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她的后盾
    钱思玉见顾母的态度有所转变,倒是有些不屑了。

    其实他们都是些见风使舵的人,顾家瞧不上叶家,那就瞧不上呗!

    反正她还有叶若寒这棵摇钱树!

    她原本没打算搭理顾母,之前两人都把话说成那样了,就差没直接说两家断绝往来。

    叶若寒忽然又在钱思玉耳边,轻声道,“妈,你讨厌叶西见我可以理解,但是,叶西见跟顾恒言的婚约,是爸定下的,彩礼就该

    归我们家。”

    “她越是巴结你,你就越端着架子,到时候彩礼钱,狠狠宰他们一笔!顾家家底殷实,叶西见还是有作用的!”

    叶若寒有时候,就会给钱思玉出些小点子。

    钱思玉听她这样一说,也有道理,叶西见确实对他们来说,有利用价值。

    脸上又露出了假笑,和顾母那几个人谈笑起来。

    叶若寒坐在钱思玉身边,看着她们谈笑,心却越发的冷。

    她要得到蓝傲琛。

    必然,要先毁了叶西见。

    哪怕,是利用她最喜欢的顾恒言,去毁掉叶西见,也是值得的。

    她不想在这条沟里,继续被人压着,抬不起头来。

    叶西见以前拥有的,全都得成为她的!

    她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下。

    叶若寒假装要上厕所,离开了客厅,去了卫生间。

    打开看了一眼,是苏语发来的:“若寒,说好一起吃晚饭的还记得吗?出门了吗?”

    叶若寒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五点了。

    她想了下,回道,“舅妈,我家还有一群客人坐着呢,我要稍微晚点儿出门,六点准时在餐厅见吧!”

    发完这条消息,她忍不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笑了起来。

    她既然有底气向叶西见说出那些话,当然是因为,有个强大的后盾支撑着她!

    要不是苏语偷偷告诉她,她才是蓝烟的女儿,到现在,她还被蒙在鼓里。

    而且,苏语已经跟她说了,蓝无极已经定下遗嘱,说会让她继承他手上一半的蓝家股份。

    苏语自然是要向着她的,因为,苏语希望,蓝傲琛能和她一起继承这笔遗产。

    她也很感谢苏语,告诉了她这些秘密。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叶若寒了。

    至于,那个小野种冒牌货叶西见,就只配待在这个家里,永远待在地狱里,被钱思玉和叶修律两人折磨,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

    值!

    至于她是否跟蓝傲琛领了证,这根本不是问题。

    结了婚又离婚的人,比比皆是,领了证就一定能长久吗?

    在叶若寒看来,这可不一定。

    即便他们领了证,她也会想尽办法分开两人!

    ……

    叶西见从学校放学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蓝正坤在花园里面,种什么花草。

    她有些好奇,走到玻璃棚里面,蹲在了蓝正坤边上,问他,“爸,你在种什么呢?”

    “兰花,马上春天了,将它分盆一下,可以长得更好。”蓝正坤笑着回道。

    蓝正坤这样的硬汉粗人,竟然也会侍弄花草。

    叶西见有些惊讶。

    “阿琛喜欢兰花。”蓝正坤一边继续弄着手上的东西,一边又道。

    “是吗?”叶西见想了下,反问道。

    除了健身练武之类的,叶西见从没见蓝傲琛对其它东西感兴趣过,他竟然有喜欢的花。

    “是啊,小的时候,因为他喜欢兰花的幽香味,他妈妈还特意给他弄过一个兰花枕,等兰花开了晒成干花,放在枕芯里面。”

    蓝正坤随手端了一盆,递到叶西见手边,“在你们房间窗户边花架上摆一盆,他会喜欢的。”

    “我们房间?”叶西见看着蓝正坤,笑了起来。

    “是啊。”蓝正坤面色慈祥地,朝她点了点头。

    两人抱着花往屋里走的时候,蓝正坤又朝叶西见低声道,“西见,以前爸爸做的一些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不要责怪爸爸,行

    么?”

    其实叶西见挺喜欢蓝正坤的,而且她并没有觉得,蓝正坤有对她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她不在意地回道,“我都已经忘了,不懂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正坤伸手摸了下她的小脑袋,笑了笑,没做声。

    以前在蓝家,旁人总是说,叶西见不懂事,性格叛逆乖张,可蓝正坤不觉得。

    他一直都知道,叶西见是个好孩子,知书达理。

    而且他觉得,叶醒那样的人,教育出来的孩子,一定不会差。

    他看着走在前面的叶西见,想到叶醒,愣了会儿神。

    “对了爸,这个兰花,能不能多给我几盆?”叶西见摆弄了几下兰花叶子,忽然又回头问蓝正坤。

    蓝正坤随即回过神来,回道,“家里的东西都是你们的,喜欢就拿,不过,要那么多做什么?”

    “我想移栽一点儿,到那边四合院去。”叶西见抿着唇笑了起来。

    “琛哥其实对那儿挺有感情的,我想把那里好好整修下,整修成一个家的样子,以后也能常住。”

    蓝正坤定定地看着叶西见,半晌,朝她微微笑了下,点头回道,“好。”

    蓝傲琛在叶西见面前,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往谁敢在蓝傲琛面前,提到他们家的过往,蓝傲琛必然会发怒。

    而现如今,蓝傲琛愿意为了叶西见,放下对过往的成见执念,自然是好的。

    只要两个孩子好好地过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那我吃了饭就过去。”叶西见兴冲冲地回道。

    “行,爸爸晚上有个会要开,可能不回来,让警卫员送你过去,晚上自己记得早些回来。”蓝正坤爽快地回道。

    “知道啦!”叶西见就喜欢蓝正坤说话爽快的样子。

    而且蓝正坤一直以来都是对她有求必应,和蓝正坤相处起来并不费劲。

    家里就他们两个人,一起吃完了晚饭,蓝正坤就走了。

    叶西见自己带着兰花和一些工具,坐了军区的车,去四合院那儿。

    乔许也跟着了。

    帮着叶西见把车后座的星星灯串搬了下来,一边朝叶西见道,“夫人嘴上说爷不在家就解放了,还不是念着他?”

    她有吗?

    叶西见挑了下眉毛,认真地反思了下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