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你不要过来!
    叶西见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拼命地想要躲开男人的手。

    她刚才要是在厕所速度能再快一点儿,说不定就能逃走了!

    她完了!

    这要是一场梦就好了!

    假如这真的是一场梦,她发誓,以后一定会乖乖留在蓝傲琛身边,乖乖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绝对不会胡来了!

    早知道,她就留在军区一步都不离开了,乖乖在蓝正坤家里等着蓝傲琛回来,接她回家了!

    为什么要要乱跑呢!为什么不待在家里好好做功课!

    男人一边狞笑着,一边伸手摸她,朝她压了过来。

    “刚才你不是凶得很,咬哥哥的手么?不是能耐么?看你现在怎么办!”

    说完,将叶西见狠狠翻了个身,让她像狗一样,背对着,跪在了他面前。

    男人伸手去扯叶西见裤子的瞬间,外面忽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呢?”有两个人走了进来,“赶紧松开!”

    “这小丫头片子反正也是给人玩过了,我们玩玩她怎么了?”男人扯着叶西见头发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不在意地回道。

    “顾恒言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来不及了,赶紧带她出去喂药!别又平白无故惹出事端!”

    “先等顾恒言完事儿再说!”

    边上的人说了几句,男人这才悻悻地,松开了叶西见,顺手又不甘心地,狠狠摸了叶西见两把。

    叶西见听他们一句句说着,后怕地喘着气。

    刚才她差一点点,就完蛋了!

    缓了几秒钟,才意识到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顾恒言过来了?

    他们要给她喂药?为什么要喂药?给她喂什么药?!

    前面一个男人刚松开了她,后面的人,便将她扛了起来,丢到了外面沙发上。

    叶西见眼睁睁看着,他们将一小袋什么东西,倒进了面前的水杯里,用筷子随便搅拌了几下。

    随后,一人卡着她的下巴,将她嘴上堵着的毛巾拿开了,强迫她张开嘴。

    另一个人,直接将那杯水,对着叶西见的嘴,灌了下去。

    叶西见被扯着头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那杯水,一半在她的挣扎间打翻了,一半顺着她的口鼻,呛了进去。

    “一半也就够了,这药挺烈的。”给她喂药的男人低声道,“差不多了,先送她去楼上房间!”

    正如这个男人所说,这药刚下去,叶西见刚被丢进楼上房间,便觉得药性有点儿上来了。

    她已经明白了,他们给她喂的是什么东西!

    她浑身都渐渐开始发烫,一阵阵地,从她的胃部,蔓延到她的全身。

    一旁戴着面具的男人,观察了她几分钟,见她脖子和脸上的皮肤,开始有点儿泛红了,知道是差不多了。

    于是,解开了叶西见手脚上的绳子。

    解开一瞬间,叶西见便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然而还没爬到床边,全身便有一种强烈的无力感袭来。

    她连爬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又软倒在了床上。

    “好好享受吧,这东西可是很难得的,一般人想买还买不到呢。”男人看着叶西见无力挣扎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劝你一句,既然反抗不了了,那不如试着享受,马上,你就会尝到欲仙欲死,是什么滋味。”

    叶西见趴在床上,微微喘着气,用力瞪着朝她说话的男人。

    “顾恒言马上就来了,你自己在房间里,暂且忍耐一会儿。”男人又朝她低声笑。

    说完,便转身,推门出去了。

    叶西见此刻想死的心都有!

    她完全没有想到,伤害她的人竟然会是顾恒言!

    她快要难受死了,刚才还只是浑身发烫,现在忽然就有了一种,莫名的酥麻感,从她的小腹,一阵阵地往身体四处蔓延。

    她好热,浑身都热得出汗了,骨头都是酥软的,根本就动不了!

    而偏偏,她的意识确实清楚的,她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也知道自己正在经历着什么!

    她努力地,伸手,抓住边上的床柱,把自己酸软的躯体,从床上支撑了起来。

    然而刚挪到床边,就坚持不住了,又软倒在了床上。

    她越是用力,身上就越难受,像是有什么小虫子,从她身上缓慢地爬过。

    怎么办呢!

    除非,顾恒言自己放过她,否则她今天,一定是要完蛋了!

    而且她刚才还听他们说,等顾恒言完事儿了,他们会接着上!

    叶西见这辈子,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恐惧。

    哪怕他们是想杀她!她宁愿死,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再一次尝试着,从床上爬起来。

    然而这一次,连撑自己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浑身一阵阵的热汗冷汗,快要将她折磨疯了!

    而且,她的意识也不如刚才清楚了,只觉得,浑身都好难受好难受,好希望能有一盆冷水,浇在她的身上,或者是……

    脑子刚闪过那种想法,叶西见便浑身一个激灵,努力地告诉自己,不行,不可以!不可以有那方面的想法!

    就在她努力控制自己意识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叶西见浑身都僵住了,看着房门的方向。

    门口的人等了几秒,又敲了敲房门。

    叶西见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直勾勾地,望着房门的方向,心跳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去了。

    她当然是希望,那扇门,永远也不会打开。

    然而,约莫半分钟之后,门还是开了。

    楼下,有人接待了顾恒言。

    虽然顾恒言察觉出有点儿不太对劲,但是楼下接待他的佣人说,叶西见有事,在楼上等着他,他还是上来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叶西见躺在床上,衣衫不整的,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眼神格外勾人。

    他看清楚叶西见的瞬间,愣了下,回头,朝门外看了眼。

    这层楼一个人都没有,一点儿响动都没有,只有叶西见躺在床上。

    他又回头,望向床上的叶西见,诧异地问,“西见,你这是怎么了?”

    “你不要过来……”叶西见快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朝顾恒言无力地摇着头,“不要进来……”

    顾恒言怎么可能在发现叶西见不对劲的时候,还丢下她一个人不管?

    他只是犹豫了下,就朝叶西见走了过去。

    “你不要……”叶西见努力想爬起来逃走,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是在床上挪动了一点点位置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