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你到底要做什么?
    叶西见被那一枪托,砸得头昏眼花,一时之间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对方将她双手反剪在身后,用绳子捆住了。

    盯着叶西见看了两眼,想了下,又将她的双脚,也捆住了,把她的嘴也堵住了。

    叶西见滑头得很,不能掉以轻心。

    而且这小丫头,还有两把刷子,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头,乔许跟上来了。”前面开车的司机,朝后面看了一眼,道。

    叶西见缓了几分钟,稍稍好了些,在坐凳上拼命挣扎了起来。

    她听得出,这些人全都用了变声器说话,而且戴着面具,而且知道乔许的名字,说不定是熟人!

    叶西见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会这么做的人,是蓝无极!

    最不希望她和蓝傲琛在一起的人,就是蓝无极。

    而且对方没有要她命的意思,更加可以确定,是熟人。

    坐在叶西见身边的男人,显然是他们的头。

    他低头,看了叶西见两眼,斟酌了下,朝身后的人道,“用枪爆他胎,待会儿换车。”

    叶西见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为什么要绑架她!

    她用力挣扎着坐了起来,打算趁他们不注意,扑到前面去影响驾驶员开车。

    刚一坐起来,边上的男人就狠狠揪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按了下去,道,“想活命的话,你就给我老实一点儿!”

    说完,手上拿了什么东西,捂了下叶西见的鼻子,又从边上随便扯了个纸袋子,套在了叶西见的头上,把她按了下去。

    叶西见眼前一阵晕眩,心也发慌。

    不过几秒钟,眼前一片发黑,晕了过去。

    ……

    酒吧。

    包厢里,蓝染面前七歪八斜地倒了十几只酒瓶。

    “再喝!”蓝染手里举着一只酒瓶,朝身旁的朋友大声道,“今天不醉不归!”

    “今天是你生日哎,你还是少喝一点儿吧?”蓝染的朋友,见蓝染喝得太多,已经醉了,忍不住劝道。

    “多喝少喝又有什么区别?”

    喝多了,还能让酒精麻木一下自己的神经,那样就不会觉得难过了。

    蓝染一边笑着,一边继续和朋友碰瓶对吹。

    乔许今天,肯定是不会来了。

    男人啊,有几个嘴里有真话?

    觉得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便玩玩你,觉得你没利用价值了,就一脚踢开!

    她算是看明白了!

    手上这一瓶,刚喝到一半,忽然有人从外面踢开了他们这间包厢的门,门反弹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吓得包厢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往门口看去。

    乔许站在门口,面色黑沉地看着里面。

    看到了蓝染所在的位置,随即大步朝她这儿走来。

    蓝染自然也听到了声音,摇摇晃晃地放下瓶子,往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是乔许的时候,乔许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蓝染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确实是乔许来了。

    “我没醉。”她晃了晃脑袋,抬起手腕,看了手表,十一点多,还没到十二点。

    乔许来了。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威胁还是有作用的嘛!

    她其实以前就爱这么威胁乔许,每次他都吃她这一套。

    今天他拒绝得太干脆,她还以为,他真的不会来了。

    “乔许……”她冲他傻呵呵笑了起来。

    “夫人呢?!”话还没说完,乔许红着眼,一把抓住喝得烂醉如泥的蓝染,沉声问道。

    蓝染被他拽的一个踉跄,脑子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疑惑地反问道,“嗯?”

    一旁蓝染的朋友,没喝醉的,都发现,乔许的左臂,全是血,衣服都被鲜血浸湿了,浑身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有胆小的,吓得立刻尖叫起来。

    “叫什么叫?我头都要炸了!”蓝染被他们吵得脑壳疼,朝边上的人道,随后又傻笑着道,“你们都走吧,我不需要你们陪了。”

    乔许来了就好了。

    “我再问你一遍,夫人在哪儿!你现在不说实话,一定会后悔!”乔许冲着蓝染沉声吼道。

    蓝染今天一直都在给他打电话,很显然,是要把他从叶西见身边支开,然后对叶西见下手!

    倘若真的是她做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等到蓝傲琛知道了,她就完了!

    蓝傲琛现在正在国外开会,手机是飞行模式,电话打不通,暂时联系不上。

    蓝正坤也是。

    乔许联系过两边的人,简单处理了一下刚才的事发现场,叫人立刻调查。

    然后,第一件事,就是过来找蓝染。

    他第一个怀疑的便是蓝染,因为前天蓝染曾经威胁过他,让他看紧叶西见。

    甚至连身上的伤口都来不及处理,便瞒着所有人,一个人开车过来找蓝染。

    若是她做的,他现在劝她悬崖勒马,或许还能来得及!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蓝染紧皱着眉头,不解地反问道,“你说谁呢?”

    乔许双目猩红,狠狠盯着她,看了几秒,回头朝包厢里蓝染的朋友吼道,“全都滚出去!”

    跟蓝染相熟的朋友,都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谁,他们根本招惹不起。

    全都迅速拿了自己的东西,三三两两出去了。

    乔许耐着性子等了两分钟,看着他们全都走了。

    回头,一把揪住蓝染,将她拉到了一旁独立的洗手间,开了水龙头。

    开的是冷水,将蓝染推到冷水底下。

    蓝染的脸一接触到冷水,觉得凉了,立刻尖叫了起来,“你干什么!!!”

    一边尖叫着,一边想要挣脱开乔许的钳制。

    乔许压着她的力道,不减反增,将水流开到最大。

    隔了一分钟左右,才松开了蓝染,朝她沉声问,“醒了没有?”

    蓝染确实已经醒了,她满头满脸的都是水,撑着洗手台,摇摇晃晃站着,震惊地瞪着乔许。

    她不敢相信,对她做出这种行为的,竟然会是他!

    “酒醒了,我再问你一遍,叶西见,现在人到底在哪儿?你到底要做什么!”

    乔许越说越是失控,几乎是朝蓝染吼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她根本对你造成不了任何威胁吗?她根本不能从家主那里得到任何

    宠爱,也得不到一分钱!”

    “你要防的人是叶若寒是叶晚容!你醒醒吧,不要再助纣为虐!她们除了把你当傻子一样利用,还能给你带来什么?!”

    蓝染这下子听懂了。

    叶西见失踪了。

    乔许以为,绑架叶西见的人,是她指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