过都是从我这儿偷走的!”

    “从今天开始,我要一样一样的,把你偷走的我的东西,都拿回来!”

    叶西见看着她的眼神,稍稍有了些许变化。

    叶若寒知道了,知道她们两人被交换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叶若寒的眼神冰冷到了极致,继续朝她轻声道,“你这个野种,终究只是个野种,只配被我踩在脚底

    下!”

    “你听清楚了,蓝家,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蓝傲琛,是我的。”

    叶西见微微皱眉,低声反问道,“谁告诉你的?”

    叶若寒轻笑了声,“这你就不用管了,我已经和外公谈过了,等时机合适,我就会回到蓝家!”

    “叶西见,你的白日梦该破了,你从来都不是什么豪门弃婴,我才是。”

    “你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个被我甩了八百条街的贱种!”

    “你以为我被开除了,就是你赢了么?你不过是依仗着蓝傲琛而已,而他,将来也是我的。”叶若寒轻轻揪住了叶西见的衣襟,

    靠近她,朝她轻声道。

    叶西见甩开了她的手,沉声回道,“我不曾拿走过你的什么东西,你想多了。”

    “还有,琛哥不是你的,他不是个东西,是个人!你想利用他,我不可能让你得逞!”

    “是么?你忘记了吧,我是蓝烟的女儿,而蓝烟对于蓝傲琛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心里很清楚吧?”叶若寒的语气,带着明显的,

    威胁的意味。

    “领了结婚证,并不能代表什么,你等着吧!”

    叶若寒脸上虽然是带着笑的,一颗心,却是绝望至极。

    她喜欢的人,是顾恒言,她不喜欢蓝傲琛。

    但是为了夺回该属于她的一切,她宁愿放弃顾恒言!

    哪怕以后要用顾恒言作为她往上跳的棋子,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利用他!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叶若寒了,以前的叶若寒,已经在倒在蓝家后门口的时候,死了。

    她永远都会记得,她跪在蓝家后门口,求他们放过她放过叶晚容的耻辱!

    永远都记得,叶西见害她被附中开除的耻辱!

    她不会再被人踩在脚底下。

    她会让叶西见输得一败涂地,狼狈地滚出她的生活!

    叶若寒说完那些话,便拎着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转身往外走。

    叶西见捏紧了双拳,紧咬着牙关,看着叶若寒渐渐走远的背影。

    可笑的是,叶西见还曾觉得叶若寒可怜过。

    她回到教室,坐下的同时,夏晴天也进了教室。

    夏晴天看到了叶若寒跟叶西见的争吵,快步走了过来,朝叶西见担忧地看了两眼,问她,“怎么了?”

    “没怎么。”叶西见若无其事地,朝夏晴天笑了笑,“送了下叶若寒。”

    原本她是无所畏惧的,因为她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在乎蓝傲琛。

    班主任踏着早读课的铃声进来了,拍了拍讲台道,“都在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早读!”

    叶西见从包里掏出了外语书,又摸到了包里的手机。

    斟酌半晌,还是给蓝傲琛发了条短信。

    “叶若寒知道了。”

    不知道,是谁告诉了叶若寒。

    不应该的,因为叶晚容现在还被关在精神病院,被隔离开了,谁都不能见她。

    也不可能是蓝傲琛和蓝正坤,蓝正坤把那座四合院送给了她,诚意自然是不用说的。

    除非是蓝无极自己,告诉了叶若寒。

    可仔细想来,也不应该。

    蓝无极这么伪善,不应该在这种不合适的情况下,把真相告诉叶若寒。

    那她就不清楚了。

    想不通。

    几分钟后,蓝傲琛回了一条信息:“知道了,我会去处理,你安心上课。”

    叶西见这才把提着的心,稍稍放回了些在肚子里。

    只要蓝傲琛一句话,她就会安心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